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失業,還是窮忙一場?》:參與「零工經濟」的勞工當中,窮人數量高得不成比例

《終結失業,還是窮忙一場?》:參與「零工經濟」的勞工當中,窮人數量高得不成比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零工經濟鼓吹者喜歡搬出數據證明勞工喜歡彈性,但是那些數據並沒有調查如果把薪資、工作穩定度、福利、安全等因素納入考慮,還會有多少勞工喜歡這種彈性。

文:莎拉.柯斯勒(Sarah Kessler)

故事的另一面

隨著零工經濟愈來愈成熟,大家也看得愈來愈清楚,零工經濟不只有獨立、彈性、自由這三個特徵,還有另外一個:不是每個人的零工經濟經驗都是美好的。

《華盛頓郵報》記者莉迪雅.迪皮里斯(Lydia Depillis)二〇一四年九月側寫了獨立清潔工安東尼.沃克(Anthony Walker)的故事,這是最叫人震驚的報導之一。報導中,沃克把四歲女兒送到托兒所,然後拖著一個有輪子、裝滿清潔用品的大袋子,坐上華盛頓特區的市公車,搭兩個多小時的公車到他奉派打掃的家。這份工作是零工經濟公司Homejoy指派給他的,工資五十一美元,也就是說,如果把五個小時的通勤時間算進去,沃克每個小時賺十美元左右,這筆錢還要先預扣稅,而且沒有職災賠償、失業救濟金、休假、退休金等福利。這份工作或許好過什麼都沒有,但是不太像矽谷所描繪的零工經濟故事。

整個二〇一四到二〇一五年,類似沃克的故事令人愈來愈懷疑:在好工作愈來愈難尋的經濟環境下,零工經濟真的可以提供高品質的隨需工作?司機被優步停權, 沒有任何解釋;Homejoy旗下的清潔工賺的錢不夠付房租;Postmates和Deliveroo之類的零工經濟快遞公司,旗下送貨員的薪資連基本工資都不到……諸如此類的報導不斷傳出。

Deliveroo一位快遞員告訴《衛報》(The Guardian):「我覺得Deliveroo想製造我們都是年輕、中產階級男性的形象,身上穿著潮服,做這份工作是為了賺點外快, 但是其實很多送貨員是移民,是當地藍領階級,而且絕大多數人做這份工作是因為需要這筆薪水過日子。」(Deliveroo告訴《衛報》,該公司旗下百分之八十五的快遞員是為了賺外快。)

參與零工經濟的勞工當中,窮人數量高得不成比例。跟美國全體人口相比,年薪少於三萬美元的零工經濟勞工多了一倍左右,根據麻省理工學院(MIT)的計算,三萬年薪低於美國一個四口之家維生所需的工資。在紐約市,四口之家維生所需的薪資一年是四萬六,而有個聲稱代表五萬名叫車司機的團體告訴《紐約時報》,他們有超過五分之一的會員一年收入不到三萬美元(扣除開支前)。零工經濟領袖早期在鼓吹他們的願景時,並沒有把具備比較稀罕技能的勞工(自由接案的圖像設計師、記者、電影製作人員、程式設計師等等),跟技能比較不稀罕的勞工(家庭清潔人員、司機、MTurk工作者)分開來討論。

整體來看,獨立承包人員的收入確實比做同樣工作的全職雇員還要多,那是因為其中有很多是有專業技能的自由工作者,譬如柯棣斯這種(那位住在紐約市的程式設計師),年薪有六位數,甚至更多,可是對低薪勞工來說,這種脫離雇主的職業趨勢一向有害無益。有一份研究發現,同樣是清潔工和警衛,承包者比全職者分別少賺百分之十五和百分之十七;另一份研究顯示,這種「因外包而短少的工資」,以工友來說少了百分之四到百分之七,警衛則是少了百分之八到百分之二十四,而且不像其他全職受僱於所服務公司的同儕一樣享有公司福利。

根據美國政府責任署(US Government and Accountability Office)二〇一五公布的一份報告,把所有暫時性員工都納入來看(不只包括自由工作者,還有派遣工、轉包工等等),他們的時薪比「一般全職勞工」少百分之十.六,而且有大約三分之二不太可能獲得工作所提供的退休儲蓄計畫。那份報告的作者寫道:「這些暫時性員工所面臨的工作不穩定也高於一般全職勞工,對福利、僱傭條件的滿意度也低於一般全職勞工。由於暫時性工作有可能不穩定,提供的勞工保障也比較少(全視個別勞工的僱傭條件而定),因此跟一般全職工作相比往往收入較低、福利較少、對公共福利的依賴程度更高。」

經濟學家大衛.懷爾(David Weil)在他的著作《龜裂的職場》(The Fissured Workplace)認為,比起做包商或臨時工仲介所旗下的承包人員,在大公司做正職員工的薪資和福利比較好,這背後的原因有好幾個。他寫道:

