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了》:對金融業有好處的,對你一定沒好處

《夠了》:對金融業有好處的,對你一定沒好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有一個壞消息和一個好消息。壞消息是,我們損失了大筆金錢,好消息是:那不是我們的錢。」這個故事,其實也提醒了我們: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對金融業有好處的,對你一定沒好處。

文:約翰.伯格

對金融業有好處,對你一定沒好處

我在喬治城大學發表演講時提到,標準普爾五百指數成分股的所有企業,在2006年總共賺了7110億美元,其中光是金融業,就賺了2150億美元,占了約30%;如果把大企業(例如奇異電氣[GE, General Electric])金融部門的獲利也算進來,也許會高達35%。

這種金融業主導美國經濟與股市的現象,是十分驚人的。能源企業與科技企業很會賺錢吧,但這兩大產業所賺的錢加起來,還沒有金融業高。比起醫療業與大型的工業,金融業的獲利更整多出3倍左右。

但是,到了2007年底,金融業的利潤腰斬了將近一半,那一年才賺了1230億美元。2007年,標準普爾五百指數成分股的所有企業,總共賺了6000億美元,金融業的獲利原本占30%,那一年卻縮水到只占17%。至於那一年標準普爾五百指數成分股的所有企業,獲利全都衰退,衰退的原因當中,有9成都是金融業造成的。2008年,這齣慘劇仍在繼續進行。真是惡有惡報。

但,真的惡有惡報嗎?投資人購買了金融業者發明的高風險債權憑證(debt obligation),損失了好幾千億美元;裁員潮一波,金融業已經有20多萬人丟了飯碗,然而,大多數投資銀行的管理高層依然坐享高得令人瞠目結舌的薪水。

這讓我想到一個最近讀到,但也許是捏造出來的故事:就在不動產抵押債券市場崩盤以後,有個投資銀行家告訴他的同事:「我有一個壞消息和一個好消息。壞消息是,我們損失了大筆金錢,好消息是:那不是我們的錢。」

這個故事,其實也提醒了我們: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對金融業有好處的,對你一定沒好處。

靠失敗發財的有錢人

我們先來看金融業3位呼風喚雨的執行長吧。他們3位辜負了客戶與投資人,但卻領取高得嚇死人的薪資。

2003年10月,查爾斯.普林斯(Charles Prince)出任花旗集團的執行長,花旗的股價當時是每股47美元。雖然這家銀行有幾年表現得很不錯,可是後來便開始涉足風險很高的投資組合。在短短5年內,便出現了巨幅的虧損。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有210億美元的資產憑空蒸發。花旗集團的獲利在2006年每股是4.25美元,到了2007年,每股的獲利只剩0.72美元。花旗集團賺錢的時候,普林斯先生賺走了1億3800萬美元的報酬,但在闖下大禍以後,他卻無須罰錢。2007年11月4日,他辭職下台。

美林的執行長史坦利.歐尼爾(Stanley O’Neal)的情況也很類似。美林的投資組合風險也很高,2007年底,危機引爆,他們慘賠了190億美元,該年發布的每股淨損是10.73美元,他們的股價,從每股95美元下跌到20美元以下。然而,從2002年到2007年,歐尼爾先生總共拿到1億6100萬美元的酬勞,而且完全沒有因為經營績效不好而受到影響。他在2007年10月辭職,董事會還全額支付他的退休金計畫,給了他1億6000萬美元,他總共從美林拿走了3億2100萬美元。

最離譜的,也許是貝爾斯登(Bear Stearns)的執行長詹姆斯.凱恩(James E. Cayne)。從1993年到2006年,貝爾斯登的股價從每股12美元漲到165美元,凱恩也拿到2億3200萬美元的酬勞。然而,貝爾斯登的投資組合風險太高,大多數資產都不能立即變現,加上高度的財務槓桿操作(他們的資產大概是資本的35倍,相當於用1塊錢做35塊錢的生意),害得貝爾斯登瀕臨破產邊緣。

