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國爭霸南海夢》:披頭四並沒有解散,他們正要到這裡為我們偉大領導人金日成表演

《強國爭霸南海夢》:披頭四並沒有解散,他們正要到這裡為我們偉大領導人金日成表演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朝鮮半島的情境比中國在南海的行動造成更大的危險,並引起一個類似的問題:當中國與美國需要就朝鮮半島和許多其他議題合作時,為什麼美國要反對中國軍方占據一些避遠的無人島?

文:賀斯理(Humphrey Hawksley)

藉由鎖國及灌輸人民他們生活美滿,金氏家族建立了一座詭異的社會實驗室。北韓人充滿活力、聰明、守紀律。他們必須靠著智取才能活下去。我所遇到的人都風趣、聰明、腦筋動得很快。我在一九九○年代中期——美國正計畫空襲及飛彈攻擊以阻止北韓發展核武——兩度訪問時所分配到的看管者,在北京與莫斯科一流大學受過教育。我們聊天、講笑話、喝啤酒、談起瘋狂時候、夫妻失和及婚外情的故事。我們好像無話不談,當然,除了政府監視之外。

我首次訪問時,是用觀光客的身分,我們拍攝午飯時間防空演習,警報聲響起,群眾跑向車站。那天晚上,我們被帶去參觀主體思想塔(Juche Tower);塔的頂端會發射紅色火焰光芒,象徵團結全國的自立自強。這座塔是由金日成設計,象徵絕對忠誠,在偉大領袖領導下充滿幸福的國家。我們在傍晚時抵達,晴朗的天空掛著一輪滿月,沒有城市光害,因為那時的平壤沒有很多燈光。

一名導遊說:「月亮又大又美,看起來好近,我覺得好像可以摸到它。」

「沒錯,」我回答:「人們還上了月球呢。」

那名導遊臉色一變,並說:「你錯了。沒有人登陸月球。在我們偉大領導人金日成的領導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將成為第一個派人登陸月球的國家。」

氣氛尷尬到不行,於是我說:「喔,可能是我錯了吧。我以為有人登陸月球了。」翌日,我們參觀平壤主要的婦產科醫院,只看到一名孕婦和一名嬰兒,還有一個殘障中心,但裡頭一個殘障人士也沒有。

我第二次訪問北韓是在數月後,一九九四年夏天,金日成逝世後。我帶領一支正式的BBC拍攝小組,或者是他們所稱的代表團,帶著董事長的禮物,上頭有BBC的徽章,以及「這國要向那國傳講和平」(Nation shall speak peace unto Nation)的銘文,並且再度經歷一次令人尷尬的對話。這次我們住宿在單調陰鬱的高麗飯店(Koryo Hotel),裡頭每樣東西都是灰色或髒髒的栗子色。我們喝著啤酒談笑,背景音樂是北韓版的華格納式愛國歌曲。我們有另一個部門派來的另一組導遊,他們同樣機智過人,這次是嘲諷南韓男人又醜又無能,所以漂亮女人都在北韓尋求庇護。後來,在嘈雜聲中傳來披頭四的《嘿,朱德》(Hey Jude)。一個匈牙利工程師團體,聽膩了愛國歌曲,便用CD播放器放音樂。

我們的兩名導遊都姓金。他們知道這首歌曲,甚至在北京卡拉OK唱過。我說:「如果披頭四沒有解散,不知道現在會做出什麼音樂。」

突然間,我們又陷入登陸月球的氣氛了。一片沉默當中,他們無比嚴肅地看待我說的話,並且思索著該怎麼辦。皺眉,緊張,雷射般的目光,低聲交談。最後,其中一人站了起來;他瘦小,戴著眼鏡,三十出頭,穿著緊到不合身的深藍色西裝。「賀斯理先生,我可以私下跟你談一下嗎?」

我們走到酒吧區的角落,經過匈牙利人那一桌,他們正跟著歌詞踩著節拍,「所以啊,讓你的愛自由來去,嘿朱德!開始吧……」。我們在往下通到門廳的階梯上站住。「賀斯理先生,我必須糾正你。披頭四並沒有解散。他們正要到這裡為我們偉大領導人金日成表演——」他停頓了一下,扶了扶眼鏡,臉上因為他剛才的胡說八道而皺了起來。這個國家正在哀悼剛過世的偉大領導人,可是一個早已解散的搖滾樂團卻要過來為他表演。那個男人惡狠狠地瞪著我。可是他的語調完全改變。「聽好了,我們不知道哪個混蛋正在監視我們。你得幫我們,好嗎?我們讓你進來,是一項測試,如果測試失敗,我們就完了。」

