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第二章》:徹底擺脫「人生錯誤」的四項解答

《牠:第二章》:徹底擺脫「人生錯誤」的四項解答
圖片來源:《牠:第二章》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個人都有過去,而且那段過去無法undo重來。真實的面對自己,包括那些不那麼好的自己,以及自己曾經犯下的每個錯誤,或許才是造成改變的第一步。

(文中含有劇透)

你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恐懼?

9月忙的不得了,就連部落格都只產出一篇。或許是因為我在6月和7月各去了一趟美國,回國後當然有著消化不完的工作,而這樣的工作量就在9月達到最高峰。工作一忙,除了部落格沒時間寫,當然更別談休閒了,於是我在這段時間看的電影也是少之又少。包括《返校》在內,待看片單已經多到難以消化,趁著之前看的《牠:第二章》還沒下檔之際,趕快來把心得分享給大家。

兩年前,當《牠:第一章》上映時,真的嚇壞了大家、但也樂到了片商,因為這部史蒂芬金作品改編的電影,居然以3.2億美金成為美國史上最賣座的R級恐怖片,全球票房更高達7億美金。能在上映前就用預告嚇到我的片子並不多見,但當初的《牠:第一章》就做到了,由此可知這部恐怖片有多麼駭人。

票房如此驚人,小說又的確還包含了後半部,怎麼能不拍續集?於是,《牠:第二章》就這樣登場了。坦白說,續集的本身就面臨兩大挑戰:一是觀眾在經過第一集的驚嚇之後,期望值明顯提高了,但續集電影要能拍得超越前作,影史上的成功例子屈指可數。其次,包括我自己在內,大概都知道劇情走向會是成年後的主角們回到小鎮,然後擊敗了小丑潘尼懷斯。在結局缺乏驚奇感的情況下,續集要能複製第一集的成功就難上加難。

因此,純就這部電影好不好看來說,我覺得製作團隊已經盡力了,整部片子起碼維持了一致水準,依舊把恐怖氛圍經營得很成功。不只如此,若你之前看過了《牠:第一章》,很難想像自己不在大銀幕上看到故事的結局,因為對像我這種家中有好多不同版本史蒂芬金作品的人來說,這就是一個幾乎可以說是非看不可的故事。我不會把《牠:第二章》形容成什麼了不得的曠世鉅作,但不但故事本身就是那麼有可看性,而且電影就是把許多角色的個性拍得如此鮮明,讓人眼睛一亮。

當小時候的魯蛇俱樂部七人組擊敗小丑潘尼懷斯之後,他們立下了一個誓言,那就是若是小丑又重新回到人間作亂,他們將會再度聚集起來擊敗小丑。27年之後,小鎮果然再度出現不只一樁的神祕失蹤事件,成年後唯一留在鎮上的麥克通知了大家,但七人組並沒有全部返鄉,因為其中一位史丹利無法克服自己的恐懼而自殺了……

1
圖片來源:《牠:第二章》劇照

就像文章一開始所說的:你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恐懼?要問自己這個問題之前,或許該先問另一個問題:到底我們在恐懼些什麼?每個人或許有不同的答案,但就我自己來說,不論是我個人、或是周遭眼見的許多朋友,最恐懼的或許跟自己無力掌控的部分有關。有人擔心政治、有人憂心經濟、有人害怕突如其來的意外、有人則為子女的未來發展發愁。簡單說,我們多半對未知的未來感到無力掌控,但我們卻可以把握現在。

但就《牠:第二章》來說,這部電影處理了另一個命題,那就是我們的過去;每個人都有過去,而且那段過去無法undo重來。電影一開始的這一句,或許更能說明這種無奈及恐懼:正是那些極力想要擺脫的過去定義了我們(we are what we wish to forget)。

這可不只是電影劇情,其實在現實生活中也是一樣。或許不是每個人都有段不堪的過去,但自己或多或少都曾經做過一些不想再提的蠢事,而那就是人生。想要人生一帆風順而永不犯錯?起碼我自己很少遇過這樣的完人。

無論犯了什麼錯,也不管自己到底是有心還是無意,倘若這樣的錯誤帶來了無法抹滅的影響,我們也只好默默承受。把握現在、邁向未來。說起來很容易,但假如我們無視生命中曾經犯下的那些錯誤,也許會像有個傷口始終無法癒合,甚至有一天會併發出意外的症狀,成為自己人生的致命傷。因此,如何面對那些人生中曾經犯下的錯誤,不但是這部續集電影的重要命題,同時也是這篇文章想要探討的主題。

美劇《無照律師》(Suits)中,助理律師麥克羅斯以杜撰的哈佛法學院學歷加入知名的律師事務所,對過目不忘而聰明絕頂的他來說,固然是個人生的轉機,但卻每每因此而遭受要脅,成為不同人用來逼迫他不得不接受某些要求的把柄。雖然這樣的設定增加了劇情的衝突性,但卻不由得讓人喟嘆:為什麼不乾脆辭去那份工作算了?

