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漫畫散步》: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一場從成年人讀漫畫出發的嘉年華

《法國漫畫散步》: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一場從成年人讀漫畫出發的嘉年華
Photo Credit: 大辣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2016年的一項官方統計,安古蘭國際漫畫節一共吸引了來自23個不同國家的2000位漫畫家、6600位漫畫專業人員、879位記者採訪,過了40多年,安古蘭國際漫畫節依舊穩定成長中。

文:江家華|攝影:61Chi

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
一場從成年人讀漫畫出發的嘉年華

在台灣,漫畫博覽會算得上是最大型的漫畫活動,舉目所見皆是年輕人,偶有愛子心切、幫忙排隊的父母,也會顯得分外格格不入,「看漫畫」似乎只是年輕人的專利。但在安古蘭漫畫節,放眼望去,超過八成以上的讀者都是成年人,這是個以成年人讀者為主的漫畫嘉年華,早在漫畫節草創之初便已定案。

出生於夏特朗省市鎮聖提里耶(Saint-Yrieix-sur-Charente,也屬安古蘭區)的法國人法蘭西斯.格魯(Francis Groux),在收到妻子致贈的生日禮物:一本《丁丁歷險記:法老的雪茄》( LesCigares du Pharaon)漫畫書,讓他重燃對這項「結合文字與繪畫」藝術的熱情,也「重新以成人的視角看待漫畫」,自此成為樂於推廣漫畫的狂熱分子。

1969年,他選擇直接在安古蘭(同樣隸屬夏特朗省),首次策劃「漫畫週」,吸引大批成年讀者,讓他意識到漫畫不再只是孩子愛看的「囝仔書」。1972年,他當選市議員的隔年,在副市長尚.馬迪基安(Jean Mardikian)的大力支持下,又在當地策畫了一場名為「Angoulême Art Vivant」一系列漫畫活動,當中,一檔介紹美國黃金時代的展覽《千萬張圖片》(10 Dix millions d'images),意外地成了獲得各界好評的重頭戲,也奠定了後來漫畫節與展覽緊密連結的基礎,該活動也被視為是安古蘭國際漫畫節的最早雛形。

另一位漫畫家克勞德. 莫里特尼(Claude Moliterni)也在該項活動中扮演重要的協助者角色,他同時也是義大利盧卡漫畫展(Lucca Comics and Games)協辦人之一。他邀請了格魯與馬迪基安一同參與盧卡漫畫節,在這之後,三人討論出應該重新策動一個具國際指標的漫畫活動,在爭取到了盧卡漫畫節的正式同意後,法國的漫畫節正式誕生。

1974年1月,安古蘭正式迎來第一屆國際漫畫展,格魯、馬迪基安及莫里特尼三人也被視為漫畫節的創辦始祖。

「三天之內,活動迎來了超過一萬名參觀者。」格魯在一封公開信中,鉅細靡遺地寫下漫畫節開幕的盛況。當時,他們也會組織書店、商店舉辦沙龍活動,由於受到民眾熱烈喜愛和支持,才讓每年一月舉辦的慣例被固定了下來。仔細端倪格魯信中羅列出席的漫畫家名單,包括著名漫畫家雨果.帕特(Hugo Pratt)、美國卡通漫畫家伯恩・霍加斯(Burne Hogart)、比利時漫畫家莫里斯.提里爾(Maurice Tillieux)、安德烈. 弗朗坎(André Franquin)等到場,頭次展覽果然早就有了「國際化」的雛形。

這些風格獨樹一幟的漫畫家們,都曾受到1968年法國學生運動影響,及美國地下╱獨立漫畫撼動,主張表達自我的創作風格,漫畫側重藝術性、叛逆性與先鋒性的發展,因此,也替這個漫畫節形塑出強烈的風格。

給大人看的漫畫雜誌也在此時崛起

1968年的法國學運徹底改變了法國文化,無論哪個領域。當時年輕人為了抗議不合時宜的教育體制和僵化的社會體系,不僅高度宣揚個人自由、性和婦女權利解放,他們更崇尚非主流文化,漫畫成了解放的創作形式之一。