大公司會聘僱形形色色的員工——從技術專精的工程師、專業經理人,到不太需要技術的生產線員工,再到工友、管理員,各種員工都有——這正是二十世紀中葉的職場典型。把各種技能、各種職業的人放在同一個屋簷下工作,會產生一個很重要的結果:公司會把從市場賺來的錢分享給全體員工。分享的方式是透過薪資制度,不管有沒有工會都是如此。雖然有些公司分享獲利是出於企業善行,不過有更多是因為洞悉這麼做其實對自己有利。由於「是不是公平」的感受會影響員工士氣,因此人資部門擬定政策時(包括決定薪資),公平是很重要的考量,說得更具體一點,該給一個員工多少薪資,有一部分是取決於其他人拿多少薪資。如果一家大公司的員工有高階經理人、祕書、工程師、技師、工友,它就必須考慮到同在這把企業大傘下的員工對公司薪資結構的觀感,因此,工友的薪資會連帶被工廠員工的薪資拉高。

懷爾寫道:如果公司考慮把工友的工作外包出去,這時思考的問題就不再是「這樣公平嗎?」,而是「哪家包商的價錢最便宜?」同時,讓獨立承包人員同享公司健保就成了由法律裁決的責任(因為讓承包人員享有公司健保的話,可能被拿來作為勞工被錯誤分類的證據),而不是法律規定的義務。

在Facebook之類的富裕科技公司園區,可以看到員工和非員工涇渭分明,高薪的知識型員工有免費的額外補貼,但是承包的清潔工、巴士司機、保全警衛並沒有。Facebook的清潔工瑪莉雅.岡薩雷斯(Maria Gonzalez)二〇一七年告訴《衛報》:「他們有免費洗衣、剪髮,隨時有免費食物可吃,還有免費健身房,所有你得付錢才能享有的東西,他們都可以免費獲得,但是清潔工可沒有,我們拿到的只有薪水。」

Facebook至少給承包人員不錯的薪水,時薪有達到十五美元的基本工資,但是其他公司對非全職雇員可是極盡虧待之能事。

臨時工受傷的風險高於傳統全職雇員,發生意外的機率比非臨時工高百分之三十六到百分之七十二。有個比較極端的例子證明,大公司會規避其對非正職員工應負的安全和公平對待責任:《今日美國》(USA Today)二〇一七年有個調查,揭發洛杉磯的貨櫃車司機一週每天工作二十小時下來,卻常常反倒欠雇主錢。公司拿員工的薪資來抵扣員工買卡車的車款,但是只要員工惹老闆不高興(有個例子是,員工只不過缺勤一天),就沒收他們的卡車,卻又沒退還任何薪資。

洛杉磯貨櫃車司機屬於運送系統的一環,負責把商品運到大型零售連鎖店,沒有直接聘僱但是靠這些司機送貨的各家零售業者,對於虧待司機的種種指控,回應千篇一律,無一例外。《今日美國》記者去問Target發言人有關其供應鏈當中的貨車公司違反勞權一事,Target發言人寫道:「Target不做任何評論。」;JCPenny的發言人則告訴記者:JCPenny「期待第三方運送業者遵守所有相關法令和規定」; LG電子(LG Electronics)則表示:「我們並不是要切割,不過坦白說,這件事很遙遠,真的跟LG電子完全無關。」

同樣地,美國就業法專案(National Employment Law Project,簡稱NELP)代表勞工控告紐約曼哈頓的超市(其中有個勞工每週工作七天,每天上班十到十二小時, 週薪卻只有九十美元左右),NELP 向美國參議院一個委員會報告:「那些超市說這些勞工不是它們的雇員,而勞工仲介業者又說這些送貨員是獨立承包人員。」


零工經濟鼓吹者喜歡搬出數據證明勞工喜歡彈性,但是那些數據並沒有調查如果把薪資、工作穩定度、福利、安全等因素納入考慮,還會有多少勞工喜歡這種彈性。全國經濟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設計了一份研究,想了解勞工對彈性的重視程度為何,而不只是了解他們「是否」重視彈性。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經濟學家亞歷山卓.馬斯(Alexandre Mas)和哈佛經濟學家亞曼達.帕雷(Amanda Pallais)招募電話客服人員,並且請三千多位求職者在兩份工作之間做選擇,一個是一般的朝九晚五工作,另一個也是同樣的工作,只是工作時間表有彈性。兩位學者隨機給這兩種工作配上不同的薪資,有時兩份工作的薪水相同,有時彈性工作薪水較高或是高很多,有時傳統工作薪水較好。

