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心機》:「鳳辣子」王熙鳳,何以能呼風喚雨,喊水會結凍呢?

《紅樓心機》:「鳳辣子」王熙鳳,何以能呼風喚雨,喊水會結凍呢?
Photo Credit: 有鹿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王熙鳳的厲害,在於她「夠勢利眼」,在勢利眼裡,她懂得判斷誰需要爭取,誰需要拉攏,並據此建立人際關係的聯盟。但,整體的盤算,仍在「一切以討賈母歡心」為核心前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蔡詩萍

王熙鳳,何以能呼風喚雨,喊水會結凍呢?
世之有「佞臣」必先有愛聽諂媚的大老闆!(上)

我年輕時,曾經有一位歷史學者,想要翻歷史公案的盤,他斷定岳飛是個「軍閥」,他之所以被十二道金牌,急急如律令地被召回而喪命,關鍵則在宋朝以文立國,重文抑武,對「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是極為敏感的。

但因為他翻盤的年代,剛好還是台灣戒嚴體制,岳飛被視為是「還我河山」的樣板英雄,因之,這議題便在一片撻伐聲中,不了而了之!

歷史的黑白論當中,秦檜自然成了大黑臉,岳飛成了大英雄。

但,秦檜不過是個宰相,他豈能一手遮天,「莫須有」地,硬把岳飛召回杭州,下獄處死呢?

換句話講,當時的天子宋高宗呢?他在幹嘛?

有昏君,自有忠臣,這不在話下,昏君對忠臣,常屬悲劇。

但,有昏君,豈不必有奸臣,或佞臣呢?昏君環繞著佞臣、奸臣,常常是鬧劇,或荒謬劇一場。

在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邏輯裡,隱藏著一種「不言而喻」的道理:忠孝合一,家國一體。忠君,就是孝順的延長。治國,也無非是齊家的延伸。道理都是一致,而相通的。古代帝王,不論自己多麼荒淫無度,一旦板起臉來,他還是要宣揚孝道,宣揚齊家治國的大道理。

多少荒謬,多少悲劇,其實是隱藏於這一套齊家治國的「吃人禮教」之下的!

大家看清宮戲,乾隆身旁的大佞臣和珅,能貪贓枉法到「動搖國本」地步,是誰縱容?

和珅侍候乾隆,簡直到了可以二十四孝的境界,他換來的,若不是榮華富貴,不是呼風喚雨,那他何苦來哉呢?

所以,讀《紅樓夢》,看到「鳳辣子」王熙鳳的不可一世,讀者多半不會陌生,畢竟,在中華文化的大染缸裡,有「太多的王熙鳳」了!

不同的王熙鳳,在不同年代,變身為秦檜,脫胎為和珅,他們背後,一定有類似宋高宗、清乾隆這樣的主子!一點不誤。

曹雪芹既然出身世家,在龐大的家族網絡裡,他看盡人物百態,對「王熙鳳」這樣的人物,必然感情複雜。

在家父長制的古老體系裡,「賈母」是統領家族的實際領袖。她恩威並施,既慈祥和藹,且嚴厲刻薄。

我印象很特別的一段是,她老人家對丫鬟襲人疼愛有加,久經觀察後,特別把襲人「許給」賈府第一公子,當偏房,當首席姨娘,當終身照顧賈寶玉起居生活的愛妾。對丫鬟出身的襲人來說,這已經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了,是丫鬟最好的出路選擇!

但,當襲人的母親過世,襲人請假離開大觀園一段時日。喪禮結束後,恰逢賈府的宗祠家祭大典。之後,自然是請戲班子唱戲,闔府家宴,好不熱鬧!

就在熱鬧當中,賈母突然注意到,怎麼賈寶玉身旁陪伴的丫鬟裡獨缺襲人?

賈母隨口便說:「襲人怎麼不見她?如今也有些拿大了。單支使小女孩子出來。」顯然相當不悅。這段文字,其實提醒了我們,即便襲人是許給寶玉的貼身首席丫鬟,是未來的姨娘首席,但在賈母眼裡,仍不過是個丫鬟!是不許她拿大的!

