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變革的力量》:當代最危險的錯覺是,認為禁令能消滅所有罪惡

馬克宏《變革的力量》:當代最危險的錯覺是,認為禁令能消滅所有罪惡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一個國家,尤其是法國,會以否定建構其自身的法律或立法精神,來迎擊任何重要的考驗。所有的抵抗都充滿著一種對於「我們是誰」,以及「沒有人可以讓我們放棄」的自豪和肯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馬克宏(Emmanuel Macron)

許多政界大老將其論述建築在國家衰落的徵兆上,我們到哪都聽得見。但我個人打從心裡深深相信他們是在騙自己,也因此,他們欺騙了法國人。

當然,我們的年代很艱難,當代歷史也有許多哀傷的故事:法國遭受幾次惡劣的攻擊,經歷過社會被徹底顛覆,並且在世界轉變時失去自己的穩定性。然而,法國的根基並不脆弱。幾個世紀以來,我們都在世界保持領先的地位,也克服了無可比擬的困難挑戰。我們有充滿活力的人口、有目共睹的社會融合力、無與倫比的文化遺產,以及獨一無二的志望。

今天,我們應該讓面對當代威脅的法國人不再擔心,國家會保護他們。因為這是國家最重要的角色:在人們面對恐懼時,捍衛每個人的自由。

我們生活在一個堅定抵抗伊斯蘭國的國家。除此之外,還必須面對這幾年來存在於日常生活的暴力與挑釁,以及在某些地區越來越緊繃的緊張感。我們有很多道不同的前線,儘管不能等同而論,我們都應該和這些常存的危機共存。

當代最危險的錯覺之一,就是認為我們能夠藉由禁令、罷免、詳細記錄個人資料、選擇陣營,以及在一七八九年在世人面前發表的《人權宣言》中,所提到的「遺忘或藐視人權」,來消滅所有罪惡。

自從恐怖攻擊後,在眾多大抵是以選舉為目的所提出的政見之中,有其空洞和令人擔心之處。就像在其他領域裡一樣,在我眼裡,法國人似乎能夠克服我們的焦慮,展現出一種沉著穩定、力量和決心;與我們形成強烈對比的,是某部分政治階級所造成的失序的動盪不安,尤其是讓傳統右派思想往極右靠攏的人,但還不只有那些人而已。在這個極度競爭的場域,繼承龐加萊(Henri Poincaré)和戴高樂的候選人們,感興趣的卻是學生餐廳的菜單、服裝的長短,以及取得或放棄法國國籍的方法——恣意發揮毫無建設性的創意。

無論哪些草案能為人民帶來什麼益處——人們本來應該可以公開討論的,但這些政界大老卻因此一次就犯下了政治和道德上的錯誤,也曲解了歷史。

沒有一個國家,尤其是法國,會以否定建構其自身的法律或立法精神,來迎擊任何重要的考驗。所有的抵抗都充滿著一種對於「我們是誰」,以及「沒有人可以讓我們放棄」的自豪和肯定。從嚴格的實用觀點來看,我們現有的反恐武器就已經足夠,沒有必要再加上特別法庭、拘留營或是沒人知道從哪來的國籍推定原則。此外,大家都很清楚,限制所有人的自由或剝奪每位人民的尊嚴,從來都無法強化國家安全。死刑廢除了之後,不管是犯罪率還是辯方律師的人數,也都沒有提高。我認為這些錯覺本身就會造成莫大的傷害,因為這些毫無用處。在這條道路的盡頭,法國根本還是一樣暴露在危險中,但國家的風貌將在路途中受損。

我聽到有些人希望把歸檔在「S檔案」裡的人都囚禁起來,以避免造成危害;也是同一群人彷彿要讓我們安心似的,說只有其中最「危險」的人才會被關——但沒人解釋該如何評估所謂的危險性,更不用說我們嚴謹且專業的情報單位並不建議採用這個方法。我們並不能靠危險的提議來降低危險。因為系統化地監禁「S檔案人物」這個提案本身,就是在虛耗我們情報系統的效率,但這更意味著將法治國家變成警察國家,既無效又不民主。

