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神話學》:新夏娃——在「婊子」的細肩帶下總有一顆躍動的心

《新神話學》:新夏娃——在「婊子」的細肩帶下總有一顆躍動的心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婊子」其實仍是個謎:她和現行的規範標準如此格格不入,以致人家難免懷疑那是反叛行徑。她的舉止如此放浪,似乎有意投懷送抱、這樣反而顯得高不可攀。

文:巴斯卡.布魯克納(Pascal Bruckner)

新夏娃

昔日,中產階級女性和妓女各自扮演界定清楚的角色:前者中規中矩、合宜得體,後者粗俗、招搖。如今,此種分野不復存在。妓女可以打扮時髦、一絲不苟,而高尚女子也可以花大錢穿得像「蕩婦」。

因此,這幾年來,從里約到孟買,從馬拉加到斯德哥爾摩,無論是謹守本分的人妻、上流社會的名媛或年輕女孩都在各種場合展露身體,凸顯她們的胸部和臀部,讓內褲從長褲裡露出來,總之就是以坦蕩大方的態度擺出三級片女星的姿態。這是「婊子」(pétasse)全球性的勝利。她把象徵婊子的特點盡情暴露出來。今天,在原本強調陽具象徵的大男人主義式微之際,「婊子」出鋒頭了。Pétasse這個包含排泄與貶義字尾的詞,表示我們對這現象的矛盾情結,彷彿我們把對妓女非難的一部分移轉到社交界其效顰者的身上。我們怪罪後者如此輕鬆就吸引了我們,但又很難把視線從她們裸露的肌膚上移開。

說來矛盾,女人在成功贏得獨立地位後卻又甘心讓自己淪為純粹的情色物品。此處明顯透露出來的訊息首先是「私密」的觀念消失了,可以在大庭廣眾之前展示自己的情欲系譜,彷彿這個時代最可怕的敵人並非嚴厲道德而是沒沒無聞,彷彿世人為了在社交意義上生存下去,什麼都可以做:在電視上精神性地寬衣解帶,在日常生活中付諸實現。性愛與其說被解放,倒不如說被融入了評價個人的標準中。因為,對那些奇裝異服的人而言,服裝透露的訊息是:「我趕上流行,在情色的約定俗成上,你在我身上永遠挑不出毛病。」

「婊子」綜合兩種典型:一是少女,二是挑逗能手,將年輕與專業冶於一爐,弦外之音就是床功一流,有本事給予無限的歡快。幾年前有一本女性雜誌的封面上印著:「妳算賤女人嗎?」叫人吃驚的不僅是這個娼味十足的標題,另外還有該雜誌女性編輯群提供的統計結果:每位讀者都自豪地聲稱自己合於標準,把自己定位成賤中之賤、婊界鰲頭、不折不扣的下流胚。大家應該同意:「性」已變成最新的趕時髦行為,誰不搶搭上這班車,誰就等於在社會上陣亡了。婊子的國際競賽自有其偶像人物:小甜甜布蘭妮以及芭黎絲.希爾頓,而這些袒胸露奶的潑辣貨正象徵「食肉女」的次文化。

如把上述的事視為普遍現象顯然不對,而且會引起沒完沒了的誤解。如果我們認為自己的女伴會突然陷入美莎琳娜式的欲火焚身,那恐怕就錯了。過去的女人雖然穿棉花和馬毛交織的硬襯布、緊身衣和緊身褡,但不是都像表面上看起來的那樣正經,就像現代女人縱使穿戴可笑、衣物如此貼身甚至套上矽膠服裝,她們也不是你想像中那般的放蕩無恥。人家不知害臊並不總是等於她就來者不拒,她其實只在玩弄象徵「粗鄙」的符號,重點主要在吸引白馬王子的目光。灰姑娘在臀部加點花樣,穿上使雙峰顯得高聳的胸罩,上身的短套衫露出肚臍眼,而且一條長褲把雙腿裹得緊到不能再緊。與她母親相比,她必須多掌握情愛本領這項致勝利器,甚至是一套無窮無盡的行樂知識。如今,在法律嚴懲性騷擾的年代中,女人被要求裸露部分的軀體,顯出被解放、獲得自由的樣子。中產階級女子打扮成花枝招展、性感無腦的形象,以便具體化身為如下這種特殊的混合物:青春永駐的輕佻貨。