寶玉的母親王夫人一向挺襲人,這時,趕忙解釋:「(襲人)她媽前日沒了,因有熱孝,不便前頭來。」

賈母真是「見過世面的厲害」,只見她,不急不徐,「聽了點頭又笑道,跟主子卻講不起這孝與不孝。若是她還跟我,難道這會子也不在這裡不成?皆因我們太寬了。有人使不查,這些竟成了例了!」

面帶微笑,口氣卻嚴峻,真真是擺出了賈府的最高權威嘴臉。

這時,機靈的王熙鳳再次出手。

王熙鳳解釋因為全都出來看戲了,園子裡沒人照管,萬一有燈燭花炮之類的風險,實擔不起。且寶玉一旦看完戲,回去睡覺,襲人也可以立即照應。所以王熙鳳說是她做主,讓襲人別來了。

由於辣鳳子每項理由都充分有理,更搬出賈母的命根子賈寶玉當擋箭牌。這時,賈母才略微和顏悅色,接受襲人的缺席,並話鋒一轉,提及襲人母親過世她想要多賞些銀兩的體己話等等。

這段文字,刻劃出賈母是個恩威並施的「老人政治」高手。對等級差別,自有一番定見。誰都不可以逾越所謂的規矩!在這規矩的範圍內,主子慈祥和藹,奴才盡心盡力,上下關係可以和諧。然而,一旦溢出了,主子的嘴臉,必然色變!

在「老人政治」的體制下,主子與奴才的涇渭分明,勢必給了能打通這雙邊關係,連結這區隔落差的「中介角色」:佞臣的出現,變得合情合理。

王熙鳳的厲害,在於她「夠勢利眼」,在勢利眼裡,她懂得判斷誰需要爭取,誰需要拉攏,並據此建立人際關係的聯盟。但,整體的盤算,仍在「一切以討賈母歡心」為核心前提。而這一點,她無疑是做到極為徹底的。她知道寶玉是賈母心肝寶貝。她知道襲人被欽定為首席姨娘。她知道黛玉寶釵,原先賈母都愛,她維持等距的親善。她畏懼探春三分,便提醒她的心腹平兒別去招惹。她拉攏賈母最寵信的丫鬟鴛鴦。

然而,對於其他看不上眼的人物,她完全是鼻孔朝天的,鄙夷狀!

只要,她抓得住賈母,她便什麼都不怕!

通篇《紅樓夢》裡,王熙鳳在賈母面前說學逗唱的畫面極多,不能不佩服的是,王熙鳳總能抓住機會,觀察賈母好惡,貼切地,捧得賈母眉開眼笑,心情大好。

就像歷來宮廷政治裡的戲碼一樣,贏得君王青睞的寵幸之臣,多半有機會擁有權勢。但他們之所以能「弄權」「弄錢」,又何嘗不是「狐假虎威」下,狐狸後面那隻大老虎的縱容!以及,森林裡其他動物看到老虎影子的自我矮化所致呢!

賈母對王熙鳳的「厚愛」,大觀園裡人盡皆知。

王熙鳳生日,是賈母為她別出心裁,想出要大夥合資「湊分子」,給她辦生日趴。逼得家族成員有錢沒錢都得想方設法表個態,真真苦不堪言。而,王熙鳳貪鄙成性,連湊分子這種算來不是什麼大錢的家族派對,她竟然也能上下其手,硬是「省掉」自己在賈母面前做好人承諾要「代出」的一份!

也難怪,《紅樓夢》裡,最能凸顯王熙鳳,敢貪能貪,毫無懸念之貪婪的,關於鐵檻寺弄權的那一回,她就是憑空賺了三千兩,硬生生,拆散、害死一對真情相愛的情侶!

以深受佛家報應觀影響的曹雪芹而言,不讓王熙鳳受到報應,如何自圓其說?

然而,王熙鳳這隻張牙舞爪的狐狸,她身後的老虎,又何嘗沒得到報應呢?

每每,讀到這一回,不知怎的,我老想到乾隆皇帝寵幸和珅的歷史!誰說,家國,家國,不是一體呢?