年輕漫畫家也想跳出傳統框框,毫無拘束地創作。1972年,第一本定位「給成年人看」的漫畫雜誌《莽原回聲》(L'Echo des Savanes)誕生,第一次在漫畫裡出現了觸及性、毒品、搖滾樂、社會、政治批判等題材。《莽原回聲》的出現,起了帶動作用,而後成人取向的漫畫雜誌,如雨後春筍般地竄出,也讓法國漫畫多元了起來。

像是1975年創刊、為後世推崇的《狂嘯金屬》雜誌(Métal Hurlant), 由漫畫家墨必斯(Jean Giraud,筆名Moebius)和漫畫家Philippe Druillet領軍創刊,是一本集結暴力色情、科幻奇幻等元素於一身的成人雜誌,封面經常以裸女和機械為主,更有種宣告漫畫成為成人藝術的時代來臨了。這本帶來豐富感官刺激的漫畫雜誌,不僅影響法國漫畫,更於1977年進軍美國後,成了培育新漫畫家的搖籃,像是美國漫畫家理查德・柯爾本(Richard Corben)、賽門. 畢斯力(Simon Bisley)、伯尼.萊特森(Bernie Wrightson)等。就連現年84歲的格魯,也曾於1966年創辦了漫畫雜誌《Phénix》,莫里特尼更是當時雜誌的總編輯,兩人從此時合作便非常緊密。雜誌內容也經歷過變化,從原來收錄法國第一個漫畫俱樂部評論漫畫的深度文章,到後來引薦美國地下漫畫專題報導,曾引起公眾對漫畫看法的重大變化。

雜誌-要註明版權
Photo Credit: 大辣出版
雜誌封面提供 ©Métal Hurlant|Les Humanoïdes Associés

漫畫雜誌促使法國漫畫發展達到頂峰,不僅是漫畫家之間需要固定平台機制交流,及洽談版權的集會,就連出版商也迫切渴望,安古蘭國際漫畫節的誕生,正好彌補了空隙,並在藝術交流與商業利益的雙重驅動下,更順理成章地成了「讓漫畫產業上下游齊聚一堂」的嘉年華。

政府國家的資源大量投入

相較於鄰近聞名的酒鄉干邑,安古蘭算不上是法國的明星城市。每回在巴黎疾駛至安古蘭的長程火車上,我總禁不住地想,「法國人難道從未想過將漫畫節搬離安古蘭嗎?」

在有限的資料中翻找,才發現安古蘭的優勢來自它的過去。自14世紀以來,由於當地優異的河川水質,安古蘭一直是製紙和印刷中心,吸引許多文學作家造訪,法國著名的小說家大仲馬、巴爾札克作品都以此為人物登場的重要場景。在巴爾札克的代表作《幻滅》中,他曾這樣描述過安古蘭——

「安古蘭是個古城……在巴黎到波爾多的大路經過的地方……地形像個海角……城牆、城門、以及佇立在炎炎高處的堡壘,證明安古蘭在宗教戰爭時代形式重要。」

「人人知道安古蘭的紙廠名氣很大,紙廠三百年來不能不設在夏朗德河幾條支流上有瀑布的地方。皮革業、洗衣,一切與水源有關的商業,當然都跟夏朗德河相去不遠。」

安古蘭同時也是很幸運的一座城市,後來雖然這裡的造紙工業式微,廠房也逐漸不再運轉,但在這裡開辦的漫畫節活動,獲得了新政府的大力支持,挹注資源,漫畫遂成了帶動安古蘭發展的領頭羊。

1981年,密特朗當選法國總統,任命賈克朗(Jack Lang)為文化部長,社會黨偏左的思維,希望能彌平「主流藝術」(arts majeurs)與「次要藝術」(arts mineurs)的差距,更希望能夠將資源平均分配到其他城市,因此長期被忽略的流行音樂、漫畫大眾文化開始獲得重視。適逢安古蘭地方官員也努力想籌備漫畫博物館,獲得了大力支持。1982年,賈克朗更宣布資助漫畫出版者及藝術家,成為這些創作者背後強大的後盾。

除了大型建設,賈克朗提出的兩項政策也曾間接地保護了法國當地的漫畫產業。包括他曾大力提倡「抗美國化」,因此讓法國非主流、不被重視的漫畫有了發展的空間。另外,則是為了保護小規模書商的生存,推動立法保障單一書價,也讓獨立出版市場避免被主流市場壟斷。

