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女記者遭警員槍傷,律師指右眼將「永久失明」

印尼女記者遭警員槍傷,律師指右眼將「永久失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發時Veby正穿上印有「PRESS(傳媒)」的背心及頭盔及戴有記者證,與其他能夠明顯辨認的記者站在一旁,並無與示威者站在同一位置,惟警員朝傳媒的方向開槍。

一名為香港刊物《Suara》工作的印尼女記者Veby Mega Indah周日(9月29日)在灣仔採訪示威活動,被警方以槍械射中右眼受傷。她的代表律師表示,她右眼將永久失明。

上月29日,印尼籍女記者Veby在灣仔採訪時,於灣仔行人天橋被防暴警射傷右眼。

Veby代表律師韋智達(Michael Vidler)今日證實,醫生經診斷後告知她右眼將永久失明。韋智達表示,醫生指她的右眼瞳孔因外力衝擊破裂,永久損傷程度有待接受手術後評估。

《明報》報導,韋智達補充,新聞稿中「失明」的意思是根據世衛定義,在最佳矯正下,視力低於3/60或視野縮窄至10度以下。有眼科醫生解釋,3/60即正常視力者在60呎距離能看見的物件,但患者需在3呎內才能看見,代表其視力約剩5%;若撞擊造成視覺神經、黃斑點受損,有可能致永久視覺損害。

韋智達又稱,Indah左眼亦有輕微的短暫受損,已去信警方要求展開刑事調查,未收到實質報告。另外韋智達又稱獲第三方提供證據,顯示Veby是被橡膠子彈擊中,而不是最初以為的布袋彈擊傷。

《Suara》日前發出的聲明談及事發細節,指當時Veby與其他記者站在一起,採訪灣仔稅務大樓一帶的活動,她正在做網上直播期間,突被警方一枚布袋彈或橡膠子彈,打中她原本配戴的眼罩,其右眼嚴重受傷,眼四周亦被割傷需縫針。

傳媒拍攝到Veby當時被射中的影片: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在9月30日的記者會上曾回應事件,指從不同媒體和網上片段見到,事發現場當時有記者,但亦有很多人襲擊警員,警員在別無選擇下以相應武力處理;強調警方不會刻意瞄準記者作出射擊。

然而《Suara》的聲明指,事發時Veby正穿上印有「PRESS(傳媒)」的背心及頭盔及戴有記者證,與其他能夠明顯辨認的記者站在一旁,並無與示威者站在同一位置,惟警員朝傳媒的方向開槍,當時雙方距離約為12米。聲明強調,Veby絕不可能會被誤以為是示威者之一。

從傳媒拍攝到Veby當時被射中的影片可見,當時有大批記者在橋上拍攝持長槍警員且戰且退,當所有警員下樓梯離開天橋時,疑似有一名示威者走出來,正在下樓梯的警員向上方開槍,打中了與其他記者站在一起採訪的Veby。

而Veby較早前亦已透過律師發信表明,將向警務處處長提出刑事投訴及民事訴訟。代表律師韋智達質疑警方使用槍械時從下方發射,該角度只會射中人的上身或頭部,違反製造商指引及國際慣例,責任在於警務處長盧偉聰無法控制部分警員的「鹵莽」行為及開槍的警員。Veby將向盧偉聰及開槍警提出刑事投訴及民事訴訟。

Veby由印尼來港7年,是本地印尼免費報《Suara》的副主編。《Suara》的聲明指她是有經驗及盡責的傳媒工作者,自6月反修例示威活動以來,一直有跟進報道各區的情況。Veby家人目前正在香港陪伴在側。

Veby是香港記協會員,記協也已派人到醫院探望;而香港外國記者協會(FCC)也發表聲明,表示極度關注上周末警方對採訪示威活動記者使用的暴力事件,指事發片段顯示Veby可明顯識別為記者,但警員仍在數米外開槍。

FCC亦關注其他暴力事件,包括有記者在採訪時被催淚彈擊中、警員對記者施放胡椒噴霧、記者被警員言語侮辱及以閃光阻撓拍攝等。FCC重申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透明地調查警方近數個月來對傳媒使用的暴力和阻撓採訪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