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幼托免費新制(上):「幼保無償化」人人有獎?魔鬼藏在細節裡

日本幼托免費新制(上):「幼保無償化」人人有獎?魔鬼藏在細節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0月1日,日本「幼保無償化」正式上路。看似家有3-5歲學齡前幼童的家庭戶戶有獎的背後,其實並非如此。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伴隨今(2019)年10月1日「一國兩稅制」的日本消費稅新制上路,日本政府也在同一天正式推出「幼保無償化」。簡單來說,就是將消費稅從8%調漲到10%當中多出來的2%稅收,用來補助家有3-5歲學齡前幼童的幼托費用,或是家有0-2歲嬰幼兒的低收入戶(住民税非課税世帯)可以免費將孩子送到幼稚園或保育所。

然而,這項看似可以減輕家長經濟負擔的政策,卻刻意或無形間造成家有學齡前兒童的家長間產生新的階級。這項政策是否真的解決日本幼托現狀的問題?這項政策究竟幫到了誰又害到了誰?本文接下來將探討日本政府這回推出的「幼保無償化」到底出了哪些問題。

「幼保無償化」是什麼?

這回日本政府推出的「幼保無償化」,可以依據孩子的年紀分成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只要家有 3-5歲學齡前幼童,將孩子送到經政府機關認可的「認可保育所」或「認定幼兒園(認定こども園)」,都能獲得全額補助。如果是將3-5歲學齡前幼童交由保母或其他未經地方政府認可的「認可外保育施設」照顧,則最高可以獲得每個月3萬7000日圓的補助。至於將3-5歲孩子送到私立幼稚園的情況,考慮到有些私立幼稚園主打特色教育收費較高,故最高上限只有每月2萬5700日圓。但上述情況只限幼托機構的基本收費,若要延長幼托時間或幼托機構幫忙接送小孩的費用或餐食費等,都不在這次的補助範圍內。

第二部分則是針對家有0-2歲嬰幼童、符合住民稅免稅資格的低收入戶家庭,只要將孩子送到經政府機關認可的「認可保育所」或「認定幼兒園」,就能獲得全額補助。若是將孩子交給保母或其他未經地方政府認可的「認可外保育施設」照顧,則最高可以獲得每個月4萬2000日圓的補助。

日本政府推行這項政策的同時,其實也是在鼓勵各家幼稚園轉為「認可保育園」或「認定幼兒園」。因為幼稚園只要轉為「認可保育園」或「認定幼兒園」,家長就能獲得政府的幼托費用全額補助,這對於家長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誘因;如果幼稚園選擇維持現狀,則家長最多只能獲得最高每月2萬5700日圓的補助。截止至去(2018)年4月,共有超過四成、3271所幼稚園申請轉為「認可保育園」或「認定幼兒園」。

家有3-5歲孩子人人都有獎?魔鬼藏在細節裡

這項政策乍聽之下只要家有3-5歲學齡前幼童的家庭人人有獎,實際上並非如此。外國學校提供的幼托,或「幼稚園類似設施」都被排除在這次的補助範圍。而且就算孩子就讀同一間幼托機構,明明孩子都是3-5歲,卻有分「符合補助資格的家長」和「領不到補助的家長」。

明明孩子都是3-5歲,卻有分「符合補助資格的家長」和「領不到補助的家長」的問題,會發生在「認定幼兒園」、私立幼稚園和「認可外保育施設」。根據《幼稚園教育要領》,日本幼稚園的「教育時間」只有4小時,所以如果家長希望延長幼托機構的照顧時間,或週末、長假期間也能幫忙帶小孩,就需要「預かり保育」。

這一次日本政府推出的「幼保無償化」,如果是「認定幼兒園」、私立幼稚園的「預かり保育」,或將孩子送到「認可外保育施設」的情況,家長必須要先取得「保育必要性(保育の必要性)」的資格,才能拿到補助(會依據孩子年齡、是否為低收入戶、將孩子送到哪一種類型的機構,而有不同的補助上限)。

刻意排擠家庭主婦/夫,鼓勵雙薪家庭?

