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諾貝爾醫學獎:3位英、美學者發現細胞如何感知氧氣,有助治療癌症

2019年諾貝爾醫學獎:3位英、美學者發現細胞如何感知氧氣,有助治療癌症
Photo Credit: 截圖自諾貝爾獎Twitte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凱林、雷克里夫和塞門薩的研究,有助對抗癌症。由於腫瘤的生成離不開新生血管,如果能降解「缺氧誘導因子」,就有望對抗惡性腫瘤。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年諾貝爾獎今日揭開序幕,醫學獎得主率先揭曉,由美國的哈佛大學教授凱林(William Kaelin)、英國醫學家雷克里夫(Peter Ratcliffe)和美國醫學家塞門薩(Gregg Semenza)獲得殊榮,得獎原因是研究細胞如何感知以及適應氧氣的供應,3名學者將平分900萬瑞典克朗(約合新台幣2969萬元/港幣715萬元)的獎金。

《紐約時報》報導人類早就理解,動物需要氧氣才能將食物轉化為有用的能量,但是細胞如何適應氧氣的變化一直是未解之謎,凱琳、雷克里夫和塞門薩3人發現了分子機制,可調節基因的活性以應對不同含量的氧氣,3人的發現,對於對抗貧血、癌症等,都有助益。

《香港蘋果日報》報導,凱林、拉特克里夫及塞門薩發現了一個分子機制,可按不同的氧氣水平,調節基因的活動。當氧氣水平低的時候,缺氧誘導因子1α(HIF-1α)便會避免脫水,並會在細胞核內積聚,然後在控制缺氧(hypoxia)的基因內,與特定的DNA排序結合。當氧氣水平處於正常的時候,缺氧誘導因子1α便會被蛋白酶體(proteasome)快速降解。他們又發現,一種名為VHL的蛋白,可以隨氧氣水平與缺氧誘導因子1α,改變它的數量,由此形成一個調節基制。

《學術經緯》報導,發現生物透過什麼感知氧氣,也有望帶來創新的療法。比如,若能通過調控缺氧誘導因子,促進紅血球細胞的生成,就有望治療貧血,而干擾缺氧誘導因子的降解,則能促進血管生成,治療循環不良。另一方面,由於腫瘤的生成離不開新生血管,如果我們能降解缺氧誘導因子或相關蛋白,就有望對抗惡性腫瘤。目前,已有類似的療法進入了早期臨床試驗階段。

《中央社》報導,威廉凱林1957年生於紐約,美國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醫學博士。曾經歷約翰霍普金斯大學(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專業研訓、丹那法博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專業研訓、霍華德休斯醫學院(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研究員,現為哈佛醫學院教授。

雷克里夫1954年生於英國蘭開夏郡(Lancashire),劍橋大學醫學博士。曾任牛津大學腎臟病學教授、牛津大學標靶研發研究所所長、英國皇家學會醫學科學院院士,現任倫敦法蘭西斯克利克研究中心(Francis Crick Institute)臨床研究主任。

塞門薩1956年生於紐約,美國賓夕凡尼亞大學醫學博士,曾經歷杜克大學兒科專家培訓,現為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細胞工程研究所血管研究計劃主任。

其他諾貝爾獎得獎公佈時間:

  • 8日:2019年諾貝爾物理獎
  • 9日:2019年諾貝爾化學獎
  • 10日:2018和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
  • 11日: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
  • 14日: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