政府的支持達到巔峰,莫過於1984年頒布的文化建設計畫——確定要在安古蘭設立「國家漫畫與影像中心」(Centre national de la bande dessinée et de l'image ,簡稱CNBDI),修復安古蘭廢棄工業廠房,轉向文化和交流用途,並於1990年成立。

2008年1月, 為了推廣漫畫,「國家漫畫與影像中心」及當地的「作者之家」( La Maison des auteurs )共同集會決議以「公營文化機構」的形式設立「國際漫畫與影像城」,這個漫畫與影像城必須兼具發展產業與商業營利,由安古蘭市政府、省政府、區議會及文化與傳播部共同資助與管理,也就是現在看到的漫畫博物館區及「墨必斯旗艦區」(le vaisseau Moebius,為了紀念2012年3月去世的墨必斯而命名)。

國際漫畫與影像城、漫畫博物館、漫畫藝廊、紙博物館等一連串的硬體建設,再加上1982年後設立的藝術學院漫畫組、動畫學校培養人才,整個小鎮的大街小巷充滿著漫畫的氣息,這也使得安古蘭一躍成為歐洲文化創意重鎮和漫畫重鎮。

在1986年做的研究統計也顯示,文化政策奏效,16萬法國青少年閱讀人口中,超過53%以上的人認為,漫畫(BD)是他們最愛的文學閱讀來源。

_DSC3157-修
Photo Credit: 大辣出版

安古蘭「國際化」的關鍵:大獎得主

安古蘭漫畫節還有個傳統,從第一屆便開始,至今未變。

那就是,為了鼓勵獨立漫畫的創作及藝術性,安古蘭國際漫畫節每年會評選出大獎得主,許多漫畫家因為得獎脫穎而出,更鞏固安古蘭為世界各地獨立創作者朝聖地的地位。

我永遠都忘不了曾經目睹猶太裔美國漫畫家史匹格曼(Art Spiegelman)如同「搖滾巨星」的迷人風采。2012年,正好是宣布他獲得大獎的隔年,按照慣例,他本人會受邀成為漫畫節評審團主席,並返回安古蘭舉辦大型個展。安古蘭當地報紙《Sud Quest》甚至以「超級巨星」來形容他,因為走到哪只要看到這位漫畫家,隨時隨地總是被媒體簇擁。漫畫節開幕晚會的開場,甚至也有向他致敬的致辭、影片橋段,而史匹格曼始終頭戴牛仔帽、一身勁裝,嘴裡叼著一根煙,帥氣十足。

「漫畫家,絕對還是漫畫節最大的亮點。」這標準放在2017年重返安古蘭的硬派漫畫家艾爾曼(Hermann)也是一樣。每位大獎得主沐浴在光環之下,享受眾人的注目焦點,這恐怕也是當初在幕後辛苦繪製漫畫之際,完全沒料想到的事情吧。大獎頒布的對象,也被視為漫畫節鼓勵何種創作的風向球,因而當回溯歷史,便能看出安古蘭何時曾一度趨於保守,何時又選擇對外開放。

像是1970年代,漫畫節設定為「國際型」活動,大獎得主經常頒發給極有聲望的非法國漫畫家,像是美國漫畫家威爾.艾斯納(Will Eisner)、比利時漫畫家安德烈.弗朗坎(André Franquin)等,而到了1980年代,大獎便轉向多數頒發給法國漫畫家,只有義大利漫畫家雨果.帕特獲得過一次大獎,那還是在1988年一個額外頒發的獎項,安古蘭漫畫節顯然變得封閉許多。

大獎的轉向,帶來的後果就是安古蘭漫畫節被設限只鼓勵法國本土漫畫,安古蘭漫畫節因此在那段時期一直難以真正獲得全球聲望。再加上這座城市本來就「少」有亮點,因而影響力的擴散,在這段期間幾乎難以大躍進。