所以怎麼樣的情況才會符合「保育必要性」的資格呢?雙薪家庭家長每天工作或上課達4小時以上且每個月16天以上、家長需要產休或因病需要人代為照顧孩子、還在找工作(限3個月內)、家庭內有家暴可能性……簡單來說,就是家裡有專業家庭主婦/夫的情況下不符合資格。

之所以會造就這種家裡有家庭主婦/夫就只能取得「預かり保育」補助的情況,要從幼稚園的「教育」時間和「保育」時間是分屬不同行政部門管轄說起。幼稚園標準4小時的「教育」時間是由日本文部科學省管轄,不管孩子的家長是否為雙薪家庭,孩子都必須要接受「教育」。但「教育」以外的「預かり保育」時間就不是如此:「保育」是由日本厚生勞動省管轄,厚生勞動省認為「沒有在工作的家長」不一定需要「預かり保育」,才會出現這種一定要是雙薪家庭才能領到「預かり保育」補助款的情況。

大家的消費稅都一樣變成10%,也沒有人少繳稅,為什麼同一個幼托機構會出現家長是不是家庭主婦/夫,拿到的補助款有差?

為什麼大家的消費稅都一樣從8%變成10%,明明孩子都是3-5歲,為什麼會有幼托機構不在補助範圍內?

AP_3968914323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佔地面積不合規定,無法升格的老牌幼托機構

其中一種被排除在「幼保無償化」之外的幼托機構為佔地面積或法人資格不符幼稚園標準的「幼稚園類似設施」。根據日本內閣府、文部科學省與厚生勞動省的調查,目前日本全國共有200間以上「幼稚園類似設施」。這些「幼稚園類似設施」的課程內容無異於幼稚園,但因為法規規範而無法申請為幼稚園,福島縣筑前町的大念寺中央幼兒園就是一個例子。

成立於1966年的大念寺中央幼兒園,至今照顧了超過2000名幼童,當中不乏不少因為身心發展障礙、需要裝人工肛門等理由遭到其他幼稚園拒收的幼童。大念寺中央幼兒園在今年7月已經從「幼稚園類似設施」升格為「認可外保育設施」,但若要將大念寺中央幼兒園改為認可幼托機構,讓雙薪家庭或家長其中一人為家庭主婦/夫的家庭都能領到補助,大念寺中央幼兒園偏偏就是佔地面積不符資格。

大念寺中央幼兒園的手塚敦子理事長表示,一旦「幼保無償化」上路之後,像大念寺中央幼兒園這種家長比較難拿到補助,或甚至拿不到補助的幼托機構,就會面臨學生數減少,經營出現困難的問題。手塚敦子認為,在這樣下去,等到現在這群孩子們畢業後,大念寺中央幼兒園可能只有關門這條路。她希望,政府能夠派人到大念寺中央幼兒園現場看過她們是如何照顧這些身心障礙兒童,而不是單靠紙本文件就決定哪些幼托機構適用「幼保無償化」,哪些機構不適用。

中央和地方都不清楚「幼稚園類似設施」到底有幾家

目前關於這些「幼稚園類似設施」的問題,文部科學大臣萩生田表示將會盡力在新學年度(指2020年4月)想出解決方案。但目前必須要先解決的問題是,地方政府並沒有掌握這些「幼稚園類似設施」的資訊,更不用提中央政府也不清楚「幼稚園類似設施」的確切數量。

以九州7縣為例,只有福岡縣表示他們知道縣內至少有2間「幼稚園類似設施」,但另外6縣是一概不知道。與之相對,東京都則決定在中央政府提出配套方案之前,會單獨補助這些「幼稚園類似設施」。鹿兒島大學伊藤周平教授便批評道,政府這一次沒有把握幼托現場的實際狀況,沒有考慮到「幼稚園類似設施」便推行「幼保無償化」的結果,就會造成不公平的情況發生。

參考資料

本文同步刊載於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