「登陸月球,披頭四,還有其他的嗎?」我悄悄問。

「那些混蛋管太多。太多了。你永遠不會知道。沒有人知道。」他用顫抖的手扶著我的手肘,帶我走回去。

二○一七年中,金正恩緊鑼密鼓地進行飛彈試射,美國總統川普宣稱他已失去耐心,唯一的好結果是北韓投降。空襲將導致核戰。從另一個方面來看,西方許多人主張讓北韓政府倒台,但這可能造成一場災難。類似的局勢發生在二十一世紀初的埃及、伊拉克、利比亞和烏克蘭:西方總是空歡喜一場,之後回歸現實,然後發生流血分裂。北韓以前也曾讓世界瀕臨戰爭,尤其是在一九九四年,柯林頓總統曾擬定詳細的空襲計畫。但在那之後,主要區域大國都無法就如何處理北韓政權倒台達成共識。

在二○○三年攻打伊拉克之前,很多人都認為英國、美國和其他國家已經想好如何重建伊拉克的計畫,並且預設過情境以免驚慌失措。可是,他們並沒有計畫,而且沒有證據顯示他們已學到教訓,假設川普真的將他要摧毀北韓政權的威脅付諸行動的話。北韓不僅威脅到美國在亞太的利益,而且公開警告要用洲際飛彈攻擊美國本土。那個國家太過危險,我們必須想好對策才行。

經過二○○六年以來的無數次試射,北韓已經逐漸有能力將一枚核武彈道發射到長距離。美國像被頭燈照到的兔子,不知該如何阻止北韓。雖然美國可以干預阿富汗、伊拉克、伊朗和敘利亞,對北韓採取類似行動將充滿危險,很可能讓南韓首都首爾遭到攻擊。北韓一旦遭到空襲,很可能用存放在邊界的數百具榴彈炮對首爾展開炮擊。北韓炮擊的火力預估差異頗大,由一小時發射五十萬枚炮彈、將首爾夷為平地,到僅能射到北方郊區的區域。北韓的炮彈也很有可能填裝化學神經毒劑VX和沙林,北韓囤積大量此類神經毒劑。北韓裝備大多不堪使用;事實上,軍方估計北韓近四分之一的武器都派不上用場。但仍足以造成大量的平民傷亡。

「北韓是一個失敗的國家,」倡導對北韓擬定詳細計畫的班奈特(Bruce W. Bennett)對我表示:「其政府未來數月或數年便可能崩潰,導致立即的人道災難,甚至其他更嚴重的後果。那不是一個穩定的政府。我研究的越多,便越覺得害怕。」

班奈特在他撰寫的二○一四年蘭德公司報告:〈防範北韓崩潰的可能性〉(Preparing f orthe Possibility of a North Korean Collapse)指出,金正恩遭敵對派系暗殺,可能造成北韓陷入內戰。在事件爆發數小時,國際社會必須因應四項緊急因素。

第一,班奈特預期難民將往北及往南遷徙。為了預防難民潮,人道援助必須儘快且大量供給到北韓全國。第二項緊急措施是要中和北韓防空系統;這需要中國、南韓及美國達成共識的軍事干預。每浪費一小時去做安排,都會加劇人道危機。第三項措施是中國堅持在北韓北方邊境境內設立緩衝區,或許需深達三十英里,俾以部署中國部隊。將北韓視為領土的南韓,將必須同意這點。最後,北韓的大規模毀滅武器必須儘快取得,避免落入恐怖組織或可能動用武器的北韓派系手中。

二○一三年四月,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對北韓做過軍事演習,其中一部分結果已被解密。這場演習是在模擬朝鮮半島的戰場進行,敵對雙方代碼為北方及南方褐地(North and SouthBrown Lands)。三百人模擬北韓崩潰,原因可能是外部干預(例如二○○三年的伊拉克)或是內部政權推翻(例如二○一一年的埃及)。參與人員有陸軍參謀奧迪耶諾(Ray Odierno)與副參謀長約翰.坎貝爾(John Campbell),他們兩人都曾參與過阿富汗及伊拉克戰爭,熟悉敵軍占領及叛亂暴動。這種情境馬上讓對立的亞洲國家正面交鋒,因為北韓地理位置與中國、俄羅斯和南韓接壤,而美國在東方的日本設有基地。令人擔心的是,這四國政府對於如何控制北韓崩潰毫無對策。

「大家對於這方面沒有什麼計畫,」海軍戰爭學院的北韓專家羅里格(Terence Roehrig)向我表示:「這是一個棘手的議題,因為規劃北韓崩潰意味著你或許有意策動,但這可能構成外交問題。」

那次戰爭演習的結果令人坐立難安。九萬人的部隊需要花上五十六天才能取得北韓的核原料。在那段時間,北韓分裂的政權可能將武器級核原料輸送給全球的恐怖組織與惡棍國家。北韓軍方預料將負嵎頑抗,以控制他們的地盤、身分、薪水和退休金,因為軍政高層明白美國對伊拉克軍隊的懲罰措施,就是基本上加以解散。北韓的敵對將是區域性的,因為它沒有像伊拉克的種族及宗教分裂,而南韓可能最有可能成為主導的軍力,而不是美國。