1985年,一切似乎有了轉機,法國總統對外宣布參觀漫畫節,漫畫節迅速被拉高到「國家級盛事」,從那時起,媒體逐漸將安古蘭漫畫節列為重要報導對象。

1990年代之後,新媒體的出現為漫畫閱讀市場帶來衝擊,也直接衝擊到漫畫節。網路逐漸取代紙本閱讀,這對出版行業無疑是巨大的衝擊,一向以展出原稿為主的漫畫節要如何因應,也成了漫畫節發展的重點,為了趕上時代的腳步,必須從只有紙本跳脫到與影像產業結合,也因此,1990年代中後期,漫畫開始與電視、動畫產業,甚至是遊戲產業都能串成產業一條龍,這樣的跨界合作受到重視,版權交易也成了漫畫節很重要的一條商業渠道。於此同時, 大獎的得主再度向外擴散, 包括了1999年獲得大獎的美國漫畫家羅伯.克朗布(Robert Crumb)、2011年的史匹格曼、2014年的美國卡通畫家比爾.華特森(Bill Watterson)、甚至是2015年日本的大友克洋、2019年的高橋留美子。

而這也與持開放態度的總監Jean-Marc Thevenet有點關聯,他自1998年上任後,為了擴大漫畫節在全世界的影響力,因此到處演講去推廣漫畫節,也讓這個原來只在歐陸本土發光發熱的漫畫節,逐漸延展到美國、最後逐步進軍亞洲。

16-1-修
Photo Credit: 大辣出版

發現亞洲漫畫成了近年主流

2015年,大友克洋成為第一個獲獎的日本漫畫家,也是安古蘭大獎首位亞洲得主,打破漫畫節自創始以來的紀錄。

隔年,他帥氣地以一身紅皮衣夾克在安古蘭登場,大會也特別為他舉辦一場名為「向日本漫畫家大友克洋(Katsuhiro Otomo)致敬」展覽,由來自世界各地的42位漫畫家創作向這位聞名世界的大師致敬的作品,台灣漫畫家敖幼祥當時也獲邀參與漫畫音樂節,在舞台上以漫畫和音樂向大友克洋致敬。

大友克洋並非第一個踏上安古蘭的日本漫畫家。在1998年,手塚治虫也曾遠赴漫畫節,即使他在日本已被奉為動漫大師,可惜當時法國人對他的漫畫並不熟悉,因此沒有引起太大的迴響。伴隨著在法國逐年增加的日本漫畫出版,影響力才逐漸在此地打開,也才有了後來的松本零士、浦澤直樹、山崎麻里等漫畫家受邀造訪安古蘭國際漫畫節。

除了日漫,韓國漫畫也從2003年開始向安古蘭漫畫節進攻,當時,韓國搭建了專屬的展覽棚,展現他們的創作實力。從傳統故事到搭配他們豐沛3C實力的平板及手機,將動漫及漫畫一一呈現。10年後,韓國漫畫又以大陣仗的方式回歸安古蘭漫畫節,由三位韓國最重量級的漫畫家領軍10位年輕漫畫家抵達安古蘭,包括重量級的金童話,從少女漫畫展到給大人看的漫畫。

這10年間,香港、台灣也都有漫畫家陸續以「亞洲主題館」規劃造訪,從法國漫迷的反應發現,法國當地對亞洲漫畫發展的掌握度,也越來越能與亞洲同步了。這顯示安古蘭國際漫畫節依舊穩健發展中,說明了安古蘭漫畫節為了拯救逐漸疲軟的漫畫節,策劃人員如何費盡心思,甚至不惜地向亞洲漫畫靠攏。

根據2016年的一項官方統計,安古蘭國際漫畫節一共吸引了來自23個不同國家的2000位漫畫家、6600位漫畫專業人員、879位記者採訪,過了40多年,安古蘭國際漫畫節依舊穩定成長中。

這40多年的亮眼成績單,背後仰賴的,絕對還是對漫畫抱有熱切情懷的法國人,對這項藝術的支持,就像當年一路扶植安古蘭漫畫節成長的文化部長賈克朗,卸任後仍數度返回安古蘭參與這場盛會,當他2016年再度回到安古蘭,環視今日發展,有感而發地向記者說道:「我們當時的想法,在年少時的夢想,最後終於成真!」(What we had thought at the time, in a juvenile momentum, is become a reality.)

