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小看保守價值觀的反撲,台灣民主「剛好沒有」有效的防禦機制

不要小看保守價值觀的反撲,台灣民主「剛好沒有」有效的防禦機制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防禦機制」的民主制度,會被集體暴走失序(詭異的是,表面上為的是「帶來秩序」)的人們利用其自身制度上的漏洞與缺陷給摧毀,而現行在台灣運作的制度,剛好「沒有」確實有效的防禦機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不要小看持相對傳統保守價值觀者們的反撲,他們不僅人數沒有變少,反而有逐步緩慢增加的趨勢。不只台灣,其實俗稱「先進文明」的歐美各國也是。尤其是人民們主觀上認為:「經濟很不好,我想發大財」的時候。

這種時候,人們會逐漸對「自由、民主、法治」產生反感,並認為該三者只會「帶來社會混亂及思想墮落」,覺得重返過去、擁抱過去,才會重新帶來「秩序、榮耀」和最重要的:

錢財。

如果想用「民主能當飯吃嗎」或「有飯吃最重要」來反駁我,請省點力氣,我只會叫你多看書,然後丟給你一長串書籍清單。雖然我知道你懶得看那成千上萬本記錄著「沒有自由民主法治,你連飯都沒得吃」的殺人兇器等級厚重程度精裝版歷史書籍。

嗯,因為我也很懶,懶得浪費時間在你們身上。所以上面要修正一下,我應該連丟書籍清單給你都「懶得丟」。但,雖然你們已經無教化可能性,但我身邊還是有不少有教化可能性的讀者朋友。

因此,為了讓我的讀者朋友們的心理陰影面積更加擴大,本人在此懷著一顆誠摯之心,帶著滿滿的惡意,再多浪費一點時間製造一些「危言聳聽」、蓄意「散播恐怖散播仇恨」(笑),好看看會有多少人會因此變得晚上會跟我一樣睡不著覺,只好在這打廢文。

何韻詩來台遭潑紅漆 警逮7人持續釐清案情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香港歌手何韻詩來台參與遊行活動遭潑漆,兩名嫌犯已 遭聲押禁見,台北市警察局30日下午舉行記者會,警政 署長陳家欽(右3)表示,循線擴大追查後,已再逮捕7 名共犯,也將持續釐清是否和統促黨有關。 中央社記者黃麗芸攝 108年9月30日

專制極權政體之所以恐怖,是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會成為「受害者」。你沒有任何權利,因為極權不容許任何保障自我的權利;你所有的一切,都叫「當權者們暫時給你的賞賜」。

而當權者們「暫時賞賜」給你的,他們也「隨時能夠」用任何理由強制收走,包括你的財產,包括你的性命。你擁有的任何一切,隨時隨地都會消失。

幾乎沒有任何人會站在你那邊,因為大家相信你違法犯罪。為什麼大家相信你違法犯罪?因為你確實違法犯罪。為什麼你確實違法犯罪?因為在專制極權的政體下,所有的法律跟行政命令都可以隨時都可以制定、修改、廢除:入人於罪。

完全無須在乎所謂的民意,也完全不用擔心選舉會選不上,因為沒有選舉。就算有,也是「假選舉」:只有當權者的走狗才能成為參選人,而你們也只能投給他們,沒有其它選擇。嗯,現在正處於這種現況的國家不少,不需要我舉例了吧?

甚至為了你一個人,幫你「量身訂作」一條法規出來專門對付你,也只是輕鬆簡單,因為也沒有「立法程序」這種東西;就算還沒被廢,也只是放在那裡,比擦過大便的衛生紙還廢。

所以沒有任何預警,當然也根本「無處伸冤」。因為依照執行的理由依據……也就是法律(或行政命令):「你才是違法犯罪者,滅了你,剛好而已。」所以,沒有冤,因為違法犯罪的是你,不是政府。既然「不是冤」,當然也就不存在「伸冤」。

你還沒遭殃,也只是因為你的身份、職業、宗教、種族、和所作所為……等等,都「還沒」被法規的射程範圍給「瞄準或波及到」罷了。

德國著名神學家兼信義宗牧師「馬丁・尼莫拉」的那篇著名懺悔文〈起初他們〉的內容,已經被用到爛掉了;而且距離身在現代鬼島的大家太遙遠,太不真實,毫無任何感覺。我用我們鬼島鄉民最愛的東西來舉例,你們才會稍微有感。

先假設我就是這專制極權政府的實質最高權力首領吧。

大前天我說殺人唯一死刑,你很開心。德政!

前天我說酒駕者唯一死刑,你很開心。德政!

昨天我說性侵害唯一死刑,你很開心。德政!

今天我說:「同性戀唯一死刑。」你覺得反正自己不是同性戀,而且同性戀「超噁心」,既敗壞社會風氣又傳染性病,殺掉超棒。德政!

接著我說:「使用任何方式或器材避孕唯一死刑。」你覺得反正自己打從一開始就不想生、沒錢生、也「他媽的沒人跟我生」。

我很好心地幫大家設計台詞:「X,拎北都轉職成魔法師多少年,都成『大法師』了。一天到晚還要被餵狗糧,早就想要那些成天放閃的去死,要做愛就有種別戴套。馬的,死好活該!」德政!