每個人都希望行得正、做得穩,偏偏人的一生中可能有許多無奈,不只是自己個人,或許是自己的父母、兄姐、甚至是另一半,都可能有著會引人非議的過去。包括我自己在內,我在職場上都曾經做過一些決定,而那些決定所涉及的人和事都可能成為被影射抨擊的目標。或許你我都會為這種事情對於覺得委屈或無奈,因為事實可能根本和大家想的不一樣,但我們卻沒有可能逢人就去把來龍去脈都解釋一遍。

前幾天才在友人的臉書上看到一段話:「假如抨擊的重點是能力,無論再過嚴苛,總還算是就事論事;但凡事一扯到道德層面,那就肯定是政治鬥爭了。」這位友人說的雖是時事,但換到我們所有人的身上豈不也是如此?就算都是事實,每個人看同個事實的角度都會不一樣。加上每個人的道德尺度都不同,當有人的道德尺度就是比你我來得低時(該說這樣的人在尺度上更放得開嗎?),就會把很多事件拿來穿鑿附會的用來攻擊我們的道德了。

有人會在意事實到底是什麼嗎?並不見得。多數人只會對人品頭論足,所以當一個人被貼上諸如「背信忘義」之類的標籤時,他就很難翻身了,而那正是對手的目的:他不是來跟大家討論事實的,他就是來幫我們貼上標籤而進行鬥爭的,而偏偏還是有那麼多人,會先問這個人是好人壞人、而不先分是非對錯。

別說一些值得爭議的過去了,就算有個人真的曾經犯錯而被判刑,我們自此就要剝奪他做個好人的權利、該把他所做的事一律汙名化嗎?這不但並不公平,而且並不會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若是所有犯錯的人都覺得這輩子無法翻身,他們只會鋌而走險的去繼續遊走在法律邊緣,因為他們別無選擇。

因此,該如何面對自己過去的錯誤?一般人有以下四種不同選擇:

1
Photo Credit:Alex Cheng
  • (A) 承認那件事曾經發生,並且知道自己的責任何在
  • (B) 承認那件事曾經發生,但不認為自己對那件事應該負責
  • (C) 否認那件事情的存在,同時當然也不認為自己有任何責任
  • (D) 否認那件事情的存在,或者改寫了那件事的因果或過程,但願意對自己在那件事情中的角色負起一部分的責任

對我來說,別說上面的(A)了,即使是不願意為那件事負責的(B),都還不是最糟的;在我一路走來的生命歷程中,我看過許多人屬於上面的(C)或(D),也就是根本否認有那件事的存在。他們不只是否認自己應該對那件事負責而已,而是每天試圖說服自己,那件事根本就不存在,或者那件事的發展跟實際狀況和自己記憶中完全不同。以為這只是自欺欺人而已嗎?我見過不只一個人,到最後真的讓自己相信了自己編造出來的不同事實,只因為他自己會因此而比較好過。

在《牠:第二章》中,離開小鎮的6位主角也是如此。或許是因為魔咒、也可能是因為自己的選擇,他們再也想不起自己曾經對抗小丑的過往,直到慘劇再度發生。然而,在他們逐漸長大的這段過程中,選擇遺忘的他們就此平安無事嗎?

從小被母親過度保護而什麼都擔心的艾迪,長大之後娶了一個和母親沒什麼兩樣的老婆;長大之後的主角比爾,看似成為了一個成功的作家,作品還被搬上大銀幕,但由於心中的陰影猶在,他的每本書都寫不出一個快樂的結局;在第一集中我見猶憐的小女孩貝芙莉,長大之後成為一個時尚設計師,本以為就此過著幸福無憂的生活,沒想到看似體面的先生卻是一個會動粗的控制狂,活生生的就是她爸爸的翻版……

這些人都想要忘掉過去,重新打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幸福人生;然而,很多問題癥結若是無法解決,我們可能還是會讓自己反覆犯下同樣的錯誤。在電影裡,我們可以把那些厄運都歸咎於萬惡的小丑,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又該歸罪給誰呢?要歸罪給自己無法掌控的命運嗎?那顯然是無濟於事的。

人非聖賢,我們都一定曾經犯下過大小不一的錯誤。就算跟自己沒有直接關係,但當自己出生在一個家庭、加入一家公司、或甚至認識了一群朋友,很可能也會因此被冠上一些自己也未必想要承受的原罪。那麼,該怎麼辦呢?