_DSC3146-修
Photo Credit: 大辣出版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法國漫畫散步 從巴黎到安古蘭:LA PROMENADE BD, DE PARIS A ANGOULEME》,大辣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大辣編輯部、江家華
攝影:61Chi(劉宜其)

跟著法國BD去旅行
遊走巴黎╱安古蘭

「安古蘭漫畫節證明了:漫畫作為一項藝術,價值是普世的!」
──斯特凡.波強 Stéphane Beaujean(安古蘭漫畫節藝術總監)

「攤開法國年輕人『經典漫畫名單』,除了傳統的《丁丁歷險記》及《幸運的盧克》、《高盧英雄傳》,日本漫畫《海賊王》、《七龍珠》緊追在後。」──賽巴斯汀 Sébastien Gnaedig(獨立漫畫出版社Futuropolis總編輯)

「漫畫,是繪畫藝術的極致代表。」──法布里斯 Fabrice Douar(羅浮宮圖書出版分處副主任)

「法國漫畫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是自由的。」──德魁西 Nicolas de Crécy(法國漫畫家)

曾經走訪多次的媒體人江家華,以採訪現場模式,從巴黎街頭到安古蘭漫畫節,面對一個個策展人/創作者/編輯人,為大家勾勒出一趟旅遊的可能性,及歐洲漫畫的閱讀趣味。

巴黎街頭散步

從巴黎(Paris)開始,BD的魅力即以浮現。法國航空喜歡用《丁丁歷險記》串連旅行;Christine Dior喜歡用《七海遊俠》象徵其流浪不拘的性格;羅浮宮推出了BD Louvre漫畫系列;龐畢度中心亦常舉辦漫畫展;工藝美術博物館的地鐵站更是由漫畫作者彼特(Peeters)和史奇頓(Schuiten)所設計,成了其漫畫與現實世界的接口。

漫畫早已走入法國人的生活之中。

漫遊在安古蘭

法國人引以為傲的「第九藝術:漫畫BD(Bande Dessinée)」在安古蘭(Angoulême)這古老小鎮冬季的四天裡,散發出迷人的魅力。為何一個小鎮的漫畫節吸引到從從法國到歐洲各地的漫畫迷參與,甚至蔓延到亞洲,從日本韓國到香港及台灣的漫畫創作者每年如候鳥般的回訪,擴展至全球各大漫畫出版社到各地獨立創作單位的列席。

安古蘭,平日只有五萬人口的山城,每年在嚴寒的1月,數十萬人潮會湧入此地,只因為一連舉辦四天的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大街小巷都將陷入漫畫嘉年華的愉悅氛圍。號稱全世界三大國際漫畫盛會的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已有近45年歷史,活動包含了畫展、藝術展、講座、漫畫音樂會(Concert de dessins)、銷售書籍、作者簽名、版權交易等等,是將漫畫視為一種正式藝術來推廣的活動。唯有如此,也才能讓對漫畫著迷的讀者在爛透了的天氣、嚴寒的低溫下,耗上好幾個小時排隊,只為了同自己心儀的漫畫作者見上一面、寒暄幾句。

在台灣,仍將漫畫視為「孩童青少年讀物」,或許很難想像地球另一端會有如此盛大的漫畫盛會,是單純地為了鼓勵獨立漫畫的創作及藝術性而存在,也催生了歐陸重要的中、新生代漫畫家,更讓隔海相望的亞洲(包括台灣)漫畫家及漫畫迷深深著迷。2012年台灣首次以官方名義出席「法國安古蘭漫畫節」,「台灣館」加入了法國漫畫盛宴,理解歐洲漫畫的創作觀/敍事方法,讓「第九藝術」逐漸引起漫畫創作者及讀者的注目。

向法國漫畫致敬

本書特別邀請台灣(敖幼祥、常勝、61Chi、米奇鰻、陳沛珛)、香港(林祥焜)、中國(王爍)共七位漫畫家,創作「他眼中的歐漫 BD in His Eyes」、「漫畫家眼中的安古蘭 Angoulême in Their Eyes」為主題,自由揮灑他們在法國吸收到的養分與靈感,幻畫在每一張圖像裡。

從巴黎街頭到安古蘭漫畫節
漫畫迷的天堂樂園

作者江家華過去為報社文化線記者,她將分享過去造訪安古蘭的經驗。本書也分為巴黎、安古蘭兩個篇章,從兩地分別採訪了關鍵人物,帶領讀者深入淺出了解法國漫畫,了解為何漫畫在法國能成為第九藝術,也帶領大家從巴黎到安古蘭,從博物館、漫畫書店、公仔店、展覽現場等……遊逛任何一個可能出現在法國的漫畫場域。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大辣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