性別視角下的突尼西亞總統大選,有哪些未竟之路仍待努力?

性別視角下的突尼西亞總統大選,有哪些未竟之路仍待努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突尼西亞獨立選舉機構(ISIE)統計,本次選舉已登記的選民中,女性為173000位,總數高於男性142000位,顯示女性的意見更為關鍵。然而,雖然她們的聲音可能有助於扭轉局面,但是最新的實地調查顯示,婦女缺乏投票的興趣,原因在於家務工作分配及交通問題考量。

文:黃怡菁

突尼西亞在阿拉伯世界中,是性別關係較為平等的國家,但是從全世界所有國家的性別平等指標來看,該國仍非前段班:2018年世界經濟論壇之性別落差報告書指出,突尼西亞在全世界149個國家的性別平等排名中,位居119名。

2019年9月15日,突尼西亞舉行總統大選,首輪投票結果未有候選人取得過半數票,需由獲得前二多票數的候選人Kaïs Saïed以及Nabil Karoui進行第二輪投票決勝。本次選舉是突尼西亞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2014年制定新憲法後,第二次進行總統直選,因前任總統艾塞布西(Beji Caid Essebsi)過世而提早舉辦。

本次選舉卻也突顯出突尼西亞在女性參政權上需要持續努力之處,包含:女性投票率過低、女性候選人過少、女性權益未被納入政見等。

根據突尼西亞女性選舉人聯盟(la Ligue des électrices tunisiennes)調查,2019年1月時,將近75%的婦女沒有意願參與投票;超過60%的鄉村婦女不知道2018年首長選舉的舉行。

當時,突尼西亞獨立選舉機構(ISIE, Independent High Authority for Elections)發現,將近30萬農村婦女甚至沒有登記為選民,因為他們沒有身份證。

交通不便利:鄉村女性投票意願低

根據突尼西亞獨立選舉機構(ISIE)統計,本次選舉已登記的選民中,女性為173000位,總數高於男性142000位,顯示女性的意見更為關鍵。然而,雖然她們的聲音可能有助於扭轉局面,但是最新的實地調查顯示,婦女缺乏投票的興趣,原因在於家務工作分配及交通問題考量。

在突尼西亞南部的Rjim Maatoug村落,35歲的婦女Nejia Ben Mbarek表示:「因為家務的壓力,我們相比男人更缺乏時間實際地關注候選人辯論或是相關的節目」。

除此之外,她還表示,對於像她一樣住在遠離投票中心的人,如何將票放入投票箱是一個問題。「有些人會搭便車,有些人會共乘前往投票,但都是不容易的,尤其是政治人物並不打算為我們做任何事情時。」

提高女性投票意願:開設接駁車及舉辦講座

突尼西亞女性選舉人聯盟領袖Anouare Mnasrri發現,很多政治人物會利用提供接駁公車或汽車這項服務,讓婦女迫於壓力投給他們。為了讓婦女可以投票且免於這種壓力,該聯盟提供ISIE一張有此情形的「鄉村脆弱地圖」,並與交通部合作,協助婦女在投票當日前往投票地點。

此外,突尼西亞女性發展研究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Tunisian Women for Research on Development, AFTURD)發起一項「提高女性公民投票意願計畫」(Women citizens to the polls),在四月的時候舉辦兩場工作坊,希望喚起大眾對於政治的關注,並鼓勵女性參與本次立委及總統選舉投票。

儘管在不同組織努力之下,本次選舉的女性投票率有所提升,但女性在決策職位上的代表性仍然不足。

缺乏女性代表:政黨提名女性參選人過少

突尼西亞的選舉法根據2014年《憲法》所保障的平等權和婦女權利——這意味著提名名單必須有性別交替,確保婦女在最高職位享有平等的代表性。

同時,ISIE在選舉法中,引入了對於政治暴力及性別暴力的制裁。 例如,檢查員必須調查女性候選人的競選海報被反對者撕毀的情形是否高於男性候選人,以及是否有針對女性候選人的暴力言論。

儘管如此,在本次選舉中,女性候選人人數仍偏少,26位總統候選人中僅有2位女性。立委提名名單中,女性僅佔5%。在突尼西亞以立法機關為實質權力機構的政體制度下,在立法機構的選舉提高女性候選人比例相當困難。

尚未被納入政見的女性權益

Hella Ben Youssef Ouerdani,Ettakatol黨副主席,表示「僅僅有女性進入市議會名單是不夠的,女性也必須成為決策的一部分」。然而本次突尼西亞選舉,安全和經濟問題被特別重視,尤其15%的高失業率,以及觀光區發生的恐怖攻擊,是候選人最急迫解決的問題。性別平等問題相對缺乏討論,儘管女性的失業率是男性的兩倍。

在突尼西亞前總統Essebsi的政策改革下,他通過了反性別暴力法,並且廢除「禁止婦女與非穆斯林結婚」的規定。本次兩位總統女性候選人,也希望延續Essebsi總統的性別平權政策【註】,他們都公開反對該國的伊斯蘭主義者,並與危害突尼西亞婦女自由的原教旨主義進行鬥爭。

Zyna Mejri,一位年輕的性別平權運動者表示,「我們可以每天都有一個性別平權的法律通過,但重要的是法律的執行,以及突尼西亞社會觀念的轉變」,她列舉現今突尼西亞婦女更加艱困的生產權、鄉村地區婦女健康安全的危害,以及本次選舉爭論的「平等繼承法」。

持續關注突尼西亞的民主與性別平權的進程

本次突尼西亞總統大選意義重大,是阿拉伯世界第一次使用總統電視公開辯論,也是第一次伊斯蘭教義主義政黨Ennahda提名總統候選人,同時Mounir Baatour也成為在LGBT相對不友善的阿拉伯世界中,第一位公開出櫃的總統候選人。

儘管現今首輪投票結果已經出爐,兩位女性候選人都沒有獲得足夠選票支持,而無法參與次輪選舉,但是未來仍舊應持續關注突尼西亞的性別平權,期待突尼西亞社會相對保守的性別觀念能夠持續鬆動。

註釋:進入第二輪選舉的候選人之一的Kais Saied曾多次公開表示反對同性戀的立場。在突尼西亞,LGBT族群的處境艱難,且仍是法定的罪行之一。首位出櫃的突尼西亞總統候選人Mounir Baatour表示,Kais Saied對LGBT族群來說是個危險人物,甚至還認為同性戀是西方的產物。

摘譯材料
參考資料

本文經辣台妹聊性別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