馬斯和帕雷發現,勞工在這兩種工作當中做選擇時——一是工作安排很彈性,一是朝九晚五進辦公室上班的傳統工作——一面倒地對彈性並不是那麼看重。舉個例子,如果傳統工作和彈性工作的薪資相同,只有比半數多一點的求職者——百分之六十——選擇自己安排上班時間。平均來說,他們願意接受時薪減少○.四八美元來換取自由安排工作時間表,但是如果要他們減薪換取自由設定上班時數,他們可是一毛錢都不願減。換句話說,他們的確對彈性有一定程度的重視,但是並不是看得那麼重要。

馬斯接受我採訪時表示:「如果你問:你喜歡彈性工作嗎?每個人當然都會說喜歡,但是如果你的問題是這樣:『你有個彈性工作可選,但是薪水會少一點,你願意接受嗎?』那可就完全不同了,這樣問才能問出真正的真相,而且不願意的人占大多數,至少根據我們的發現是如此。」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終結失業,還是窮忙一場?:擺脫了打卡人生,我們為何仍感焦慮,還得承擔更多風險》,寶鼎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莎拉.柯斯勒(Sarah Kessler)
譯者:林錦慧
繪者:莊謹銘

打破如《寄生上流》般的貧窮循環 vs. 製造富者恆富的灰色地帶

終結失業、自由選擇工作與分配時間、消除對未來的不安感⋯⋯
全職工作逐漸消失,兼職工作將成為新的美國夢,
還是會製造更多勞工剝削與階級對立?
所謂的經濟自由,是否只是一場騙局?

「莎拉・柯斯勒一邊生動講述有關個人困境的動人故事,一邊提供豐富觀點,讓我們了解『零工經濟』只是長久以來不同階級爭奪權力、安全感、風險所呈現的最新面貌。」——張夏準/劍橋大學教授

職業和工作的變革來自科技:網路接案平台、派遣公司、人工智慧、機器人⋯⋯,不僅打破了傳統行業的穩固性與疆界,更大幅降低做生意的成本,職場不再侷限於單一地點與固定時間。零工經濟因而成為創投寵兒、新的熱門議題、大範圍經濟問題的現成解方,然而零工經濟雖確實可以替某些人創造機會,但也會把原本就有的問題放大:缺乏法律保障、做白工的風險增加、接案穩定性不足、損害勞工權利。這個新興經濟迫切需要展開對話,討論如何在科技顛覆工作的同時保護這些自由工作者。

從2011年「零工經濟」一詞還未出現時就密切關注此生態的科技線記者莎拉.柯斯勒,花費長達六年時間,長期追蹤採訪五位目的迥異卻皆選擇投身於此的工作者:

  • 渴望財務自由而成為優步司機的窮小子;
  • 被朝九晚五工作綁架,決定辭職改用Gigster接案的程式設計師;
  • 欠缺職場經驗找不到工作,利用MTurk貼補家用的家庭主婦;
  • 欲改善家鄉貧困現況,消弭因膚色導致就業困難的非裔教師;
  • 從自身煩惱出發,試圖打造清潔界優步的創業家——

她深入探尋這種新型經濟型態對不同職業的人所產生的影響,以觀察入微又發人深省的筆調娓娓道出統計數據背後的真實人生,希望透過揭露零工經濟帶來的美好背後,其實仍有種種問題與挑戰待解,進而促使這個「安全網」能夠真正發揮其力量,拉近我們與自由的距離。

本書特色

  1. 人物故事和研究資料安排流暢,觀察細膩且生動,達到情理互補的效果之外,更能使人感同身受。
  2. 資料豐富,包含脈絡和統計數據,忠實呈現新創公司的創業歷程和工作者的工作細節,可完整了解零工經濟效果不如預期的原因,論點具說服力。
  3. 內容淺顯易懂,不會覺得主題枯燥或艱澀。
getImage
Photo Credit: 寶鼎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猜你喜歡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時代演變,個人化服務漸受各方企業重視,本文以數位CRM系統所衍生之各項服務為例,說明PChome如何將「MarTech」運用在個人化服務中,以及其所扮演的各種關鍵性角色。

隨著iOS14的社群隱私權政策改變,以往透過數位廣告帶來的流量紅利已隨之消退,追蹤用戶使用習慣與興趣所帶來的轉換率更是逐漸降低,加上疫情影響,線上消費數量暴增,消費者比以往更重視個人化服務,因此「再」數位化浪潮襲來,「MarTech」(科技行銷)儼然已成為品牌數位轉型的重要工具,如何利用數位CRM(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系統洞察消費者需求、立定行銷策略正是品牌所要面臨的一大挑戰。