王熙鳳,何以能呼風喚雨,喊水會結凍呢?
世之有「佞臣」必先有愛聽諂媚的大老闆!(下)

賈母在大觀園裡的地位,完全是傳統儒家被政治化之後的產物。

「重男輕女」是傳統文化的普遍現象。

《紅樓夢》之所以是奇書,乃因顛覆了這重男的價值典範,而代之以「重女」的價值昂揚。

女人如水,乾淨流暢。男人似泥,鬚眉汙濁。

大觀園裡,女人個個有稜有角。《紅樓夢》之所以是奇書,乃因女人眾生相,在這裡得到全面的揮灑。賈母是一型,相對地,劉姥姥也是一型。襲人乖巧柔順,反之,晴雯則潑辣剛強。王熙鳳弄權貪鄙,當然,就有探春這樣的剛直不阿。

但,畢竟曹雪芹寫《紅樓夢》的年代,他也僅能在他置身的時代裡,以個人遭遇與獨特的視野,去穿透層層迷霧,編譜出一部「一把心酸淚」的大著。換言之,時代仍舊是一副枷鎖,套住他的家族,鎖住他所見所聞的每一個人物,「被重男」的男人們尚且如此了,又何況是「被輕女」的女士們呢!

賈母在大觀園裡,位高權重,是「妻以夫貴」「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的綜合產物。

賈母的老公與他兄弟,以軍功取得功名,兩兄弟相繼過世後,賈母成為位階最高的一輩。她的兒子、侄兒,繼承功名,在以孝治天下,以家族鞏固國族的年代裡,賈母代表了雙重的意義:她是國族以孝治天下的家族指標,她是家族輩分最老的倫理指標。

賈母的兒子,即便官做再大,在她面前,亦必須向「孝道」二字低頭!因為,她不只是「母親」,她還是皇朝統治孝治天下的象徵!

於是,既然賈母是子孫盡孝的最高指標,她當然也是傳遞孝悌的價值鏈上,極為重要的樞紐。

在《紅樓夢》裡,寶玉不願意像一般官宦世家的子弟,被設定為取功名、顯父母、耀家族的工具角色,而是想要做自己,有自我的個性與自由。

他的紅顏知己林黛玉,恰恰也是最有個性,最想做自己的女人,兩人心心相印,惺惺相惜。最能對比寶玉黛玉的,當然是與寶玉「有分無緣」的寶釵了。

當寶釵察知黛玉偷看才子佳人的「閒書」後,遂登門「教訓」黛玉,恩威並用,迫使黛玉直呼姐姐,徹底敞開自己的心胸,並自我解剖,過去對寶釵的種種防備,都不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不能不承認,寶釵在這一次交手上,完勝,把黛玉整個爭取過來!

然而,寶釵也徹底暴露了,她是個「宜家宜室」的好女人,卻非在「靈魂深處」得以與寶玉靈犀,與黛玉交心的知己!

她太接受主流社會的成敗觀了!她太以官宦世家的子弟前程當必然了!

結果,自然是與寶玉漸行漸遠,心靈愈拉愈開。

在大觀園裡,寶玉是看才子佳人閒書的。不但看了,還偷偷借給黛玉看。他們倆不但偷偷看,且不時在對話之間,你來我往地借才子之言,佳人之語,眉來眼去。雖然,常常窘得黛玉啐他一口,可是,就像小倆口的家家酒遊戲一樣,妳願打他願捱,感情默契反而在這樣的小口角中暗暗滋生。

因而,當《紅樓夢》在「戲彩班衣」那一節,當兩位說書的女先生,說出她們要講的橋段,是「鳳求鸞」,亦即,典型的「才子佳人」故事時,賈母霎時板起臉來,訓斥了一大段她對才子佳人的不屑。

在賈母的邏輯裡,佳人既然都是官宦家庭出身,自然知書達禮,進退得宜,何來一見到外頭來的「清俊男人」便「那樣壞」地「想起終身大事來了」!

