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曱甴快走!——小心「去人化」對人心的蠶食

汪,曱甴快走!——小心「去人化」對人心的蠶食
Photo Credit: News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去人化的可怕之處是將標籤者的羞恥心抹去,從認知層面改變一個人的行為而行為從此不受道德所規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Peggy Chan 陳詩韻〔註冊藝術 (表達藝術) 治療師〕

去人化(Dehumanization)聽上去像個很深奧的心理學專業詞彙,但心理學正正就是研究日常人類的行為、思想及感受,再深奧的理論也是來自貼地的觀察。去人化故名思義是一班人(標籤者)將另一班人(被標籤者)之所以為「人」的一些特徵去除,將他們標籤為非我族裔或次一等。這個行為非常普遍,例如稱呼女士為「雞」(妓女)、示威者為「曱甴」、警察為「狗」、新來港人士為「蝗蟲」等等,而國際層面則有納粹德軍稱呼猶太人為「次等人種」(Untermenschen)及「老鼠」。

有趣而可悲的是去人化的結果往往是標籤者開始進行非人類道德可接受的行為,換句話說,標籤別人不是人的標籤者,其行為也沒有人性。

去人化的過程就像集體互相催眠被標籤者是次等人,故不配獲得像人一般的對待,同時亦進一步合理化標籤者沒有人性的無理行為,減低道德規範,強化對被標籤者的非人道對待的合理性。

去人化同時否定或無視被標籤者的個人身分(Identity),否定他們是有獨立思考,有能力為自己作出選擇及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簡單說,標籤者通常認為被標籤的人都一樣,團體中有一個人暴力,整個團體也是暴力的。他們偏向以某些行為總結所有人的行為。另一方面,當被標籤者被視為次等,標籤者的優越感會讓他們於情感上與理智上將他們分割開並保持距離,斷絕溝通,不理會被標籤者的訴求及其理據,社會進一步撕裂。

去人化會加劇仇恨情緒,去除對一般人應有的同理心。例如標籤者可能覺得法律是用來規範對人類的行為,當他們在心理層面上不認為被標籤者為人類,很自然地他們不認為被標籤者擁有法律保障的權利,包括公平與公義,甚至壓根底不認為他們是社會的一分子。法律所禁止的暴力行為如毆打、強姦、虐待,亦被視為沒有不妥,看到被標籤者的痛苦,他們亦沒有絲毫惻隱之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在這班標籤者眼中法律並不是用來保障那班「不是人」的被標籤者。

當同理心與良知被去人化所泯滅,當行為不會帶來預期悔疚(anticipatory guilt and remorse),歷史告訴我們,其後果可以嚴重至進行屠殺或種族清洗。

心理學教授Nicholas Haslam列出去人化過程通常貶低的十個人類特徵:文明、教養、道德、理性思考、成熟、情緒反應、與人之間的溫暖、開明的思想、個人性及主動性與深度。其實公元前三百多年,中國思想家孟子已提出人之所以為人的四個特質是為四端——仁、義、禮、智。這古智慧更言簡意精道出去人化所去為何物。

「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

上文提及的預期悔疚所指正正就是孟子所提的羞惡之心,是當一個人認為自己做錯事的自責羞愧的感覺。欠缺了羞惡之心的標籤者認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而沒有需要被懲罰,甚至認為自己在做對的事,這亦是去人化最恐佈的地方。

西方心理學認為羞恥之心並非天生,而是從少養成。羞恥是一種複雜情緒,是當事人明白自己做的事違背一般社會道德價值,是社會所不容許的,並認為自己需要負上責任,當中需要一定的基本認知能力及同理心。社會道德價值通常由家中長輩、師長等權威人物於日常生活中教導。3至8歲的幼兒開始知道自己對別人造成的身體傷害,感受到別人的痛楚;9至11歲的小孩開始理解心理傷害,感受到別人的情緒;一些抽象、普世觀念或較間接的傷害,如饑荒、環保、貧富懸殊、公義等概念則要到青少年甚至成年才能明白。健康的羞恥心讓當事人停止錯誤行為並嘗試作出彌補,如道歉及接受懲罰。雖然羞恥心從小便發展,卻是可以從以下兩個方式被瞬間終止的。

1)當事人成功說服自己,他的行為是正確的,並沒有違反社會道德價值。

2)當事人認為自己不能控制事件,因此不需要為後果負上任何個人責任。個人責任沒了,羞恥亦不再存在了。

去人化的可怕之處是將標籤者的羞恥心抹去,從認知層面改變一個人的行為而行為從此不受道德所規範。昨日布袋彈射急救員沒有問題,今日近距離以實彈射進胸膛是正確決定,團體中的權威人物表示暴力行為是不完美但可接受,沒有個人責任便沒有羞恥心,如若警察已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敢問如何公平公正地執行法律?

當權者必須發出指引,停止任何去人化的標籤,所有行為均須負上個人責任,並立即停止包庇警暴行為及停止行為不檢的警察執行職務。

要停止去人化的唯一方法是同理心,代入被標籤者的角色,用心感受,嘗試明白對方,開展溝通。而這正正亦是孟子所提的惻隱之心。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大家都是人,而且都是香港人,相煎何太急?懷著我們身為人都有的是非之心,是其是,非其非,從人類歷史中學習成長。去人性化不能打倒去人性化,因為「仇恨不能驅除仇恨;只有愛才能做到這一點。」

同樣地,示威者亦要經常保持理智,面對持相反意見的「藍絲」,當你因警察執法不公而決定「私了」時,你是想暫停藍絲當下的行為、報仇或是滅聲呢?道德價值規範社會行為,故經常留意自己及同路人是否開始認為「獅鳥」完全沒有違反任何社會道德價值,亦沒有因傷害而帶來羞恥,小心去人化對人心的蠶食。不割蓆但保持互相提醒,才可以讓社會運動走得更遠。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