法國和其他國家截然不同。在這麼艱難的時代,除非我們已經迷失自我,否則除了我們自己的道路之外,不可能再走其他路了。我們必須捍衛的豐富資產是法國的標誌,是法國的美德及其藉由歷史傳遞的訊息。這就是為什麼在決定性的時刻、在重要的主題上,這些訊息還是能被全世界聽到——拒絕所有不是出自於人道精神的暴力行為的聲音。

法國的身分就在這裡,不在他處。我為有些自稱使者的人所宣稱的謬論而感到震驚,他們認為法國的身分並不是為了法國本身、是因為他們的幻覺而存在,這貶低了法國。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必須集體準備,一旦時機許可,就立刻結束緊急狀態。在恐怖攻擊隔天,緊急狀態的確必要,這允許我們立即採取許多措施,但這些措施在其他法治政體下,可能無法通過。我並不是主張即使在非常戲劇化的情境中,我們也不應該再進入緊急狀態。但每個人都知道,無限期地延長緊急狀態不但無法解決、反而導致更多問題。我們不能永遠活在一個特別的政體下。因此,我們必須回到常態的法律,因為此有立法機關的支持,也能以正當的方式執行。我們有完整的立法機關,長期而言,能讓我們適當處理自身的情況。

這麼說並不代表我們應該調整自己的言論或行為,尤其是宗教上的,來違背我們的原則。然而,借用外科醫師的術語——唯一能夠「修補」恐怖主義「傷痕」的,就是不要再給自認是他們代言人的人,有任何能夠藉題發揮的著力點。為此,我們理應動員整個公民社會,來支持一個以信任為基礎的計畫。若這份信任遭受背叛,則必須執行嚴厲的懲罰。相反地,就為了回應少數人的宣傳和零星的犯罪,而不問因果地讓全體法國人一起陷入嫌疑中,再也沒有比這更糟糕的做法了。

我們必須戒除常態性向法律求助,及永無止盡地修改刑法的習慣。成功多半仰賴事先由政府代表對警察組織及法庭的評估審查後,再對警力及法庭結構與預算進行改革。

法治國家應該擔保的,是每個人最重要的人身安全自由,但我們要如何保護?

軍隊只能是我們最後的選擇。這並不是訓練年輕人遵守紀律的自然方式,也不是維護國內秩序的力量;其最終目的是為了戰鬥。我們的軍隊透過多次的改革和重組,長年以來承擔著重責大任,激發了所有人的敬意;許多政治大老,呼籲法國應該持續投入增加軍力,用以向這些軍人致敬。只是,設置軍隊,並不是為了補強國家安全機構的不足,或是我們教育系統的缺失。軍隊的任務有可能臨時增加,我們可以發展後備戰力,但徵兵制度的合約型態,特別是義務、服役期間和福利的部分,都必須經過深思熟慮。

然而,把後備軍力用在粉飾太平上,既危險又難以理解。因此,為了保護我們的國土,讓國民安心,在法國本土布署將近一萬名軍力的哨兵行動是必要的。在接下來的幾個月結束此行動,不僅不實際,也有違眾望;然而一方面,即使在哨兵行動結束後,我們還是必須維持現有的軍隊規模;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迅速地為過渡時期準備,透過增額聘任,來活化警察和憲兵的備戰力。

更廣泛來說,在我們設置國家安全機構時,恐怖主義對法國人尚未造成重大威脅,且犯罪型態也不可和今天同日而語。然而,為了有效的行動,對抗恐怖主義必然需要一個截然不同的邏輯;人民得為此建立彼此信任的連結,國內也必須繼續保有維持秩序的警力。對抗恐怖主義必須從接近法國民眾身邊開始,因為這是收集情報、辨認且追蹤危險人物的唯一方式。

