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史》:古埃及文學的歷史價值,遠遠超出文學成就

《埃及史》:古埃及文學的歷史價值,遠遠超出文學成就
Photo Credit: Anonymous Egyptian tomb artist@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埃及文學中,有許多膾炙人口的教諭作品流傳至今,對了解當時的社會狀況與風土人情具有很重要的價值,也是我們領略埃及文明的一個不可忽略的窗口。

文:張倩紅

古埃及文學在近東地區乃至整個古代世界都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文學作品的形式多種多樣,包括神話傳說、祈禱文、詩歌、小說、散文、傳記、教諭文等各個方面,從不同的角度反映了古埃及人的社會生活、思想狀態及價值觀念。

神話故事與《亡靈書》

神話是人類最早的心智活動的記錄,具有豐富的底蘊與內涵。埃及人不僅保存了人類最古老的文化遺跡,而且創造了人類最古老的神話。長期流傳的多神信仰,為神話的產生提供了客觀條件。人們以神靈為主題,借助於自身豐富的想像力,創作了數以千計的神話故事和神話寓言。古埃及的神話文學在紙草文獻、碑銘、墓誌中都有發現。大約西元前2000年的石棺銘文〈創世神的獨白〉中寫道:

我完成了四項豐功偉績:

在地平線的範圍內,

我令地面上有四種風,

讓人們可以隨意呼吸;

我叫尼羅河氾濫,

窮人和富人都從中吸取力量;

我教導人們熱愛夥伴,

不做任何損人的事情;

我提醒人們勿忘西部,

須按時給神獻上供品。

在埃及神話中流傳最廣的是奧塞利斯(Osiris)的故事。該故事散見於金字塔銘文及其他宗教典籍中,並在民間代代流傳,不斷被加工、充實。其主要情節是:奧塞利斯是一位善良、寬厚的國王,但他的兄弟塞特(Set)卻謀權篡位,殘殺了奧塞利斯。王后伊西斯(Isis)歷經磨難找到了奧塞利斯被分解的屍體,她以悲痛的哭聲打動了天神,天神運用神力使奧塞利斯復活,但不久奧塞利斯又被塞特謀害,屍體被肢解成十四塊棄於各地。伊西斯再次找回了丈夫的屍體,在天神的幫助下,伊西斯和奧塞利斯靈魂受孕,並生下了霍魯斯(Horus)。霍魯斯長大後,與塞特進行了長期爭奪,終於奪得了王位,為父親報了仇。奧塞利斯神話,反映了古埃及人的善惡觀、正義感以及渴望死而復生的心態。

中王國和新王國時期在政治、經濟、宗教等方面都有了很大的發展,隨著文學創作的繁榮,神話故事的創作也日臻完善,當時留下來的許多銘文都描述了拉神與其他神靈戰鬥並獲得勝利的神話。柏林博物館收藏的紙草文獻中,對拉神做了這樣的描述:

因為拉神變成了它們的主宰,

卑賤者死在他的刀下,

而蛇噴出了吞沒的東西。

但是拉卻升起在自己的聖堂中!

拉是強大的,敵人是微小的!

拉是崇高的,敵人是低下的!

拉是活著的,敵人是死亡的。

《亡靈書》(或直譯為《死人書》)是中王國時期開始出現的一種宗教文學形式,一般書寫在紙草或者皮革上,與死者一起埋入墳墓,有的還配以彩色插圖。其內容有的是讚美神靈,有的是乞求赦免,有的是魔法咒語,有的則是說明自己生前的清白與無辜,如新王國時期的一章《亡靈書》中曾這樣寫道:

我沒有對人作惡,

沒有虐待牲畜,

我沒有在真理之處(按:神廟和墓地)犯罪。

我沒有知道不應知道的事情,

我沒有作過任何危害。

……

我沒有褻瀆神明,

我沒有搶劫窮人。

……

我沒有殺人,

我沒有指使人殺人。

與《亡靈書》相類同的宗教文學還有《葬儀文》、《鬼門書》、《陰間地府書》等。

傳記文學

傳記是埃及早期文學的一種重要形式。古埃及的國王、大臣及貴族常常在死後要把一生的官職、榮譽、功業、美德及善行等以銘文的形式刻在石碑、墳墓的牆壁,或者寫在紙草紙上以昭示世人,求得在來世永恆,從而形成了一種特殊的文學題材。這些作品雖然格式刻板、內容單調,並不乏誇大吹噓之詞,但為後人了解當時的社會風貌、等級劃分、政府機構、王朝更替及其他重大歷史事件提供了重要的背景資料。