再來,我說:「合法做愛年齡下修到十二歲,人人都必須無套做愛生小孩,否則唯一死刑。」你可能會覺得爽:「當大法師那麼久,終於有得幹了,而且求我中出她的還可能是幼齒現役女子中學生!這不只是德政,根本天降甘霖!首領真是天縱英明!神仙下凡啊!」

最後,我補充了上一條的內容,說:「滿三十歲而無生育者唯一死刑。」

魔法師、敗犬、性功能障礙者們。也就是你,對,就是說我天縱英明然後正在看著國中生自拍流出的謎片尻尻的你,瞬間慘叫一聲:「幹!」然後就被突然破門而入的軍警抓去直接幹掉了。

最諷刺的事情是,你所觸犯的罪名以及被幹掉的理由就是:「你什麼都沒幹」。

RTXS1Z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只要一紙行政命令,甚至單純口頭交代(其實連交代都不用,因為下面的走狗們會很勤勞的為了升官而揣摩上意、努力拚業績,搶著要「多做點什麼」,最高領導人只需要默許就好),而裡面的內容剛好與你的任何事項有關,你就中槍了。

我連嘲笑你、對你說「北七掰掰慢走不送」的時間和機會都沒有,你就「直接人間蒸發」。因為專制極權政體在這方面非常「簡單、乾脆、有效率」:「拎北說了算。」

到時候,你或許會突然想起那「以前被你一天到晚罵恐龍」的司法會還你清白。但在「已經進入極權政體」的前提下,行政權獨大,立法權只會淪為橡皮圖章(或用來當鼓掌音效),司法權更是……講委婉一點好了:純擺飾。

就算司法權沒有淪於純擺飾,還是有在運作好了,那麼各級法院也只會是「當權者以司法之名,藉由法官們的手、作出有罪判決好用來對社會大眾強調你『確實該殺』」的工具。

請別誤會我在賣芒果乾,因為這跟有沒有芒果沒關係。集體暴走的一半人民,再加上集體沉默的另一半人民,本身就可以自己促成這種後果。所以就算沒有芒果也無所謂。

當然,你不會變成屍乾、更不會變芒果乾拿來給我販賣讓我發大財,而是連灰都找不到。現成的處理方式一堆,世界各國黑道都愛用:丟絞碎機、丟熔爐、丟垃圾焚化爐、丟火力發電廠……很多方式跟手段都可以讓你人間蒸發、灰飛煙滅。

以前發生過的事情,以後必定會再發生,只是時間早晚問題而已。而且,是我們自己親手葬送了自己。

因為沒有「防禦機制」的民主制度,會被集體暴走失序(詭異的是,表面上為的是「帶來秩序」)的人們(包含政府與人民)利用其自身制度上的漏洞與缺陷給摧毀,而現行在台灣運作的制度,剛好「沒有」確實有效的防禦機制。

白色恐怖罪名撤銷 蔡總統擁抱陳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促轉會7日下午以「跨世代見證」為主軸,為第3、4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名單上的政治受難者舉辦公告儀式,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左2)以政治受難者身分出席,正式宣告撤銷白色恐怖罪名後,並接受總統蔡英文(左3)擁抱致意。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108年7月7日

雖然我們很多法律跟理論抄德國,跟在德國屁股後面「很遙遠的距離」慢慢演進,但在最高位階的《憲法》(包含增修條文)內,並沒有像《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基本法》一樣,吸取過去的教訓而訂下「防止民主自殺的明確條文」。

因為,現在讓台灣持續處於「卡到陰」狀態的,正是憲法;因為,它的全名,叫「中華民國」憲法。人家名字翻譯過來叫基本法,但就是憲法。平平一樣是憲法,有興趣的可以比對一下兩者。

德國基本法內的「基本款」防自殺條文有八條:第「一、二、三、四、九、十八、二十、七十九」條,你可以參考一下,無聊時也可以拿這幾個數字來簽賭。這八條,分開來單獨看都很平凡無奇,毫無任何特別之處,組合串起來同時看,就知道有多重要。

你以為恐怖結束了嗎?並沒有,它一直都在,從來沒離開過。它只是改變外表而已。我們正緩慢地重新被不散的陰魂漸漸壟罩住,在我們不注意的時候。而當我們終於意識到事情已經發生時,事情「已經」發生了。到時,你終於可以不用看到我這些令你厭惡的譙人文章了。因為,你也沒有那個命可以看了。

所以為何我的粉絲專頁和個人帳號的封面照片都是擺刀子?為何我花在健身上面的時間比花在看解題書上面的時間多;為何我不是勤於複習法學而是勤於練習殺人術......啊不對、武術(天啊真是好古老的梗)?相信很多人霧煞煞。

老讀者們知道那是個「暗示」。但對於我們這些一天到晚被人譙「台灣就是被你們給搞壞的」、廣義上的法律人來說,則是個「再也明顯不過的明示」。那是我從很久很久以前就積極準備的理由和原因:

當身為最後一道防線的司法權也宣告淪陷、作為保護自身權利手段的「法理」再也無用的時候,要抵抗專制極權政體有可能對我發動的侵害,到時我若試圖想要保護自己,也只能仰賴「物理」了。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Objection - 蕭奕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