電影中提出的這四點,或許正是我們需要的解答。

一、Be true(真實以對)

235dd8a50a790b56f11b5b32a949f97f
圖片來源:《牠:第二章》劇照

據說當第一集上映時,大家都說少女時代的貝芙莉,神韻看起來就讓人聯想起潔西卡雀絲坦,結果第二集一開拍,還真的邀來她飾演長大後的貝芙莉,真是讓人又驚又喜。不只如此,飾演成年版的主角比爾則是詹姆斯麥艾維,另一個我也很喜歡的演員。沒想到,當我一進電影院,雖然潔西卡雀絲坦的演出還是恰如其分,但名氣遠不如這兩位的比爾哈德所飾演的賤嘴瑞奇,才真的吸引住我的目光。

假如你看過第一集的話,瑞奇就是那個戴著粗邊黑框眼鏡、老是愛開粗俗玩笑的小鬼。長大後的瑞奇也不放棄發揮他這項才能,成為了一個葷腥不忌的脫口秀主持人。這時,我們才知道,看似外放不拘的他,其實是個最不願意向人告白自己的人。他不敢跟大家說,自己是個同性戀,而要等到從小鬥嘴的童年玩伴艾迪在對抗小丑身亡之後,他才願意自己偷偷地承認,他其實一直喜歡艾迪,但卻因為害怕別人知道自己的性向,所以才一直沒有說出口。

ITchapter-3
圖片來源:《牠:第二章》劇照

雖然和性向無關,但我很了解這種心情。

從小我就很自卑,從珠算、書法、鋼琴、到英文,所有周遭同學或多或少都在學的才藝,我一項都沒有去學;我的父母不允許我走出家門,所以我也沒有什麼朋友。我還記得,自己當時的心算驚人的快,為何會如此呢?其實是小學時還必須在課堂上打算盤練珠算,但我自始至終都沒有學會,於是我隨便亂打一通,然後用快速的心算設法過關。由於我每次的答案都又快又好,居然一次都沒有穿梆。

但是,同樣的情況卻發生在直笛、游泳,以及接下來許許多多的不同課程及活動上。我總是設法矇混過關,而混不過去時,就只能靠著說謊來逃過那些尷尬的時刻。我不喜歡那種感覺,但我卻找不到方法去改變那種狀況。

有一天,我突然發現,就算我騙得了別人,也騙不了我自己。想要讓自己停止用說謊來逃脫困境的唯一方式,不只是要讓自己嘗試說實話,而是要讓自己勇敢的面對那些無力改變的困難。不會就不會吧!但讓自己設法努力做得一次比一次更好。

像我這種30幾歲時才學會游泳的人應該不多見,而且從成年後到我終於學會,中間起碼找過3位不同的教練卻還是失敗了,證明我真的在這方面不是一個學習能力很強的人。然而,當我才剛學會的同一年,我居然就跑去參加長達3.3公里的泳渡日月潭。事實證明,我不但成功游到對岸了,而且成為一個美好的回憶。現在的我不覺得後悔莫及,只覺得當年的自己很笨,如果每一件事情都選擇真實以對,我何必要繞那麼一大圈才能享受到辛苦之後的收穫呢?晚點開始,總比不開始好,但我必須要老實說,假如能夠早點開始的話,那段過程或許只會更輕鬆、而不會更痛苦。

以為只有這種不擅長的事情才會如此嗎?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會覺得我辯才無礙,甚至會覺得我交際手腕一流;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實我也有一段既不擅長、也不喜歡跟人說話的過去,而且即使到目前為止,我還是對於社交這件事很彆扭,寧可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

從企業界到現在成為一個講師,假如隨便找一個認識我的人寫出我的幾項優點,我想不外乎會有(1)自信、(2)思考迅捷、(3)具感染力等等。然而,我真的很有自信嗎?就連現在,我連要做自我介紹時,心裡都還會有一個小聲音對自己說:「幹嘛跟一群陌生人講那麼多?」思考迅捷?跟一般人相較來說,或許是吧,但是我自己就認識許多比我思考的很快且更縝密的人。而且即使以我現在的思考速度而言,那也不是天生如此,而是經過訓練的成果。具感染力?多數時間的我,甚至喜歡自己一個人、而不喜歡和一群人相處,這種人怎麼會有對團隊的感染力呢?