埃及最早的自傳銘文是第三、第四王朝時期的《梅騰自傳》,記錄了大臣梅騰的為官經歷與財產,對我們了解當時的官職設置、階級關係及土地制度大有幫助。因此,《梅騰自傳》的史學價值遠遠超過其文學價值。到了第五、第六王朝時期,自傳的篇幅明顯擴大,開始以生動的文字描述主人公的生平與偉業,記實文學的特徵越來越明顯。古王國時期,最著名的傳記作品是《大臣烏尼傳》和《哈爾古夫(Harkhuf)自傳》。《大臣烏尼傳》記載了烏尼如何遠征西亞,如何受國王之命處理王宮中的陰謀事件,以及他自己所獲得的官職、所享有的特權等。哈爾古夫是第六王朝時期的一位寵臣,烏尼死後,他被任命為上埃及總督,曾率兵四次遠征努比亞。《哈爾古夫自傳》詳細地記述了他的軍旅生涯以及他本人的高尚品德,其中有一段寫道:

我給飢餓者以麵包,

我給赤身裸體者以衣物,

我送無船過河者到岸邊。

中王國時期傳記文學的代表作是《英坦夫自傳》,主要內容是讚頌自己的智慧與美德,如遇事從容、料事如神、克己忍耐、慷慨助人等等。新王國時代的傳記作品多以表現主人公如何跟隨法老南征北戰,為國立功,代表作有《阿赫摩斯・潘・尼克伯特(Ahomose Pen Nekhbet)傳記》、《阿蒙尼姆海布(Amenemheb)傳記》等。後王朝時期出現了一些僧侶傳記,在題材與格式上仍然是繼承古王國時期以來的特徵,沒有什麼新的突破。

教諭文學

教諭文學又叫訓誡文學、智慧文學,是西亞、北非地區特有的一種文學形式,主要是智者、賢人或長輩對一般人及晚輩的教誨、引導與告誡,其主題是如何營造和諧的社會倫理關係、如何確立良好的行為規範。古王國時期是教諭文學發展的鼎盛時期,最早的作品是《對卡蓋美尼(Kagemni)之教諭》,其內容是胡尼王教導自己的兒子卡蓋美尼要克制自己、戒貪和戒驕。《哈爾傑德夫(Hardjedef)教諭》記述了古夫王之子哈爾傑德夫如何成家立業、建造墓地的事迹。現存最完整、內容最長的教諭文學作品是古王國時期的《普塔霍特普(Ptahhotep)教諭》,全文除敘、跋之外,有三十七節箴言及結語,系統地反映了古埃及人對謙遜、慷慨、正直、沉著等品德的讚賞與追求。在這篇教諭作品中,普塔霍特普這樣教育他的兒子:

不要為你的知識而驕傲,

不要以你的聰明而自信,

要和愚者與智者商討。

……

假如你想獲得最高的品行,

就要免除一切邪惡,

杜絕貪婪的惡習,

那是一種痛苦的不治之症,

沒有人能夠擺脫。

……

不要管他是富是貧,

不可鄙視他的悲慘過去,

尊重那些勤儉理財的人,

因為財神爺不會主動叩開你的大門。

中王國時期,教諭文學有了新的發展,內容比以前更豐富了,它不僅僅是勸戒人們樹立良好的品行,而且告誡世人要預防社會災難的發生。在動盪不安的年代,國王十分注重向繼承者傳授自己的統治經驗,垂訓後世要恰當地運用手中的權力,勇於承擔其自己的責任,做一個強悍、明智、有為的君主。《阿蒙尼姆赫特一世對其子塞索斯特里斯一世之教諭》中說道:

像神一樣升起來,聽我對你說的話,

你可以統治大地,管轄海岸,增進安寧!

謹防臣民小人。

他們的陰謀不易被發覺。

不要信任兄弟,不要認識朋友,

不要結成親密的,那是沒有價值的。

當你躺下時,你自己守衛你的心,

因為災難之時,沒有追隨你的人。

我施捨乞丐,

我撫養孤兒,我賦予貧者就像富者一樣成功,

但食我者起來叛逆,

我信賴者借此密謀策劃。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