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外省第三代高中生,以下是我對民主與統獨的看法

我是外省第三代高中生,以下是我對民主與統獨的看法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前的人有他歷史上的作為,我們不能將前人的功過加諸在這一代的人身上,但現在我們有了資訊開放和公民自由的基礎,可以給予他應有的評價,並明瞭一切的來龍去脈,吸取錯誤的教訓,用更客觀的角度取代盲目崇拜辱罵——仇恨不能解決問題,但理性可以。

文:李祤檡

接受國民教育正滿十年,恰是思考未來如何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公民的好時機。「如何理解不同世代?怎麼解決政治上的難題?我的內心真實的想法是什麼?」這是一個兩年後將獲得公投投票權的人正在進行的自我對話,意識形態不是壞事,能意識到人應該擁有自己的觀點,並適時表達,是高中帶給我最大的改變。

以下是一個高中生粗淺但真實的認知與想法。

香港遊行(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你說的不是台灣國旗,是中華民國國旗。」媽媽在我很興奮的分享怎麼畫十二道光芒的時候提醒了這件事,可能很多人好像會覺得哪裡怪怪的。其實她沒說錯,依據《憲法》第四條規定,「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再加上第七次修憲明定的高門檻,憲法此項依然宣告中華民國領土以最初繼承自清帝國之領土為基礎

意即自清退位詔書頒布始,中華民國(北洋政權)繼承清帝國疆域,經歷大小紛亂,至張學良東北易幟可視為北洋政權終結,南京政權繼承了上個政權的領土,現今憲法未更動前,中華民國依然以《憲法》第四條主張領土包含全中國。台灣是不是國家?我希望是,但它還不是,是個地名,法理上無從辯駁,期盼未來能達成憲改,力求「國家正常化」,拒絕與中國統一。

身為成長環境開明的「外省第三代」,這是我對「民主」的看法

身為一個「外省第三代」,希望台灣能拒絕統一在家族立場中極其反常,幸運的是,我的父母不是深藍或深綠,完全不限制子女的政治觀,我們是「餐桌上能談政治」的家庭。

必須強調,上述的政治觀不單是粗淺的「統獨藍綠」,我對政治觀的定義是:每個人深入思考後所歸納出的,能達到心中最高政治期望的可能方式。獨立思考下,眾人自然會歧見眾多,但是多元意見是民主國家的特色,也是進步的動力。

解釋反對統一的理由前,先談談我對民主政治的看法:

「權力制衡」是公民科教科書上常提到的民主政府特色,常以英美法舉例。立國精神上,美國極力避免多數暴政,偏向菁英民主。英法等則是限制君權(或推翻),使權力下放,從我對各國民主演變之觀察,政治變革往往催生於「被治者認知的權力不平衡」,而掌控國家權力的,可分為四大群體:行政、司法、立法、人民,此乃我私自歸納的想法,並非教科書上指的三權或五權分立。

高一因為課程活動需要,我進行了一些黃背心運動的研究,相較於平常學到的政府內的制衡,我意識到,「人民」須同樣身於權力制衡的結構中,才能避免權力失衡。當然,因為行政權是古今中外最容易濫權的群體,體制的理想設計本應當注重防範,人民的權力則是最容易被侵害者,故理想體制下通常保護多於限制,限制必要性是最低的,但不能無視。

三權分立、五權憲法、人民主權云云皆在尋找權力的分配與歸屬方法,實際上,權力沒有「最後的依歸」,它應該像是空氣一樣,自然的分散在體制裡,不是古老的明君聖王,也不是民粹的淺短亂政,而是國家長期進步衍生出能篩選良好政策的「演算法」——結構內能透過四大群體阻擋可能帶來嚴重後果的政策,並且讓好政策被大家看見,就算花點時間,最終也能成為共識。這樣的境界,從歷史上看,需要不少時間,民主的台灣還很年輕,固然有許多衝突與融合,但我相信進步依然在持續發生。

AP_19275281296720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反對「統一」的理由是什麼?

討論這個敏感問題的答案,必須放下所有情緒,想質問我的人,先請稍安勿躁。

每當台灣政權更迭時,會發生什麼事?從荷西、明鄭、清朝、日本帝國、國府治台,新政權無一不抹除任何可能危害政權或統治根基的文化和前朝遺跡,手段之兇殘狡詐,綜觀史料,得以明鑑。當今若走向統一,難保更加「現代化」的清洗手段不會上演,如何相信有些人認為的「歸順中國才不會有事」?

政府會發瘋,會犯錯。幸運的,會有壓力逼著政府修正(有些地方的機運遙遙無期),台灣民主化過程中,許多生命受難消逝,無從挽回,生活在這裡的人,有的或因戰亂或因遷移或本就是在地居民,都因緣際會從地球某處先後踏上這塊土地,歷經四百餘年的風雨飄搖,如今有著相對自由的生活,這樣的公民社會真的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我的父母輩很多人認為,威權時期也許有傷害到一些人,但也是當時為了穩定政局必須的,我的回答是:「從前的人有他歷史上的作為,我們不能將前人的功過加諸在這一代的人身上,但現在我們有了資訊開放和公民自由的基礎,整理修正也好、反省懷念也罷,給予他應有的評價,並明瞭一切的來龍去脈,吸取錯誤的教訓,用更客觀的角度取代盲目崇拜辱罵,何以不為?」仇恨不能解決問題,但理性可以。

我相信大多數台灣人心中真切企盼的,應該不是什麼民族大義、中華復興這類空泛的論述,人民所需要的,是生活與尊嚴。

颱風最快27日形成  不排除影響台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推敲過後,便能理解統一這個選項無法最大程度的保障身為一個台灣居民的尊嚴與生活,無關民族情感、黨派立場,統獨不影響我作為一個漢人的文化傳承,當安全、生活、尊嚴被保障,人民才有自我實現的無限可能,這樣的世界,亂歸亂、吵歸吵,但因為如此,每一個人、族群、乃至於社會,才有平等進步的「機會與希望」。

部分人士相信歸順才能換得和平,前英國首相邱吉爾的名言足以回應這個假設:「在戰爭和屈辱面前,你可以選擇屈辱,但屈辱過後,還是要面對戰爭。」

蚍蜉難以撼樹,然眾志足以成城,我只是一個學生,一個真心感恩腳下土地的平民,希冀能以涓滴之力,喚醒公民意識的思考與對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