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國會的馬雅語演講:別讓我的母語,只能在特殊場合的演說中出現

墨西哥國會的馬雅語演講:別讓我的母語,只能在特殊場合的演說中出現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增加溝通管道、喜歡我們的母語、探索其創造新字的方法、以及增進其他預見馬雅未來的方式,都是很重要的。我們想要更多可以自由地溝通、生活的空間,在這個空間裡,我們的母語可以像這塊土地被佔領之前那樣存在於各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Alejandra Sasil Sánchez Chan
譯:Teodora C. Hasegan(en)、Sunny T

為了紀念原住民族語言國際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Indigenous Languages),各國政府機關、學術機構、民間社會機構合作規劃了多場活動,致力保護原住民族語言的人民也有機會進入政府場域參與其中。其中一場活動於2019年4月24日在墨西哥眾議院舉行,艾麗鵑卓・薩西・桑切斯・昌(Alejandra Sasil Sánchez Chan)在國會殿堂上以馬雅語發表演說,直接譴責現代墨西哥文化對該國原住民遺產造成的威脅,在歷史上寫下重要的一頁。演講原文請點此閱讀


馬雅文明以其現存建築最廣為人知,但它其實仍透過語言存在著:馬雅語是一種抵抗外在入侵的方式,保護馬雅人的身分,而文字的力量超越政府、政治、社會與地緣限制,成為馬雅人民的財富。

我們使用母語,讓這些語言在墨西哥的語言歷史上延續下去,也讓曾經歷過外地征服及殖民後所留存下來的社會價值、語言與文化得以保存。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瀕危語言地圖(UNESCO Atlas of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為由挪威政府支持聯合文教科文組織所出版的刊物,分別於1996年、2001年、2010年出刊三版,目的係為提升政治人物、瀕危語言使用社區及一般大眾保存瀕危語言的重要性,並且提供衡量瀕危語言的指標)指出,世界上有逾6000種語言,其中2500種都面臨消失的危機。該地圖顯示,有最多面臨消失危機的語言的國家中,墨西哥位居第55名,這是因為墨國所有語言中,46種被歸為脆弱(vulnerable),35種有確定瀕危(definitely endangered),33種有嚴重瀕危(severely endangered),而有19種極度瀕危(critically endangered),總共有133種語言面臨消亡的危機。

今日的我們說著這些原住民族語言,即完整了保存文字的根源,讓語言所編織而成的本質與看待世界的視野得以接收新的想法,個人的文化身分認同也能透過人們挖掘到在母語音韻中所留存的先人精神而持續演進。

語言學家把語言比喻成枝幹茂密的大樹,不是沒有原因的。樹根再怎麼強健的樹木,在批評的浪潮與世人的遺忘下也會倒下。許多世界觀、詩作、美學表現、聲音、知識,都因為語言的消逝而一同化作塵埃了。文化被破壞,就像前人種的樹被連根拔起一樣,深深傷害了人類。

我們現在只有文字——富有創意而強烈的文字,引領我們前進的文字。文字經歷過演變,帶領我們以新的方式在這個國家生存下去,證明我們的世界真實存在。因此,馬雅語和其姊妹語言都應成為一種書寫媒介,證明我們的根源得以生存,而下一代也會找到起點,前往為他們保留聲音、歷史的新路途。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是大樹;而現在,我們是樹蔭,是或乾燥、或燃盡的木柴。那些被工廠與工業所佔領的馬雅人地盤;那些靠著國家力量而被埋葬的努力與掙扎;那些多年來馬雅人所面對卻不被正視的欺侮和欺壓。我們的確該發聲了,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只是作壁上觀——我們必須有所行動。

因此,憲法、法律與協定所制定的內容有必要實際執行。

《墨西哥語言權利通則》(The General Law of Linguistic Rights)第6條規定:「政府應採取並實施必要措施,確保大眾媒體傳播墨西哥正確的語言與文化多樣性。」(The State will adopt and implement the necessary measures to ensure that the mass media disseminate the real linguistic and cultural diversity of the Mexican Nation.)

《國際勞工組織第169號公約》(ILO Convention 169)第16條規定:「政府應採取有效措施,確保國家媒體正確反映出原住民族文化多樣性。」(States shall take effective measures to ensure that State media properly reflect indigenous cultural diversity.)

國家在無損於言論自由的情況下,也應鼓勵私營媒體機構適當反映原住民族文化的多樣性。

也就是說,從我們的視角去創造媒體,透過媒體傳達我們的憂慮,讓大家了解這世上有比企業抱負更複雜的議題。以《K'iintsil》為例,它是猶加敦半島(墨西哥東南部的半島,大部分土地屬墨西哥)唯一的馬雅語報紙,已連續四年刊登具有歷史重要性的文章。他們的座右銘向馬雅文化致敬,教育大眾馬雅智慧和馬雅語,讓大眾每天都能接收到這些訊息。

現在急迫需要建立與馬雅智慧相結合的教育系統,這並非要延續殖民概念,而是把經濟、藝術、健康、娛樂、由我們的世界觀所建構出的一切,都融合在這個教育系統之內。

每個字都彷彿一次心跳,儘管困難重重,卻仍能聽見跳動的聲音。只要我們還帶著自尊與驕傲之心,為父母、祖父母發聲,書籍與數位媒體的每個字母就是另一種形式的自由,一種結束邊緣化和種族歧視的方式。

增加溝通管道、喜歡我們的母語、探索其創造新字的方法、以及增進其他預見馬雅未來的方式,都是很重要的。我們想要更多可以自由地溝通、生活的空間,在這個空間裡,我們的母語可以像這塊土地被佔領之前那樣存在於各處。

我不希望我的心聲、或是在我之前發聲的人、抑或是跟隨我的人所說的話語,只因為我們站在此處發言而獲得掌聲。身為墨西哥公民,我在此要求我的語言、我們各原住民族的語言和人民,都擁有相同的機會生存,並安心的生活,不必害怕有消失的一天。要達成這個目標,有權干涉合法、官方體系的人都必須有所作為,卯盡全力去做。

這一步可以從遵守現有法律及常識著手。

第一步,向文字致敬。如此,先人的智慧方能永久流傳。

本文來自全球之聲發聲計畫Rising Voices,在世界弱勢地區致力推廣公民媒體;本文來自「築橋」計畫,為出自全球之聲社群,擁有獨特觀點的原創文章、意見、評論、以及調查。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