肉蒲團(Pouffiasse):這個字據稱源自鄂圖曼帝國後宮所使用的「墩狀軟座」(pouf),強調的是「厚重」,因此顯然不是「性感」(sexy)的同義詞,而是誇張用法,帶有挑逗意味的巴洛克式頹廢。這種誘惑含有粗鄙色彩,不過是令人神魂顛倒的那種粗鄙。肉蒲團的形象可不是「婊子」想要的:因為後者需要一種舞台效果,在猥褻下流之中還得要顯露天賦,逼使人家不得不尊敬你。動不動就露出內衣、嘴唇厚厚、胸部鼓鼓、遣詞用字沒有遮攔、身上穿戴教人看了猛吞口水,這一切在在只聲明了一件事:看我、快注意我。一個規矩謹慎的家庭主婦不得不將自己打扮成蕩婦的模樣,這種作為主要是想跟上流行、採納時下的衣著符號,以讓自己顯得具有價值。在我們這個把「性」當作人類行為關鍵的時代裡,她是象徵與殉道者,同時,她想終結這個見不得人的小祕密,並將它攤在陽光下。然而這個祕密繼續抗拒。在宣告解放的論述與實際生活的經驗間,距離是不可以道里計的。

「婊子」其實仍是個謎:她和現行的規範標準如此格格不入,以致人家難免懷疑那是反叛行徑。她的舉止如此放浪,似乎有意投懷送抱、這樣反而顯得高不可攀。她高調地展現意圖,務求所透露的訊息不致模稜兩可。彷彿為了輕蔑嘲弄周遭人的偏見,她在挑逗方面不斷加碼,好讓那些偏見才一捲土重來立刻平息下去。彷彿她將女性─物品、性愛動物等的刻板意象再度據為己有,並且將之轉化為威勢的、非屈從的符號。「你們想把我壓縮成只剩性器官是不是?那麼,就由我自己下手完成,不過我會帶進多到教你們眼花撩亂的效果以及服飾裝扮,以至於你們終將認不得自己的幻想。」她將刻板印象玩弄於股掌之間,並讓自己的身體變成那些刻板印象滋長與凋萎的地方。她越是依循周遭的慣俗,就越在暗中宣告自己的獨特性。放蕩不比中規中矩更好理解。嚴實密裹也好,袒胸露背也罷,女人都是不可捉摸的。這種走極端的策略會不會是一種通往自由的道路、一種疊加面具的做法、一種令身分多樣化的方式呢?

在「婊子」的細肩帶下總有一顆躍動的心。

相關書摘 ►《新神話學》:時人——這一小撮人所從事的活動不超過三種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新神話學:向羅蘭・巴特致敬,從布爾喬亞的價值迷思到21世紀大眾符號解讀,法國社會精英的新時代趨勢觀察錄》,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主編:傑洛姆・嘉赫桑(Jérôme Garcin)
譯者:翁德明

  • 相隔半世紀,法國各界意見領袖與專業精英向羅蘭・巴特一代經典《神話學》致敬的集體創作
  • 集結法國最傑出公共知識分子與各領域達人對日常生活的精闢觀察

簡介

法國作家傑洛姆・嘉赫桑在羅蘭・巴特《神話學》出版了半世紀後,邀請五十七位作家、哲學家、社會學家,模仿巴特的書寫手法,從越野車、女星裸體、壽司、液晶螢幕、歐元、膠囊咖啡到部落格等日常人事物去分析批判,出版了《新神話學》。當初巴特《神話學》出版的時候,震撼了那個年代的法國——一個高級知識份子,竟然會關注那些「日常瑣事」——巴特在書中將他對符號學的研究,以最精妙的方式呈現,記錄了五○年代法國社會諸般風貌。

而傑洛姆・嘉赫桑則是活躍於二十一世紀媒體、文學界的作家、記者,負責許多重要文化期刊和廣播節目。他在《新神話學》前言中提到「(這本書的作者群們)並非去模仿巴特的書寫風格,而是他的精神」。當然,隨著五十多年來的社會變遷,總統換人做、法郎變歐元,這本書中也以這些新的對象為題;另外也有如皮耶神父這種延續巴特過去曾提及、今日重新論述的人物改變的章節(因為分析的對象半世紀之後依然健在)。書名取法「神話學」,除了向巴特致敬,更白話來說就是作者們用社會學的觀察方式,去剖析我們熟悉的日常事物。《新神話學》以最平易近人的書寫對象,帶領我們進入全新的現代社會現象破譯之旅。

getImage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