以人為出發點:CRM成為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

過去大眾傳播式的集體宣傳在現在市場中已經逐漸無法滿足消費者需求,消費者越來越注重個人化的體驗。個人化體驗首先要獲得個人化的喜好,因此眾多品牌開始利用數位廣告、商務對話的方式獲取用戶的購物慾望清單,以及點數經濟刺激舊客回購,透過追蹤會員在網站上瀏覽、產生購買行為的行動軌跡,再搭配大數據分析,針對不同族群設計推播內容再加以溝通,以此提升服務品質並深度經營顧客關係。而數位CRM系統則扮演著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不僅能協助整合會員數據,更善加運用客戶標籤,傳遞精準的資訊,與消費者互動,提升「獲客」與「活客」的能力,建立忠誠度立足數位市場。

建立會員分級制度 打造精準個人化服務

數位CRM是打造顧客回流最佳的工具,不過要讓用戶長期買單,客製化的溝通模式與打造會員分級制度才能有效提升用戶黏著度。例如誠品以書店起家,目前也朝向複合式商場邁進,旗下事業版圖橫跨書店、文具店、電影院、旅館,甚至連生鮮超商、酒窖都有經營,也開始新增許多小規模的社區店;在電商方面,除了自有的誠品線上網站,也在其他電商開設主題館增加接觸點。誠品正在打造自己的生態圈,並努力運用數位足跡進行CRM策略應用,如將會員分卡分級,並給予高等級的會員不一樣的特級制度,但同時也為有特定偏好的會員設立不同的制度,像是針對購書會員推出「讀書人徽章」分級制度,有藝文活動也會優先讓高等級的讀書人先報名。

而PChome旗下的時尚選貨電商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以簽到集點、兑禮、限時任務等誘因與用戶深度互動,創造每日簽到率81%的佳績。透過這樣的忠誠度計畫,企業更能區別用戶的使用頻率與黏著度,進而建立會員分級制度並精準溝通資訊。另外零售品牌全聯也攜手Appier運用AI技術整合線上線下的會員資料,並利用貼標技術辨別消費者輪廓,分析出會員曾搜尋、瀏覽的軌跡來量身打造客製化的專屬推薦商品。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_Chatbot
photo credit:gosky官網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深化會員互動。

消費型態轉變 透過生態圈落實CRM掌握會員輪廓

生態圈和全通路是許多零售商和電商目前都在深度經營的策略,為的都是收集更多的數據創造更個人化的體驗。例如誠品的會員制度不只是針對所有會員,還因應會員的消費習慣推出不同的方式和獎勵,讓消費者感到差異化,進而提升品牌黏著度。

電商品牌PChome 24h購物過去利用到貨服務以及不囉唆的退貨機制,作為培養客戶忠誠度的關鍵。他們也藉由完整化金流系統,建立了自己的P幣生態圈,透過完整的通路和支付系統了解消費者的消費習慣,現在藉由數位CRM操作觀察到,對比2019-2020年到今年台灣疫情爆發後,全站消費活躍用戶從本來的25-54歲年齡層,擴增到18-24歲以及65歲以上,另外是熟齡女性用戶比起2019上半年有20%以上的成長,顯示出受疫情影響,整體消費型態的改變更是橫跨各世代族群。

懂得根據數據策略布局才是關鍵心法

針對消費需求的變化,PChome 24h購物進一步將四大主題會場結合時事及需求規劃選品,不論是居家上班上課所需的3C產品、或是照顧到想要培養居家儀式感之族群的電玩、書店、健身等品項,還有提前佈局宅家防疫被悶壞的心,規劃一系列夏季穿搭、防曬彩妝、露營用品等夏季出遊必備產品。

運用數位CRM進行策略行銷,有利於品牌活絡舊客以及帶動業績成長,如PChome 24h購物在22周年慶「狂樂收貨節」利用大數據撈出會員最感興趣的人氣品牌及集品類,進行每日換檔,抑或是看準低接觸外送商機,與foodpanda攜手推出在APP、網站購物消費滿$1即可獲得foodpanda新客5折券,串聯兩大平台資源,建立更大的用戶資料庫,為後疫時代帶來嶄新的商業模式。

PChome_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場。

除了推品策略,CRM也能有新玩法,PChome 24h購物22周年慶還推出「拉長音折扣賽」,串聯自有平台資源並結合IG濾鏡功能,在社群上與粉絲大玩挑戰任務,完成任務後透過IG Chatbot的行銷技術發送相對應的優惠折扣,而這樣透過開發互動濾鏡的遊戲方式不僅優化用戶的社群體驗,更透過CRM系統將用戶分級,依據達成任務的級距發送獎勵,成功觸動年輕族群,導入站內達成轉換。

PChome_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換折扣。

Martech是許多企業、品牌在面對數位轉型時重要的行銷利器,其中CRM系統更是品牌與時俱進、端出更好的消費者服務所倚賴的重要工具,打造會員生態圈不僅能夠檢視會員服務的優劣並加以優化,建立會員忠誠度、使顧客不斷回購,更替平台帶入新契機的一大機會點。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資訊」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