實際上,對抗恐怖攻擊,最首要的是資訊戰,需要的是仔細且低調的調查作業:如果我們決定監禁所有跟蹤或竊聽的對象,那麼這一切都成不了。

關於安全部隊的工作,我們必須承認過去所犯的錯誤,到現在都還沒有彌補。

我們在第一時間,就已經先搞錯了安全武力的組織架構。今天,我們承受著當時幾乎完全裁撤國內情報單位的苦果——這個決定造成了負面的影響,因為對抗恐怖分子網絡的行動效率,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有賴於以城市、甚至以街區為範圍的情報收集能力。

因此,我們應該跨越過去幾年改革的障礙,重新從地方開始建立真正有效的國內情報單位。此外,我們也不懂得規劃,來更善用網路上流通的資訊和不同行政單位所收集的資料。除了理清這些行政單位之間的協調問題外,我們也應該效法英國或美國,設置一個負責處理大量情報資訊的中央單位。此單位應直屬國防委員會,因為他們能夠匯集高層級的情報資訊,和對個人的追蹤所得的當地情報,是不可或缺的互補。

同時,我們也承受著十多年前,因為意識形態的決定而取消社區警察制度的後果。和諷刺漫畫裡畫的正好相反,由李歐奈爾・喬斯潘(Lionel Jospin)和尚-皮耶・謝維納蒙創始的社區警察制度,既不是寬容主義的烏托邦,也不是宣傳的花招。不管我們決定怎麼稱呼,都一定要將「恢復最貼近公民的警察組織」放回討論的議題裡。當然,我們必須考慮到情況有所變化——和二十年前相較之下,某些地區的暴力和犯罪程度大幅提高。最重要的是,我們應該確保警察和司法機關之間的銜接更有效率。

我們應該給這次的新社區警察制度時間,用人力資源及經費來維持。社區警察應該和法國人民建立信任的連結,這不是示弱的表現,而是遠見。因為因此而受聘的警察——憲兵也是——都是已經深刻了解其轄區的公職人員,有時間收集必要的資訊;必要時,也能夠在潛在危險人物往極端方向發展前,事先辨認出來。

顯而易見的是,這些改革亟需迅速的重新組織與額外的經費。除了已經決定、且仍在聘雇中的九千個名額,接下來的三年內,我們還應另行招聘一萬名警務與憲兵人員。

然而,如此並無法解決發生在維里沙提永的惡劣攻擊事件之後,警察上街遊行所強調的困難點。

許多警察都覺得他們在很嚴苛的條件下工作,卻因為長年以來的預算限制,而無法配備不可或缺的裝備;在過去幾年,也有幾個警隊完全沒有增加人力。連主管階層自己都已經放棄某些街區的感覺,對現場的警務人員來說,不論男女,他們都無法接受。

相關書摘 ▶馬克宏《變革的力量》:英國脫歐是個悲劇,真正的主權主義者會擁護歐洲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變革的力量:Revolution 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 馬克宏唯一親筆自傳》,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馬克宏(Emmanuel Macron)
譯者:林幼嵐

法國總統馬克宏的暢銷回憶錄,法國銷量超過20萬冊,
目前已在全球二十餘個國家出版。

我希望我的國家能夠再次昂首闊步,並為此找回我們千年的歷史傳承!

這是一本非凡的著作,旨在為一個新社會奠定基礎,
這是一位重要的政治領導人,一位嶄新的政治旗手著名的價值觀。

我想要一個自由及自豪的法國;為其歷史、文化、風景、數以千計流入我們海洋的河流與山脈,卻不專屬於任何一位法國人、自傲的法國。

我想要一個能夠傳達文化與價值觀的法國。一個相信她的運氣、敢於冒險也懷抱希望的法國;一個從不接受不當利益、也不沉溺於犬儒主義的法國。

我想要一個有效率、公平、肯冒險創新的法國;每個人都能選擇自己的生活、能夠自力更生的法國。一個團結合作、體貼弱者,並且信任法國人的法國。

你們會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夢想。
夢想的實踐需要的是高度、是要求、是承諾。
為了在法國讓自由和進步攜手並進,這是我們非得達成的民主變革,這是我們的天職!

立體書書腰《變革的力量:Revolution_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_馬克宏唯一親筆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