過去的我,和現在的我很不一樣,外人對我的看法,也跟真實的我很不一樣。但我後來發現,只有真實的讓自己去面對那些問題,然後才有機會找出如何處理那些問題的答案。再者,別把「忠於自我」和「固執己見」弄混了,沒有人要叫你非得成為一個和真實自我完全不同的人,但也不代表自己完全不可能改變。

當然,很多人不只會看到我的優點,他們也會看到我的缺點。狂妄自大、自吹自擂、自私自利……不管是不是事實,但這樣的批評也從來沒少過。其實,我在前面提到的「問題」,不只是現在的自己在能力或個性上的缺陷,而很可能包括自己過去到底做過些什麼,也就是我們在這篇文章前段所提過的,那些讓我們自己未必想再回憶起的過去,以及當時所犯下的種種錯誤。

我還是有著種種缺點,但我覺得有件事情我做的應該還不錯:我幾乎每天都會跟自己的女兒聊天,而當她問起我在她的年紀到底做了些什麼,又或者她聽到一些我的過去之後,進而發問我當時為什麼會那麼做,我都會願意告訴她真實的情況,即使當時的我真的是錯的,我也不會試圖掩蓋。但我會告訴她我很後悔,而告訴她怎麼做或許會更好。

真實的面對自己,包括那些不那麼好的自己,以及自己曾經犯下的每個錯誤,或許才是造成改變的第一步。

二、Be brave(勇敢挺身)

1
圖片來源:《牠:第二章》劇照

在第一集中的小胖弟班,長大之後成為標準的人生勝利組,不只成為一個成功的建築師,年輕多金而又顯然事業有成,更誇張的是,小時候常因為外表而飽受嘲笑欺凌的他,長大之後居然變成一個帥氣壯碩的型男。光看到這些條件,應該不會有人不滿意了吧?但電影中的班顯然還是覺得人生有所缺憾,因為他把自己深愛貝芙莉的心意隱瞞了整整27年而不敢說出口。一直不敢告訴他的暗戀對象,當初那首充滿愛意的詩是他寫的,直到這次重逢的生死關頭才終於脫口而出。

不只是班,當大家重拾回憶而發現小丑肆虐之後,多數人其實是想打道回府而選擇逃避的,因為他們沒有勇敢挺身的勇氣。然而,正是這股勇氣,才是最後能否打倒小丑的關鍵,因為小丑是靠吞噬大家的恐懼而壯大的,唯有當大家都鼓起勇氣而不再恐懼,才能讓小丑逐漸衰弱而有機會被擊倒。

111
Photo Credit:Alex Cheng

如上圖所示,每個人都會犯錯,但當我們犯下一個錯誤之後,到底該怎麼進行下一步呢?或許我們可以做的,是把這樣的錯誤從兩個面向來分析:(1)這個錯誤造成的影響是大是小?(2)這個錯誤能有解決方案嗎?

透過這樣的分析,我們就能清楚發現,在地雷帶的問題永遠很棘手,因為那件事的影響既大,而且我們暫時找不出什麼好的方法來解決。這時我們可以試圖從3個方向來處理:

(1)掃雷。設法找出形成問題或障礙的那些關鍵是什麼,也就是這裡所謂的「地雷」,然後試著看看能否排除掉其中的一些地雷。

(2)降低影響。假如時間能讓影響變小一些(這裡的關鍵字是「假如」,不要什麼事情都誤以為時間能解決一切,結果反而錯過最好的處理時機),那我們就可以先靜觀其變,讓子彈先飛一回兒。假如找到不同的利益關係人能讓影響降低,那我們就該從找人的方向下手,依此類推。

(3)從解決方案下手。首先先問自己一個重要的問題:自己之前到底是「沒有」解決方案,還是當時的解決方案「無效」?因為這兩者接下來該進行的步驟截然不同。假如是前者,通常我們會設法讓自己先有一個解決方案,就算是向人請益而得到的建議也無所謂,然後開始進行而邊做邊修。

