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套簡單的思路,教你如何正氣凜然的「不愛國」

這套簡單的思路,教你如何正氣凜然的「不愛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愛國」跟「愛社會」,其實可以並存無礙,而且就算不愛國家也不妨礙你「愛台灣」的選擇,因為你對台灣的偏好,主要來自於對這個社會的熟悉以及成長過程,國家不應該問我為它做了什麼,該先想想它自己對我們做了什麼。

這套簡單的思路,相信對很多人能起作用。

起手式就從我們「親愛」的國家認同開始。想想看,如果你生在史瓦濟蘭而不是宜蘭,還會愛台灣嗎?如果你的第一語言是法語,還會覺得中文特別優美嗎?如果你最熟悉的歷史是拉丁美洲的被殖民史,還會認為二次大戰前犯下最大規模戰爭罪的政治實體,是軍國主義的日本或納粹德國嗎?如果你最先接受的社會框架,既不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也不是反共救國,而是摩門教義,國家對你而言會是一個重要的認同對象嗎?

離開一下自己的資訊起點,對反思自己的國家認同會挺有意思的。

再來,過了國家認同這一道檻,就可以來思忖一下國家本身的價值。如果說神話是在科學之前,人類藉以解釋自然世界現象的工具;而宗教是現代國家組織建立之前,人類藉以集結眾人之力的社會工具,那麼取代國家的體系會是什麼?現代國家作為一種有組織、有力量的信仰,把地球表面完全沿線裁切、一點不剩地完全給人類瓜分完畢,犧牲了誰?不願意被國家所管轄的部落和個人,在地球上竟無處可遁,憑什麼?

RTX6JF0E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在討論國家之前,先確認一下你分得清楚「國家、政府、執政者、社會」這幾個概念。

它們完全不同,但我擔心有些讀者,就像三代單傳、缺乏兄弟姊妹時,對堂表親妯娌連襟這些稱謂就不容易搞懂一樣,生在專制政權主導的國家裡,不容易區分國家、政府、執政黨之間的分野,因為缺乏經驗,但很多國家雖然都已經完成第三波民主化,但人生前期活在專制政府統治下的人民,還是不容易分辨這些重要觀念,例如台灣、例如南韓。

還好我成長在戒嚴後,社會夠「亂」,已至於我們這一代人,終於被迫養成了一點思辨能力,至少學會要檢視政府的行為。

我不是無政府主義者,但覺得政府是一個純工具性的存在,以效能為主要要求。至於執政者,當然最好不是人治、是法治,以免弊端久長。強調政府是一個工具性的存在,主要是為了強調政府不能為自己的效能犧牲人民(個體)和社會(總體),違反這項原則的政府,就是侵害價值。政府能對人民或社會強力執行的領域,只能為了其他具有內在價值的事物,不能是為政府本身。

RTX6KQL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至於國家,可以視為政府這個工具性體制,身上披的那層畫皮。理解成遊戲視覺設定的那層skin就更棒了,既可以隨玩家需求調整設計,還可以用來掩藏玩家真實的性別和屬性。甘迺迪說:「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先問你為自己的國家做了什麼。(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但人家是國家領袖,當然傾向為自己掌握的權力說話。

在此給各位被統治者的建議是:國家不要問我為它做了什麼,想想它自己對我們做了什麼先。

但相較於國家,社會是完全不同個概念,社會本身有充分的內在價值,國家和政府,如果不是社會的公僕,發展成超穩定結構後回頭壓在社會頂上,歷史上總是會被社會反噬,絲毫不爽。

重點是,即使經過這樣一路考量,仍然不妨礙你「愛台灣」的選擇。

如果你對台灣的偏好,主要來自於對這個社會的熟悉,以及在這個社會裡成長的過程,讓你知道如何對這個社會更好。對社會有益的事,我會願意為台灣做。當作回饋也好,當作為這個世界做一點好的改變也行。

選擇愛台灣,因為愛台灣的效益,對我而言比愛挪威或愛土耳其都高。「不愛國」跟「愛社會」,其實可以並存無礙。

民族主義不好,大家不要追求民族主義;愛國不好,大家先要學會愛人。最終,我期待的是,不要再有以愛國為名的恨。因為國家沒那麼值得你愛,更不值得你為它憤恨它的敵人。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