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診斷》(下):「早期發現」與「過度診斷」的兩難與爭議

《過度診斷》(下):「早期發現」與「過度診斷」的兩難與爭議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個人是否被過度診斷極難確認,但群體中發生的過度診斷則相對容易判斷。我們推測過度診斷的方式,是比較一段時間的癌症診斷率與癌症致死率。

因此,美國預防服務工作小組(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負責評估篩檢服務的聯邦顧問小組)對於攝護腺癌篩檢一直抱持保留的態度。該小組獨立運作,由基礎醫療與預防的學者專家所組成,專門審視已出版的研究,以對篩檢提出建議。

他們表示,根據現有的證據,他們難以評估未滿75歲男性攝護腺癌篩檢的利弊。但至於75歲以上男性,已有充份證據顯示,過度診斷是很嚴重的問題;他們的結論是不建議篩檢。其實,美國癌症協會(American Cancer Society)最近修改其建議以重申這項要點:「由於攝護腺癌成長緩慢,平均餘命少於10年的男性,又無攝護腺癌症狀,就不應該進行篩檢,因為他們不大可能受益。」

書籍介紹

《過度診斷:我知道「早期發現、早期治療」 但是 我真的有病嗎?》,經濟新潮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H.吉爾伯特.威爾奇、麗莎.舒華茲、史蒂芬.沃洛辛
譯者:林步昇

一本書,幫助我們如何與醫療體系打交道,重新思考「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的意義。

從預防醫學的角度來看,「早期發現、早期治療」是主要的方法之一。隨著技術愈來愈發達,健康檢查或疾病篩檢愈來愈精密,當報告出現異常,我們該如何面對?

一旦發現異狀,可能讓自己陷入「下一步該怎麼辦?」的掙扎。猶豫是否需要尋求第二意見、換一家醫療院所再做一次檢查,直到確診病名(或只是虛驚一場)為止。無論做出什麼抉擇,過程總是讓人煎熬不已。

本書主要作者H.吉爾伯特.威爾奇是達特茅斯學院的醫學教授,他以自己幾十年的臨床經歷,為我們解讀過度診斷、過度醫療對我們的影響,並且分析這些情況無法改善的原因。

從高血壓、糖尿病,到肺癌、乳癌、甲狀腺癌等病症,作者提醒我們了解醫療常識之餘,也要謹慎面對自己的健檢報告。他從醫療體系和醫療倫理的角度,提出「過度診斷造成過度醫療」的問題,不僅浪費醫療資源也讓人身心煎熬,藉此提醒我們,凡事都要正反兩面思考,對早期診斷抱持適度懷疑;最重要的是,預防疾病並不只靠早期診斷。

你我隨時都有可能瞬間成為病人或患者,都會面臨醫療抉擇。一本書,幫助我們跳脫框架思考,檢視精密健檢、癌症篩檢的價值,重新思考「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的意義,為自己做最好的決定。

經濟新潮社-過度診斷-立體書
Photo Credit:經濟新潮社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