賈母接著罵,這樣的女兒,把「父母也忘了,書禮也忘了,鬼不成鬼賊不成賊,哪一點是佳人!便是滿腹文章,做出這些事來,也算不得是佳人了!」

愈罵肝火愈旺,賈母就真的露出「官宦世家」的階級心態了。

她罵寫「才子佳人」閒書的作者,根本不了解仕宦書香大家,這些家庭的「小姐都知禮讀書,連夫人都知書識禮,便是告老還鄉,這樣大家子的人口,自然不少奶母丫鬟,服侍小姐的人也不少,怎麼這些書上凡有這樣的事,就只小姐和緊跟的一個丫鬟?你們白想想,那些人都是管什麼的?」一旁眾人聽了,都點頭稱是。

愈說愈起勁的賈母,於是痛斥寫才子佳人的作者了。「編這樣書的,有一等人妒人家富貴或有求不遂心,所以編出來汙穢人家。再一等他自己看了這些書,看魔了,他也想一個佳人,所以編了出來取樂,何嘗他知道那仕宦讀書大家的道理?……所以,我們從不許說這些書,丫頭們也不懂這些話……」

賈母一席話,只能讓現場一陣尷尬與附和。曹雪芹完全沒描述寶玉黛玉聽到這些話的心情。但可想而知,偷看過這些書的兩人,心思顯然不比一般人。而,曾經藉機教訓黛玉的寶釵,則想必會很認同賈母的高論吧!

曹雪芹在這裡,又暗示了,賈母日後對黛玉對寶釵的分野。

而恰恰又是王熙鳳,在賈母一陣撻伐才子佳人論的尷尬氣氛中,再度出手,只見她為賈母斟酒,笑說:「罷罷酒冷了,老祖宗喝一口,潤潤嗓子再辨謊。這一回就叫作辨謊記,就出在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日本時,老祖宗一張口,難說兩家話,花開兩朵,各表一枝,是真是謊且不表,再整那觀燈看戲的人。老祖宗且讓這兩位親戚吃一杯酒,看兩齣戲之後,再從昨朝話言辨起如何?」話一說完,滿堂大笑,連老祖宗賈母都讚歎,是王熙鳳這一席話,讓她「笑得心裡痛快了」!

這就是王熙鳳。她沒有太多自己的中心思想。唯有的是,緊跟著賈母的心思情緒,哄得賈母開心痛快。可她也確實是小有「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臣」的本事,在大觀園鼎盛之際,她一手遮天。靠的,仍是賈母喜歡她,疼她,給她狐假虎威的操作空間。

世之有佞臣,毫無疑問,必然是先有昏君,先有愛聽諂媚之言的大老闆,不是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紅樓心機:我的騷動,渴望你懂》,有鹿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蔡詩萍

大觀園即人生學校——
不懂角力心機,就等著被當留級!

蔡詩萍全新力作,歪批紅樓昨是今非,
也許,我們疼惜的不是寶玉黛玉,
而是曾經的愛,曾經的自己!

那注定要與我們走過一段的盪漾情緣!

生而為人,不論男女,遭逢的難題,耽溺的困窘,古今皆有著相近的面貌。大宇宙繼續,小宇宙卻質變。年少時讀《紅樓夢》,似懂未懂,走過數十載,人生已是一罈郁烈的酒香,讀荒唐言,掬一把辛酸的笑淚。蔡詩萍以熱情的冷眼,歪批刻寫紅樓的昨是今非。再度闔上最後一頁,有如釋重負的輕鬆,亦有,仰頭抿嘴望天,深深汲氣的孤獨。

「人生難題,能解?有解嗎?或許吧。畢竟,殊途同歸,風景不一,卻人性皆然,只是不同處境,不同世代,即便由來同一夢,不親自做做夢,不自己夢醒來,也必不甘心吧!我們何必笑他人痴,自己聰明呢?」—蔡詩萍

【紅樓第一夢】愛情:從大觀園看現代男女愛情
我們在愛裡都曾經是林黛玉、賈寶玉?
你知道薛寶釵其實愛的不是賈寶玉嗎?
只有林黛玉、襲人真正入賈寶玉的心?

【紅樓第二夢】職場:從大觀園看職場都市傳說
王熙鳳是愛搶功勞又最怕事的雷主管?
誰比王熙鳳能幹,連她都要敬畏三分?
賈母才是隱藏版恩威並施的政治高手?

【紅樓第三夢】家庭:從大觀園看人物情緒勒索
薛寶釵也與襲人暗中爭奪賈母的寵愛?
賈寶玉做不成賈政理想中的上進兒子?
賈府中多是過節你最討厭遇到的親戚?

getImage
Photo Credit: 有鹿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