華府的普遍看法是,中國可被允許取得核武,因為寧邊的主要北韓核子設施距離中國邊境僅八十英里。即便如此,這也需要達成協議。美國政治派系將趨於分裂,日本將緊張猜疑,南韓則將覺得脆弱無助。

西方民主國家將出現情緒性反應,當二十四小時的新聞網播放集中營、饑饉和政府的殘暴行徑,便會造成利益衝突,一方面是要求穩定,另一方面則是民粹要求立即行動。做為北韓盟友,中國也無法全身而退,將會有人要求中國應該為支持這種野蠻政權負起責任。這種反應將外溢到援助及唆使北韓的其他政府,例如巴基斯坦和俄羅斯。

即使眼前的危機儘可能妥善解決了,中國、南韓和美國將必須聯合在朝鮮半島成立一個新的政府架構。中國和美國將為了國家利益針鋒相對,南韓則將決定是否進行德國式的統一,如果是的話,要如何支付費用。還有一個問題是,北韓有哪些人應該受到懲罰,哪些官員應該留任以維持政府機構的完整,誰應該領導過渡時期?中國及美國在這方面的紀錄都不好。中國有柬埔寨波布及北韓政權的汙點;美國有伊拉克的傷痕。歐盟則已經虛弱到無法造成影響。

一種臨時性的安排是分割北韓,由南韓控制北韓的南部,而中國控制靠近其邊境的地區。平壤將成為一個共同管理中心,並設定中國撤出的時程表。政府官員人選將由北韓方面選出,他們將為新政府扮演識途老馬的角色,而南韓方面則將提供良善治理與貿易的知識。雖不完美,但這種分割將展開一個過渡時期,讓各界習慣新的局面。

班奈特在二○一七年公布另一個蘭德公司報告指出,假如韓國統一想要順利進行,就必須拉攏到一定關鍵數量的北韓軍政高層。「北韓高層必須覺得統一對他們有利,至少不是那麼糟,」他解釋。相應的措施包括維持他們的地位、財富和家人安全——這些正是美國在伊拉克沒有做到的,解散軍隊以及排除執政的阿拉伯復興社會黨(Baath Party)高層,均加劇了叛亂。

這種想法本身便極具挑戰性,接管深植北韓意識型態的人們,並扭轉他們的看法,去了解及信任南韓與美國。這種方法在中國或許比較可行,中國將這種手段稱為「非和平方式」(nonpeaceful measures),當地因為懲處或災禍,導致高層叛逃。因此,北京最後在一九四九年落入毛澤東共產軍隊手中,並且被當成統一台灣的手段。

朝鮮半島的情境比中國在南海的行動造成更大的危險,並引起一個類似的問題:當中國與美國需要就朝鮮半島和許多其他議題合作時,為什麼美國要反對中國軍方占據一些避遠的無人島?二○一七年一月卸任時,歐巴馬總統警告川普說,北韓及其飛彈將是美國的首要國家安全威脅。北韓飛彈計畫最早在一九九○年代構成威脅,甚至有報導(從未獲得證實)指出北韓飛彈是由一組惡棍蘇聯科學家設計,他們在蘇聯共產主義解體後便丟了飯碗。巴基斯坦參與其中亦被指證歷歷。

在二○一七年的二十多次飛彈試射,北韓宣稱已成功設計可以射到華府的飛彈與核子彈頭。北韓甚至暗示,在太平洋進行高空核彈試射。美國企圖壓迫中國去阻止北韓,但在這段高度緊張的時期,並沒有什麼成果。北韓似乎決定繼續下去,直到擁有它認為足夠的核威懾武器(nuclear deterrent)。北韓官員經常用伊拉克、利比亞和烏克蘭等國家舉例說明,他們放棄核武計畫後,卻遭到外國入侵。

相關書摘 ▶《強國爭霸南海夢》:在金門島上,你無法分辨共產主義或資本主義、民主或專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強國爭霸南海夢》,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賀斯理(Humphrey Hawksley)
譯者:蕭美惠

南海危機四伏!
中國頻頻向外秀肌肉,美國高調重返亞洲
美中終須南海一戰?台灣如何面對強國爭霸?

全球沒有幾個區域,比得上川普總統倡議的「印太戰略」還要競爭激烈。

汶萊、馬來西亞、菲律賓、台灣都宣稱擁有南海部分島嶼主權,中國、越南及印尼,也宣稱擁有貿易航道及部分島嶼控制權。有些國家甚至派遣部隊駐守在這些海島或珊瑚礁,導致摩擦逐年升溫,但其中沒有任何國家能單獨與中國分庭抗禮。

隨著中國在貿易活動及占領軍事前哨取得上風,這些國家只得向美國求助,以致西太平洋被戲稱為「美國湖」,而南海就是這座保護傘的核心。

本書作者賀斯理(Humphrey Hawksley)是資深BBC駐外記者,曾駐派北京、香港,2013年外交部協助他登上東沙島做一系列報導,寫作本書時,他亦到台灣、中國收集資料,書中一章專文討論台灣在此區域的角色。

強國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