但假如是後者,雖然會隨事情的性質而異,但通常我個人的習慣會是想辦法再去找出不只一種的解決方案,而這時的關鍵會是貴多不貴精,然後再一一分析並篩選,接著再修正檢討出兩到3種可行的解決方案(對上過「一談就贏」的朋友來說,這就是我們在準備階段的腦力激盪)。你或許不會因此得到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但通常你會藉此得到一個比之前更有效的解決方案,同時還帶有萬一受阻時的備用方案,然後你就可以把自己的這個問題由地雷帶逐漸往挑戰帶移去。

任何問題一進入挑戰帶,代表這個問題的影響很大,但你其實是有解決方案的;有些人可能會因為影響很大而選擇逃避面對,但假如一個問題真的影響很大,通常也代表了你逃避之後只會更糟,所以想辦法面對那個挑戰吧!

這不是一篇勵志文章,這個部落格也不以勵志為導向,所以我很務實的跟各位說,把這一區稱作挑戰帶是有原因的:我們只說你「有」解決方案,但卻不必然代表你會有「最好」的解決方案。通常我們會發現的是,這一區的問題處理了只會比不去處理更好,但卻不代表你在處理時不會有任何風險,也不代表這樣處理不會有負面影響。

尤其把它應用在工作上,我甚至會略顯悲觀的對大家說,其實幾乎每一種方案都會有負面影響,我所選擇的不會是個萬無一失的方案,而是一個能讓影響降至最低的方案。人能把所有過錯都彌補這種想法實在太天真了,畢竟我們不是每個人都像新海誠的《天氣之子》那麼純愛,而且即使是在這部動畫中,東京也還是淹掉了。所以務實一點,請把目標朝向能把影響降至最低,而不要因為還是會有衍生的問題就始終猶豫不決。

得分帶則是一個大家經常忽略的地方,因為總以為影響不大就不用優先處理。其實,假如自己已經有解決方案,而且這件事造成的影響或損失又不那麼大,何不優先把這件事處理好呢?這其實才是每個人最容易得分的區塊啊。假如你是一個公司或團隊的領導者,大家看著你在地雷帶畏首畏尾、又在挑戰帶拿不出一個萬無一失的解決方案,你若不在得分帶為自己拿到能夠解決問題的分數,又叫團隊成員對你怎麼有信心呢?所以,好好把握四個象限之中的得分帶,才不會錯失良機。

最後,就是拖延帶,也就是一般人覺得最無所謂的地帶。反正影響又不大,加上自己又沒有解決方案,所以能拖就先拖著吧!

就人性的觀點來說,我不能說這是錯的,加上以輕重緩急的優先順序來說,的確也很難叫人不去優先處理那些影響更大的地雷帶問題。唯一要提醒的是,問題終究還是問題,除非那些問題自己會消失(但通常我們就不會把這些定義成問題了)。所以你若不勇敢挺身而出去解決,有一天還是會讓自己付出代價。

優先找出那些影響會隨著時間累積而逐步升高的問題(舉例來說,你若欠了筆接下來會愈滾愈多的卡債),然後在那些問題逐步攀升進入地雷區之前就解決它,省得夜長夢多。

IT3
圖片來源:《牠:第二章》劇照

三、Stand(堅忍卓絕)

「一談就贏」是個一推出就大受歡迎的談判課程,而大家應該常聽到我和這個課程的學員提到「戰意無雙」這四個字。一般人聽到這四個字,總會誤以為這代表我們在談判時好像應該氣勢很強而把對方壓倒一樣,但其實這是個很大的誤解。由於我設計的課程不是看書抄來的,所以當我提到「戰意無雙」時,其實其中絕大多數的元素正來自於「堅忍卓絕」。

無論「一談就贏」受到再熱烈的支持及歡迎,又或者這個課程在許多人身上都實現了具體談判成效,這個課程始終很難讓所有人都滿意,而我要跟大家明講的是,其實做為課程設計者的我也從來沒打算這樣做。

為什麼這麼說呢?好聽話人人會講,但我必須要說,有些人就是帶著一種不正確的期待來上這個課程。他們誤以為,一個夠好的談判課程,一定就是能讓人上完之後就更輕鬆的讓談判對手不戰而退。反過來說,萬一談判對手就是死都不退,又或者自己會在這場作戰中被弄得很狼狽,就代表這個課程設計得還不夠好。