最後,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the Federal Reserve)不得不出面擔保貝爾斯登大多數投資的價值,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這才答應以每股2美元的股價來收購這家公司,收購價最後提高到每股10美元。從高點起算,投資人虧損了大概250億美元。然而,凱恩先生早就拿走了數百萬美元的報酬。凱恩在貝爾斯登也有持股,價值一度高達10億美元。他在2008年3月賣掉股份,拿回6000萬美元。這筆錢不算少了,其他投資人賠得更多;還有數千名無辜員工受他連累,連飯碗都丟了。

套用英國政治家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話:「我們從來沒有付過這麼多錢給這麼多人,卻換來這麼少的回報。」

不管賺錢賠錢,你都是冤大頭

過去幾十年來,美國那些金融業大咖都賺到很多錢(他們從投資人身上榨取了很多不義之財)。不過,他們的財富和避險基金經理人比起來,可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避險基金經理人當中酬勞最高的前50名,光是在2007年,總共賺進了290億美元。如果你一年沒賺個3億6000萬美元,根本擠不進前25大。沒錯,對賭很大的人來說,投機(不管是在華爾街、 賽馬場,抑或是拉斯維加斯)的確能帶來巨額的報酬。

據《紐約時報》報導,2007年賺最多的避險基金經理人是約翰.鮑爾森(John Paulson),他拿到37億美元的報酬。據說他的公司──鮑爾森避險基金公司(Paulson & Company)──為客戶賺進200多億美元。鮑爾森是靠做空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靠著極為成功的投機交易,幫公司客戶賺進了大把鈔票,而他也分到很大一部分做為酬勞。有誰不羨慕他呢?

我就不會!我認為,避險基金經理人賺到天價酬勞,是一種「不對稱」(asymmetry)的結果,一點都不公平。從事投機交易的時候,賭贏的經理人固然賺得荷包滿,但賭輸的經理人,卻不用付出什麼代價。

比方說,假設鮑爾森公司認為,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或擔保債權憑證(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簡稱CDO)會暴跌,並進而押注且賭贏了──也就是說,在信用違約交換(credit default swap,簡稱CDS)的投機中選對邊,那麼,賭那些CDO(或CDS)會上漲的公司就賭輸了。假如賭輸的那一方輸掉200億美元,但賭贏的經理人──正如我們所知道的──卻沒有把贏來的200億美元全部還給客戶。就這樣,金融業撈走了大筆費用,就算害得客戶們輸個精光,他們仍然是獲益者。

為了方便你們理解,我來舉個例子。假設你投資了一檔「避險基金的組合基金」(fund of hedge funds),而這檔基金的經理人,委託另外兩名避險基金經理人,負責操作相同的額度。這兩名避險基金經理人各自壓寶在我剛描述的投機交易的其中一方。假設其中一個人賺了30%,另一個人賠了30%,那麼,買了這檔基金的你,就會剛好打平,沒賺沒賠。

問題是,你必須支付費用給那位幫你賺了30%的經理人──比方說賺來的30%中的20%,也就是你所投資的金額的6%,加上他原本就收2%的管理費,所以你一共得付給他8%。另外,那位賠錢的經理人雖然操作賠了錢,但你還是要付給他2%基本的管理費。

所以,平均下來(8%加2%,再除以2),你這個帳戶必須付出去的費用是5%。還有,接下來你還得付給這檔「避險基金的組合基金」的經理人2%的費用。因此,儘管你的投資組合為你帶來的收益是零,你的本金已經損失7%了。

就這樣,金融業又贏了,投資人又輸了。

相關書摘 ►《夠了》:「匠人所棄的石頭」指數型基金,成為我們事業成功的「磐石」

書籍介紹

《夠了:約翰.伯格談金錢的最佳策略》,早安財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約翰.伯格
譯者:陳雅汝

  • 本書是約翰‧伯格眾多作品中,最輕鬆易讀的一本入門書。
  • 沒有長篇大論,也不用深奧的金融公式,就像聊天般,娓娓道來運用金錢的策略。
  • 直截了當告訴讀者,不要亂買基金!要小心「複利成本」吃掉你的存款!
  • 本書是約翰伯格作品中價格最友善的一本。

先鋒基金集團創辦人 約翰‧伯格談金錢的最佳策略。不緊盯蠢股市,你會比鄰居有錢、睡得比鄰居安穩!巴菲特告訴老婆:我死後,你去買他的基金!

認識指數型基金大師,從這本書入門!

夠了_書封圖
Photo Credit:早安財經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