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情人的詩詞》:一闋《江城子》,讀破蘇軾悼念亡妻的心

《寫給情人的詩詞》:一闋《江城子》,讀破蘇軾悼念亡妻的心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說,讀《江城子》,可以讀破蘇軾的心,相伴的十年,日日是細水長流的美好,獨留他一人的十年,卻是日日度日如年一般的煎熬。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桑妮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蘇軾(宋)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創作背景

蘇軾,北宋著名的文學家、政治家、藝術家。擅長詩、詞、賦和散文,亦善於書法和繪畫,是文學藝術史上的通才。與歐陽修合稱「歐蘇」,更與父親蘇洵、弟蘇轍合稱「三蘇」,父子三人同列唐宋八大家。相對於含蓄溫柔的婉約派,蘇軾首開詞壇的豪放派,振作了晚唐及五代以來較為穠豔綺靡的風格。

在王安石變法期間,曾被新黨爪牙李定以文字獄陷害,史稱「烏臺詩案」。後來又因反對「盡廢新法」,遭司馬光為首的舊黨斥退,終生當不了宰相,在新舊黨爭中兩邊不討好,導致仕途失意。

這闋詞作於宋神宗熙寧八年(西元一○七五年)。蘇軾的妻子王弗與他相伴十年便亡故,而當時的王弗只有二十七歲。這十年間,蘇軾從未提及她的隻字片語,卻在《江城子》中透露難以言盡的思念。


有人說,讀《江城子》,可以讀破蘇軾的心。

確實,這闋詞寫得動情深入人心,字字句句都是他淋漓的相思。

這是他悼念妻子王弗的一闋詞。

應是王弗離開他的第十個年頭,某一日,為王弗的忌日。魂牽夢縈裡,王弗入了他的夢,夢醒猶記起她小軒窗下梳妝的樣子,於是潸然寫下這一闋思念無盡的詞。

王弗敏慧,與他琴瑟相和,甘苦與共。只可惜天妒紅顏,王弗僅與他相伴短暫十年光陰,就亡故了。此後,她就活在他的心中。

相伴的十年,日日是細水長流的美好。獨留他一人的十年,卻是日日度日如年一般的煎熬。

這十年間,他輕易不寫片字關於她的任何,不是不想念,而是有著永不敢提及的怕,怕念及難自持傷悲。

而今曉夢她影,再難自禁。十年隔絕,一生一死,音訊渺渺,茫茫一片皆是傷痛。欲克制自己不去思念,卻難耐真心意,她一直都在心間,從未曾忘記過。最傷悲處,還是她的墳遠在千里之外,想要跟她訴說心中的淒涼悲傷都不能夠。

唯嘆息,天上人間的距離,早已將你我隔絕至陌生。即便能相逢,料想你也不會認識現在的我了。因,這經年我四處奔波,早已灰塵滿面,鬢髮如霜,不似原來的模樣。

可是,我依然記得你的模樣,是這樣的美好,永似那小窗對鏡梳妝的貌美舒心。

或許是思念心切,晚來忽然在隱約的夢裡,見到了梳妝的你,那是在故鄉,我們似過往一般兩兩相望,卻千言萬語無法訴,唯有淚落千行。

我知道,這之後的年年,你待著的地方就是我的斷腸處,曉月冷風的夜,你孤寂的一處,是我永遠的相思地。

這樣愛一個人,讓我們看到了愛的完滿。不是永在一起,日息相伴,而是,有一人,永遠活在心的那一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寫給情人的詩詞:讀了詩詞、懂了愛情,為初相遇、將離別、甫分手、長相思的你》,大是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桑妮

蘇東坡、李商隱多情,理所當然,司馬光、歐陽修竟然也能浪漫?
古人多禮節、卻也最狂放,所以古詩詞中的風花雪月,
流傳至今就纏綿成一種千古絕唱。

中國古典暢銷作家桑妮,以愛為題,解讀40首曠古流傳的愛情詩詞,
讓大家走進千年之前的舊時光,
見證那些偉大的愛情,在亙古的歲月裡,第一次被說出口的驚心動魄。

現在的你,無論是初相遇、將離別、甫分手、還是未脫單、大齡女
長相思、單戀、犯了錯、沒人陪、甚至不倫戀、第三者……
你都可以讀詩、吟詞,不觸景也能生情。

在那些想念成災之夜
詩仙李白「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身在孤寂異鄉的你,也有這樣的戀人嗎?

一見鍾情多美好,她也注意到我了嗎?
司馬光不只是史學家,還是寫情高手。「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這樣的曖昧,撩得人心蕩漾呀!

遠距戀愛很苦嗎?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只願君心似我心。」
宋朝詞人李之儀,將一顆癡心呈現淋漓。告訴對方:我沒變心,你呢?

上班的時候好想你,想到連該做的事都忘了:
詩人張仲素「提籠忘采葉,昨夜夢漁陽。」
用一個空籠當譬喻,完整傳達心不在焉的情意!

我看的不是燈,是妳。
宋朝軍事專家辛棄疾,寫詞悲壯也柔情,曾經年少的你一定也抄過這句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少了妳,這世界怎麼會一樣呢?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唐朝詩人元稹思念愛妻,簡單幾句就勝過一堆LINE簡訊。

不能明說的柔情。第三者,我,最懂。
晚唐女詩人魚玄機,愛上有婦之夫李億,只好躲進道觀修行,
「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這是她的不甘心呀,元配千萬不要看。

覺得只說「我愛你」太膚淺?口耳相傳的詩詞最能表達愛意,
看看古人怎麼讀詩、念詞,懂愛情。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