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籌組Uber Eats工會,台灣的餐飲外送服務是否起而效尤?

日本籌組Uber Eats工會,台灣的餐飲外送服務是否起而效尤?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Uber Eats日本在展開服務後,就有不少意外發生。其中一名42歲的男性就說,他在7月時在世田谷區騎車送餐時機車摔倒,後來餐點雖然還是送到,但便當摔到的外型畢竟醜陋,讓他遭到總公司警告:「如果接下來還有這樣的情況,您的帳號可能會被永久停止,請多注意。」

現代人的忙碌生活中,常常因為工作忙碌,連帶地在用餐的時間上也被擠壓,進而催生了餐點外送服務。這幾年席捲全球飲食文化的餐點外送App Uber Eats,標榜只要一鍵即可下訂單外,使用者也可以自己成為外送司機並賺取額外收入,在紅遍二十多國與超過200個城市後,Uber Eats同時面臨到了實際問題:勞動權益。

就在10月3日,日本Uber Eats的17位員工,在首都東京澀谷的一處辦公室內召開Uber Eats工會成立大會,該工會開宗明義希望,Uber總公司可以迫切改善旗下用戶的勞動人權。

工會成員之一,也是首任會長的29歲前葉富雄說:「我們在前線遇到的問題無法即時反應給公司、就算最後反應到公司後,總公司依舊沒有回應。」希望藉由籌組工會後,能擺脫過去個人無法反應問題的無力感。

雖然目前只有17位會員,不過前葉富雄也說,現在會以首都圈的會員為主,而且反應的人數比他想像中都還好。目前在日本約有1萬5000人在Uber Eats上登記成為用戶,並有實際送餐經驗。

除了東京之外,還有大阪、福岡等9個都市都有服務,傳統日本一些老店家或是披薩店等雖然也有提供外送服務,但是老店家都有限定服務範圍,披薩店則是有至少1000日幣的限制,Uber Eats在日本的外送業中,保持一定競爭力。

算是真正的員工?

然而,在世界上交通最密集的東京送餐,除了時間壓力外,還需要面對相當多的小路,Uber Eats日本在展開服務後,就有不少意外發生。

參加工會的其中一名42歲的男性就說,他在7月時在世田谷區騎車送餐時機車摔倒,後來餐點雖然還是送到,但便當摔到的外型畢竟醜陋,讓他遭到總公司警告:「如果接下來還有這樣的情況,您的帳號可能會被永久停止,請多注意。」

但在摔倒後,該男光是去醫院的醫療費用就花了不少錢,包含右肩膀脫臼在內,總共需要休養三週。該男對日本媒體說:「雖然是件沒有被害者的單純意外,我也以送餐為優先了,但是公司隔天才來問候就算了,還用這樣的口氣很糟糕。」他認為,在這個行業也是常會碰到受傷與事故的,希望公司也能拿出有誠意的對應。

然而,真正的問題點在配送員與Uber Eats間並沒有正式的勞雇關係,目前在日本法律的定義算是「個人事業主」。因此要是出了意外,都不適用任何的勞動災害保險,治療費用都必須自己負擔。

加上總公司擁有絕對的帳號管理與自訂的距離與報酬額度算法,都讓不少日本Uber Eats配送員感覺需要改善,才從6月起逐步規劃工會,未來也將成立網站以及與國外的Uber Eats工會聯繫。

日Uber審慎回應

對於日本Uber Eats用戶成立「工會」,雖然目前沒有勞雇關係,但總公司仍表示:「本公司為了提高個人事業主在工作方式上的質量與安全性,一直不斷在努力。我們也經常以比配送員的好搭擋還要更好的角度來摸索,希望今後還能以用戶們的需要為前提,誠摯對應。」

就在1日時,Uber日本總公司也修改規定,如果因配送出現意外,最多有25萬日幣(約台幣7.5萬)慰問金,如果不幸過世,家屬將有1000萬日幣(約台幣290萬)慰問金。

而在工會成立記者會上,所屬律師川上資人仍表示:「補償制度還有很多不完備之處,在新的工作型態下保護這些工作的人們,希望未來工會可以切實努力,改善勞動環境。」

日本也是Uber Eats開拔到亞洲以來,首個設立工會的國家。在2016年進軍台灣後,Uber Eats也漸漸成為許多人點餐時外送的新選擇。

然而,就在8月底時台灣也傳出消息,Uber Eats與Foodpanda等外送平台,因為不滿公司的獎勵措施要變相壓榨工時,一度要醞釀罷工。Foodpanda更在傳出在籌組工會,台灣外送時代的配達員勞動權,似乎也在慢慢成形中。

AP_16272248549119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共享經濟也算勞動?

對比「共享經濟」祖師爺的美國,Uber位在加州的總公司也在慢慢推行改革,預計明(2019)年1月推出新法。個人事業主將有一定程度的事故保險理賠、因傷休假與最低的租用金保證。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也在推特上說:「無法切實區分勞動者權益已經是數十年的問題。如不解決,對於勞動者、正當雇主、還有整體經濟來說都是不好的。」

不過Uber總公司最高顧問韋斯特(Anthony West)則在接受美國媒體訪問時坦言:「開Uber車的人絕大多數都不希望自己被認定是勞動者」,並且反對明年1月的新法。他並表示,該州有許多人建議以公投來訴諸這個法案是否該成立,就算該法成立與否,Uber未來都將提供獨自規格的傷病補償與最低租賃金的方案。

有趣的是,當初Uber等經濟模式的出發,正是因為共享經濟的興起,讓人可以在賺取報酬上有著更不一樣,甚至更自由的型態。不過隨著這樣的趨勢愈來愈頻繁,當初的共享概念變為實際的工作模式後,也讓許多人不得不去省思這依舊是份「工作」而必須要有一定的基礎保障。

就如同Uber在台灣遭逢計程車業抗議、如今外送服務也漸漸受到勞動權益的挑戰。目前美國加州的「共享經濟駕駛工會」的幹部帕爾度(Ivan Pardo),聽聞日本終於成立Uber Eats工會,也感到相當欣慰「全世界的共享駕駛與配送員都有共同變相被剝削的一面,大家一起加油!」而台灣的共享經濟,是否未來也會呼籲提高「勞動權」,成為亞洲第二國,也許是下一步可以關注的焦點。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