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口與偽善,LMF與政權

粗口與偽善,LMF與政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6個的社會運動開始後,我就在想:甚麼時候LMF會出來呢?

LMF 來了,而且帶著一首《二零一九》,句句鬧爆政府、警暴的歌詞來了——當中最重要的,當然是粗口。

還記得最初接觸 LMF 時,我還是個小學生。某次,我們一家到親戚家作客時,已是中學生的表姐播了LMF的《大懶堂》和《冚家拎》,粗口一出,在場的大人們無不嚇得目瞪口呆,大斥「聽啲咩歌呀你哋」、「講晒粗口咁,教壞細路」;但細路們的好奇心其實不會輕易被大人的一句而壓下,於是我繼續找方法去聽,去了解歌詞,也發現了:這些在大人眼中有如洪水猛獸的粗口歌詞,其實也不過是一些大人們天天在講、在鬧的內容,無甚特別,更不明白何以大人們的反應如此之大。

RTROPB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01年時的LMF。

後來隨著LMF解散,粗口歌的論爭好像稍為停歇,又或者是,當大人意識到互聯網和YouTube的世界是如此無遠弗屆,就會明白自己的「打壓」會是何等的無力、杯水車薪。

只是人越大,越發現粗口根本不是一件事之後,對粗口歌的興趣也就慢慢減卻下來,一直到了6月下旬JB的那首《FUCKTHEPOPO/屌狗》出來後,我就在想:甚麼時候LMF會出來呢?然後,「聲援及關注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中,中大的S同學臨離場時,點了一首《今宵多珍重》予在場人士,播的雖然是My Little Airport版本,我卻想起了LMF的那款,然後又想:甚麼時候LMF會出來呢?

終於,他們來了。

但一聽,不禁有少許「失望」——不是對LMF失望,也不是對他們要說的話失望,而是《二零一九》中的粗口,還遠不及我看半個鐘直播時所說出的十分之一——是的,令人失望的不是粗口,而是這個罵完更多粗口、百屌也依然是垃圾的偽善政權。

說多了,去歌吧!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題為〈粗口與偽善〉原文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