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場景、文化衝突、口音這三方面談《返校》

從場景、文化衝突、口音這三方面談《返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91年拍攝《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電影團隊為了要恢復1961年的氛圍費盡苦心,但當時的日式建築群基本上都還保留著,反而是2019年的人想要拍1961年,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文:呂其正

近來遊戲改編電影《返校》引起熱烈討論,但多半集中在白色恐怖、轉型正義或相關歷史事件上。這裡,我想從「場景、文化衝突、口音」這三方面談談不同的《返校》。

以下內容包含劇情,還沒觀影的讀者請斟酌閱讀。

先說說場景。電影用了屏東潮州鎮一間廢棄的學校做為拍攝主要場景。回到1960年,這間學校應該剛蓋好,發散出現代主義光芒的進步與新穎才對,這點我得碎念一下:電影裡升旗的時候主校舍顯得太破了。電影團隊沒有透過後製把校舍弄新,讓整座校舍顯得不符時代背景。

不止於此,電影主角還去了桃園神社。在1960年代,神社的用途其實已轉化為忠烈祠,變成1960年代主角私下相聚之處其實有點奇怪,但如果當成電影劇情設計,只是要找一處廢棄的日本神社來偷偷聚會,那還說得過去,至於學校警衛亭放在那樣的地方,跟台大徐州校區一樣,都是時代的縮影,因為台灣有時候整間學校都變了臉,就警衛亭和儲藏室沒有改變。同樣在1960年代,不太會變的部分,還有禮堂,電影內的禮堂有一幕因為劇情需求,屋頂結構內有斜屋架撐桿的「洋小屋組」都被揭出來了。

在過去,禮堂可能是學生敬拜天皇奉安庫之處,而在電影故事發生的時代,已變成放置國父遺像的地方。

建築不常說話,如果說話了,要看是誰讓它動口的。台上台下的權威與權力,不管用什麼材質都一樣,那是形式的問題。

戲中私密聚會的場合、看電影的地方、非主要校舍、老師的單身宿舍,都是木門、欄間、羽見板等木料不斷出現的場景,換言之,那是「前朝」留下來的。同樣屬於前朝的建築,還有女主角的家。女主角父親官階不低,我猜測她住在高階的眷村內,但從女主角父親的官階看來,我倒是覺得把這上校的家拍得太小了。

而入住日式宿舍的外省家庭,「把沙發、家具、神明桌、鋼琴通通放在榻榻米上,進出不一定脫鞋子」這點,也的確跟《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一樣,反映那個年代一群抗日過的將官住在「日本鬼子」木屋內的詭異感。一群外省人要用榻榻米?甚至連警衛亭也在訴說同一件事:一位參加過裝甲兵部隊、聽著中華民國裝甲兵之歌的退伍忠誠校工,要在日本人留下的學校木屋內渡過餘下的工作生涯。大時代,誰知道會如此呢?

荒廢18年  屏東志成工商因返校爆紅(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因為玩過遊戲了,所以劇情那些跳躍感我是沒有感受到的,這點略而不談,但還有一點,會讓我想到此片在細緻程度上,無法超過《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就是「口音」。

在《返校》中,也許導演有意要把事件緊縮在國家機器迫害外省民眾上,因此不管是老師還是學生,口音都很「標準」。我們可以發現,少年、少女,包含老師們的國語,就跟我們現代人說的別無二樣。不過,如果不是刻意營造標準口音的話,除了強調工友的鄉音,以及布袋戲偶與雨夜花出現時有台語外,片中少了本省、外省原生家庭,影響小孩學習標準國語的口音落差,也少了許多1960年代的特別流行用語。

還記得《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預告片中,出現了「打kiss打kiss」的用詞,背景音則是美式風情的翻唱歌曲,更大格局地把住在日式木屋的外省人要「去去去,去美國」的美援背景帶入戲中。而《返校》當中,就只有刻意出現的幾句台語,和外省退伍軍人的口音,能略微帶出時代氛圍了。

最後提一件有趣的觀察:1991年拍攝《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電影團隊為了要恢復1961年的氛圍,費盡苦心,但時間是站在他們那邊的,當時的日式建築群,不管是眷村、糖廠,學校,基本上都還保留著,稍做功課,略做清潔,應該就能恢復大場景的時代感。

到了2019年,要拍1961年可就沒那麼容易了。政府自2000年開始大量拆除木屋、日式宿舍,以及許多舊時代公共設施的消失,再加上建築又多了數十年的自我凋零,剩下適合拍攝的地方可能都是單點單點(而且被修復過)的老屋。而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2019年要想辦法對1961年做場景再造,用的可能是經過指定、保存、修復後,重新出現的文化資產,這跟楊德昌在1991年要找現存使用中的眷村,以便造景,兩者狀況可完全不一樣。

1991年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有著時代優勢,2019年的《返校》則有著文化資產修復的特殊性。那到底這些近年來修復後的文化資產,對於拍攝日本時代台灣的電影有沒有幫助?是否能夠協助呈現戰後那青黃不接、混雜各省口音的特殊台灣社會?皆都值得繼續觀察。

希望每處文化資產,都是台灣電影能藉此使力的一塊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