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變革的力量》:英國脫歐是個悲劇,真正的主權主義者會擁護歐洲

馬克宏《變革的力量》:英國脫歐是個悲劇,真正的主權主義者會擁護歐洲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認為甫結束的這十年,是失落的十年。「英國脫歐」是這次危機的名稱,也是歐洲已經枯竭的徵兆。但我們還是盼望——這就是我們改革主義者的責任了——這也是一次必要改革的開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馬克宏(Emmanuel Macron)

歐盟因為缺乏有責任感的人,而每況愈下。法國人也是一樣,我們太常堅信要捍衛國家利益,就意味著必須擺脫我們也貢獻了一份力量的歐盟法規。甚至,當歐盟政策缺乏真正的監督時,我們的立場也遭到動搖。值得注意的是,在缺乏適當決策機關的情況下,歐盟根本未曾有過真正的政治辯論,做出讓幾個國家貨幣統一的決策,而使得大家過著超出能力的生活;同時,卻也可能讓他們陷入財務上的險境——例如希臘、義大利、西班牙、葡萄牙,還有法國自己。

我們必須時時監督與檢討歐盟領導階級的決定、行政習慣、法規的激增,以及輔助性原則的運用不足。今天,歐盟的機構是經不起這種檢驗的。

廣泛來說,他們也無法有效地捍衛創建歐盟的那些——遠遠凌駕於經濟之上的——價值。沒人料得到人道主義在其中居然只占一小部分。我一直都在支持希臘政府的努力,以保留其在歐元區的地位。然而,歐盟的協商者卻從來沒有任何時候,認為提醒希臘政府遵守歐盟法規是必須的;最近幾年,他們顯然都選擇忽視,特別是關於庇護權的法規——我對此訝異不已。匈牙利政府近期的一些決策也對歐盟的創建守則造成威脅,但我們蜂擁參加的高峰會,以此為討論的主題只有十分之一;然而,我們面臨的是納稅人的錢、或是銀行的財政體質卻正危在旦夕。我們不應該默許這樣的妥協。

最後,當歐盟接受自己因循守舊、缺乏願景而分崩離析時,他們也是在削弱自己的力量。二○一六年二月,看到歐盟對英國勒索的讓步,與英國達成讓其予取予求的協議,我們還能說什麼?

由於上述所有理由,我認為甫結束的這十年,是失落的十年。

而且,「英國脫歐」是這次危機的名稱,也是歐洲已經枯竭的徵兆。但我們還是盼望——這就是我們改革主義者的責任了——這也是一次必要改革的開始。

英國脫歐不是一個自我中心的行動。我們永遠不該責備哪個人投錯票了,這一點意義也沒有。當然比起正面面對問題,貝爾托・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所說的「解散人民」會更容易;但我還是想要解決問題。

英國脫歐顯示出的,是一種被保護的需求。這展現出一種抗拒,抗拒英國政府本身所捍衛的社會模式。他們抗拒一個鼓吹開放的社會;那個社會毫不在乎如果過於急著開放,將導致對產業、經濟與社會的必然破壞。這反映出英國政治人物的弱點,在說明脫歐將是個悲劇之前,就找到歐盟作為其代罪羔羊。這件事也代表著一場失敗的公共辯論,在專家的傲慢和煽動群眾的政客謊言中一起毀滅。

從這層意義來看,英國脫歐不只是英國的危機而已,而是整個歐洲的危機。這是一個警訊,一個對所有會員國、對所有拒絕面對全球化負面效果的人,所發出的警訊。因為我們的社會都恰好被一分為二:分別是擁護開放,以及支持閉關的人。看看德國的區域性選舉、義大利的地方選舉、奧地利的總統選舉,和波蘭與匈牙利這種稍微極端的例子;當然還有在法國本土,國民陣線的扶搖直上——所有的選舉都顯現出這種分裂。

所以,我們必須回到歐洲本身——從其根源重新開始。

我們要怎麼讓歐洲起死回生?在面對懷疑主義的聲勢日漸高漲的情況下,要怎麼帶動這樣的政策?

我們應該重新建立對歐洲的願望——一個和平、和解以及發展的計畫。沒有什麼比擬定計畫更困難的,因為這很快就會受到每個人的意念影響。

為此,我們不應該從細節或複雜又官僚的解決方式著手,而是建構一份名符其實的政策規畫。對許多歐洲國家來說,歐洲不只是一個市場,而是賦予某些人性的思想、行動與發展的自由,以及社會正義能夠受到肯定的空間;各國應該再次把握這個計畫,並據以自我組織。多年來,德洛爾都抱持著這樣的哲學。他回到法國,開始草創這個計畫,並和德國、義大利及其他一些能夠共同扶持歐洲、讓他重新站起來的國家合作。

我們必須以三個概念為核心,來打造這個歐洲計畫:主權性,對未來的領略,以及民主。

我們得從接受我們的問題開始。今天,裂痕存在於擁護開放,與支持閉關的人之間。我們作為改革主義者與進步主義者,必須承擔社會的開放,以及歐洲的選擇。

在今天,作為一個進步主義者,代表我們與全球的關係並非與世隔絕;而是去了解,如果我們自己退縮在小世界裡,會得不償失。這也代表去說服其他人,除非伴隨著保護政策,否則這樣的開放是無法長久的,也就是確保開放能為所有會員國裡的每位公民帶來利益。

然而,我們混淆了獨立主義與民族主義。我會說,真正的主權主義者是擁護歐洲的;歐洲是我們收復完整主權的機會。我們在討論的究竟是什麼?在這裡,我們也必須回到詞語本身的涵義,來釐清這些概念。主權性指的是一國的人民,能夠在他們的國土上,自由行使他們集體做出的決定。擁有主權,就是能夠有效行動。