我不敢為自己的課程吹噓,但我只想告訴各為這個簡單而清楚的事實:萬一你在任何一場談判中,只要遇到對手死都不退就會厭煩、挫折、甚至自己反而退縮了,那麼你的對手就會選擇死都不退。弄清楚這一點了嗎?你的對手不會因為你使用的談判技巧而退縮,更不會因為你上過什麼課而推縮,他的許多動作及決定,其實都來自於你的選擇。

我雖然不笨,但我也不真的特別聰明,所以當我在求學時代每當有什麼還算可以的成績表現時,連我自己的爸爸都只把那歸功於因為我有點小聰明,讓那時的我感到相當氣餒。不曉得從什麼時候起,我的人生目標和整個職涯表現就把重點放在我能不能夠做到堅忍卓絕,而且要能在還有其他選擇、根本不需要忍時,也要能貫徹這四個字。我不敢說自己是否做得夠成功,但我卻只記得一路以來真的非常辛苦,辛苦到我想要對著大海嘶吼吶喊那種程度。

假如你也認同這種或許看起來很傻氣的價值,容我與大家分享堅忍卓絕的3種不同面向:

  1. 始終堅持下去
  2. 願意採取自己並不喜歡的行動或作為
  3. 願意讓自己成為一個讓人並不喜歡的對象

光是堅持到底,其實只是堅忍卓絕的其中一個面向。就拿談判來說吧,跟大家想像的氣勢萬千完全相反,即使我很不願意認輸,但假如道歉能讓我換來一場成功的談判成果,那我會願意低聲下氣去道歉,即使我明明知道自己並沒有錯。此外,即使我再懂得關係管理,我都無法保證所有的談判對象都一定會喜歡我;這時就要看看,我要達成談判目標的心志有多堅定。

不憂讒、不畏譏說來很簡單,但其實這樣的過程真的很難熬。為什麼要提升談判力?因為當你提升了談判力之後,你的人生就可以多出很多選擇。然而,為了培養堅忍卓絕的態度,其中一項方式就是在你還有其他選擇的時候,讓自己做出一個別人未必願意接受的選擇。

我從來不敢跟大家說學談判不難,但其實難的從來就不是如何理解該如何談判,而是如何培養出這種堅忍卓絕的態度。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當你能夠堅忍卓絕,你就一定更能克服人生的困難或挑戰,無論你學的是不是談判都一樣。

it-chapter-2-jessica-chastain
圖片來源:《牠:第二章》劇照

四、Believe(保持信念)

在《牠:第二章》中,有一個角色一直留在小鎮上,不像其他魯蛇俱樂部的成員,遠走他鄉而選擇遺忘,他選擇留下來繼續研究如何打倒小丑,壓力大到讓自己都染上了藥癮,那個角色就是麥克。

假如你還記得第一集,那個黑人小孩其實原本一直畏畏縮縮,不敢站出來抵抗那些霸凌他的惡棍。但在第二集中,他卻明顯成長了,成為召喚大家返鄉勇敢做出抵抗的關鍵人物。或許電影在這個部分處理得可以更好,但在我看來,其實麥克這個角色是最具有強烈信念的人。

他相信無論機會微乎其微、他們還是有可能成功。他也相信,從小被父母死於火災所苦的折磨景象,不是無法改變的,只要他們能夠擊敗萬惡的小丑。麥克不是沒有屬於自己的其他夢想,但他卻選擇留在小鎮上面對即將到來的邪惡衝擊,而那就是一種信念。

其他返鄉的夥伴也都和麥克有相同的信念嗎?顯然在一開始是沒有的。就算之後一起鼓起勇氣去面對小丑,他們的信念來源也不真的是那個麥克由部落找來的除魔儀式,而是對彼此的羈絆。於是,這群昔日魯蛇俱樂部的成員們終於領悟,自己其實一直是個魯蛇(loser),但也正因為如此,自己更沒有什麼是不能失去的了(have nothing to lose),然後他們才終於能夠毫無保留的用盡全力去擊敗小丑。

Be true、Be Brave、Stand、Believe。雖然我們分成四點來解說,但在電影中其實是連續的一句話。從真實的面對自己開始,到願意勇敢的挺身而出,堅忍卓絕的讓自己堅持下去,並且始終讓自己保持信念。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可以一帆風順的,過程中肯定會有許多橫逆及困難,所以我們更要能夠保持信念,讓自己不會因為打退堂鼓而終身後悔。

願大家都能找到一種讓自己戰意無雙的信念。

本文經鄭志豪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