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漫畫散步》: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一場從成年人讀漫畫出發的嘉年華

《法國漫畫散步》: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一場從成年人讀漫畫出發的嘉年華
Photo Credit: 大辣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2016年的一項官方統計,安古蘭國際漫畫節一共吸引了來自23個不同國家的2000位漫畫家、6600位漫畫專業人員、879位記者採訪,過了40多年,安古蘭國際漫畫節依舊穩定成長中。

安古蘭同時也是很幸運的一座城市,後來雖然這裡的造紙工業式微,廠房也逐漸不再運轉,但在這裡開辦的漫畫節活動,獲得了新政府的大力支持,挹注資源,漫畫遂成了帶動安古蘭發展的領頭羊。

1981年,密特朗當選法國總統,任命賈克朗(Jack Lang)為文化部長,社會黨偏左的思維,希望能彌平「主流藝術」(arts majeurs)與「次要藝術」(arts mineurs)的差距,更希望能夠將資源平均分配到其他城市,因此長期被忽略的流行音樂、漫畫大眾文化開始獲得重視。適逢安古蘭地方官員也努力想籌備漫畫博物館,獲得了大力支持。1982年,賈克朗更宣布資助漫畫出版者及藝術家,成為這些創作者背後強大的後盾。

除了大型建設,賈克朗提出的兩項政策也曾間接地保護了法國當地的漫畫產業。包括他曾大力提倡「抗美國化」,因此讓法國非主流、不被重視的漫畫有了發展的空間。另外,則是為了保護小規模書商的生存,推動立法保障單一書價,也讓獨立出版市場避免被主流市場壟斷。

政府的支持達到巔峰,莫過於1984年頒布的文化建設計畫——確定要在安古蘭設立「國家漫畫與影像中心」(Centre national de la bande dessinée et de l'image ,簡稱CNBDI),修復安古蘭廢棄工業廠房,轉向文化和交流用途,並於1990年成立。

2008年1月, 為了推廣漫畫,「國家漫畫與影像中心」及當地的「作者之家」( La Maison des auteurs )共同集會決議以「公營文化機構」的形式設立「國際漫畫與影像城」,這個漫畫與影像城必須兼具發展產業與商業營利,由安古蘭市政府、省政府、區議會及文化與傳播部共同資助與管理,也就是現在看到的漫畫博物館區及「墨必斯旗艦區」(le vaisseau Moebius,為了紀念2012年3月去世的墨必斯而命名)。

國際漫畫與影像城、漫畫博物館、漫畫藝廊、紙博物館等一連串的硬體建設,再加上1982年後設立的藝術學院漫畫組、動畫學校培養人才,整個小鎮的大街小巷充滿著漫畫的氣息,這也使得安古蘭一躍成為歐洲文化創意重鎮和漫畫重鎮。

在1986年做的研究統計也顯示,文化政策奏效,16萬法國青少年閱讀人口中,超過53%以上的人認為,漫畫(BD)是他們最愛的文學閱讀來源。

_DSC3157-修
Photo Credit: 大辣出版

安古蘭「國際化」的關鍵:大獎得主

安古蘭漫畫節還有個傳統,從第一屆便開始,至今未變。

那就是,為了鼓勵獨立漫畫的創作及藝術性,安古蘭國際漫畫節每年會評選出大獎得主,許多漫畫家因為得獎脫穎而出,更鞏固安古蘭為世界各地獨立創作者朝聖地的地位。

我永遠都忘不了曾經目睹猶太裔美國漫畫家史匹格曼(Art Spiegelman)如同「搖滾巨星」的迷人風采。2012年,正好是宣布他獲得大獎的隔年,按照慣例,他本人會受邀成為漫畫節評審團主席,並返回安古蘭舉辦大型個展。安古蘭當地報紙《Sud Quest》甚至以「超級巨星」來形容他,因為走到哪只要看到這位漫畫家,隨時隨地總是被媒體簇擁。漫畫節開幕晚會的開場,甚至也有向他致敬的致辭、影片橋段,而史匹格曼始終頭戴牛仔帽、一身勁裝,嘴裡叼著一根煙,帥氣十足。

「漫畫家,絕對還是漫畫節最大的亮點。」這標準放在2017年重返安古蘭的硬派漫畫家艾爾曼(Hermann)也是一樣。每位大獎得主沐浴在光環之下,享受眾人的注目焦點,這恐怕也是當初在幕後辛苦繪製漫畫之際,完全沒料想到的事情吧。大獎頒布的對象,也被視為漫畫節鼓勵何種創作的風向球,因而當回溯歷史,便能看出安古蘭何時曾一度趨於保守,何時又選擇對外開放。

像是1970年代,漫畫節設定為「國際型」活動,大獎得主經常頒發給極有聲望的非法國漫畫家,像是美國漫畫家威爾.艾斯納(Will Eisner)、比利時漫畫家安德烈.弗朗坎(André Franquin)等,而到了1980年代,大獎便轉向多數頒發給法國漫畫家,只有義大利漫畫家雨果.帕特獲得過一次大獎,那還是在1988年一個額外頒發的獎項,安古蘭漫畫節顯然變得封閉許多。

大獎的轉向,帶來的後果就是安古蘭漫畫節被設限只鼓勵法國本土漫畫,安古蘭漫畫節因此在那段時期一直難以真正獲得全球聲望。再加上這座城市本來就「少」有亮點,因而影響力的擴散,在這段期間幾乎難以大躍進。

1985年,一切似乎有了轉機,法國總統對外宣布參觀漫畫節,漫畫節迅速被拉高到「國家級盛事」,從那時起,媒體逐漸將安古蘭漫畫節列為重要報導對象。

1990年代之後,新媒體的出現為漫畫閱讀市場帶來衝擊,也直接衝擊到漫畫節。網路逐漸取代紙本閱讀,這對出版行業無疑是巨大的衝擊,一向以展出原稿為主的漫畫節要如何因應,也成了漫畫節發展的重點,為了趕上時代的腳步,必須從只有紙本跳脫到與影像產業結合,也因此,1990年代中後期,漫畫開始與電視、動畫產業,甚至是遊戲產業都能串成產業一條龍,這樣的跨界合作受到重視,版權交易也成了漫畫節很重要的一條商業渠道。於此同時, 大獎的得主再度向外擴散, 包括了1999年獲得大獎的美國漫畫家羅伯.克朗布(Robert Crumb)、2011年的史匹格曼、2014年的美國卡通畫家比爾.華特森(Bill Watterson)、甚至是2015年日本的大友克洋、2019年的高橋留美子。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