面對這一刻的重大挑戰,提出各國應該各自為政、重新開始,純粹就只是一個幻想、一種錯誤。面對移民潮,面對國際恐怖主義的威脅,面對氣候變遷及數位轉變,面對美國或中國這樣的經濟強權——整個歐盟才是最適當的行動層級。

誰會認真相信我們憑一己之力,就能夠控管來自北非或中東的移民潮,規範北美的數位平台巨人,回應氣候暖化的關鍵,甚至協商和美國或中國的平衡貿易協定?未來幾年,在這些不同的領域中,我們必須和二十六個歐盟成員國一同前進。讓我們在移民潮這個高度涉及國家主權的議題上稍做停留。

面對越來越全球化的威脅,我們更應該以歐洲為規模來強化防備。有些人提出只要將重點轉移回邊界,應該就可以確保真正的安全;但這根本不切實際。他們所想的,是我們將在國界重新布署軍隊嗎?還是對德國、比利時、西班牙或義大利關閉我們的國界?這是我們想要的嗎?尤其,在過去幾個月,許多對我們的國家採取攻擊行動的恐怖分子正是法國人,也生活在法國與比利時。

以安全而言,我們與歐洲各國的利害關係完全一致。然而,我們必須強化我們的行動,以及建立一個真正的政策——目前是二十八國、將來是二十七國成員共同推行的政策。這意味著投資在海岸及邊境守備的共同軍力上,以及打造一個貨真價實的共同身分證件系統。因為不管是誰,只要到了萊斯博斯島(Lesbos)

或蘭佩杜薩島(Lampedusa),就有可能進入法國。然而,我們今天所謂的歐盟邊境管理局(Frontex),除非有國家要求,否則不得干涉,而且其資源非常有限;此外,各國國家機構之間也缺乏合作。

在現今,邊界的問題非常重要,但我們更需要以適切的層級處理,並且給自己保護我們歐洲邊界的資源,這才是正確的解答。

要讓這個安全策略奏效,意味著我們必須和其他國家合作,並且首先將衝突地帶和移民者的來源國納入考量。只要涉及難民,歐盟應該要建構其針對來源國的策略。歐洲所犯的錯誤,在於沒有在危機開始之前,就先實行這樣的政策。接著,我們必須規劃一個合作政策,協助這些來源國的發展,讓他們能夠自己處理難民潮,尤其是在敘利亞衝突地帶的鄰近區域。這裡也是一樣,當幾百萬個難民被困在這些國家時也出了錯。聯合國要求歐盟協助,歐盟卻毫無行動,也因此無法預防,以致於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我們必須重啟和英國之間在移民這個議題上的合作。目前英國在財務方面的支援還是不足,法國無法獨力挑起難民營的重擔。甚至在這樣的財務參與以外,英國還必須接受和歐盟一起,處理歐盟邊界的難民問題。

在這些議題上,歐洲才是捍衛主權性的適當層級。

讓我們另外舉商業為例。因為擁有主權的歐洲就能夠規範自由貿易,並且讓全球化變得更加人性。身為經濟部長,我投入這場捍衛法國鋼鐵工業的戰役,來抵抗不公平的競爭。我偶爾也單打獨鬥,努力鼓吹商業政策應該屬於歐洲的共同議題,尤其是和加拿大之間的協定;因為團結起來,我們會更強大。面對中國,法國憑一己之力,能有什麼保護措施?這樣類型的國家,和我們成為盟友共同協商時,又能談出哪些對我們有利的商業協定?

然而,若要歐盟有能力處理自由貿易協定,相對不可或缺的,就是在歐洲議會或是各國國會中,更前期、更規律的公民參與;這也表示他們越來越透明;尤其,面對不正當的競爭行為,我們也能藉此提供更有效的保障。我贊成強化反傾銷的措施,應該要更迅速、更具力道,就像在美國一樣。我們也應該以歐洲為基礎,在一些策略性領域實施對外資的控管,以保護對我們的主權來說十分重要的工業,也確保歐洲能夠掌握關鍵科技。

既然我們選擇了歐盟,並且接受此決定的任何結果,就能依此在全球化中,建構我們自己的地位,並且能夠獲得合理的保護。我們應該以此為核心,重新為歐盟建立基礎。

相關書摘 ▶馬克宏《變革的力量》:當代最危險的錯覺是,認為禁令能消滅所有罪惡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變革的力量:Revolution 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 馬克宏唯一親筆自傳》,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馬克宏(Emmanuel Macron)
譯者:林幼嵐

法國總統馬克宏的暢銷回憶錄,法國銷量超過20萬冊,
目前已在全球二十餘個國家出版。

我希望我的國家能夠再次昂首闊步,並為此找回我們千年的歷史傳承!

這是一本非凡的著作,旨在為一個新社會奠定基礎,
這是一位重要的政治領導人,一位嶄新的政治旗手著名的價值觀。

我想要一個自由及自豪的法國;為其歷史、文化、風景、數以千計流入我們海洋的河流與山脈,卻不專屬於任何一位法國人、自傲的法國。

我想要一個能夠傳達文化與價值觀的法國。一個相信她的運氣、敢於冒險也懷抱希望的法國;一個從不接受不當利益、也不沉溺於犬儒主義的法國。

我想要一個有效率、公平、肯冒險創新的法國;每個人都能選擇自己的生活、能夠自力更生的法國。一個團結合作、體貼弱者,並且信任法國人的法國。

你們會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夢想。
夢想的實踐需要的是高度、是要求、是承諾。
為了在法國讓自由和進步攜手並進,這是我們非得達成的民主變革,這是我們的天職!

立體書書腰《變革的力量:Revolution_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_馬克宏唯一親筆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