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危機與俄羅斯的能源政策:錯判形勢?

氣候危機與俄羅斯的能源政策:錯判形勢?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着美國宣佈退出《巴黎協定》,俄國的參與可能只是擺弄姿態以突顯其「負責任大國」的形象。

文:王家豪(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16歲瑞典少女通貝里(Greta Thunberg)上月下旬(9月23日)在聯合國氣候峰會發表演說,痛斥各國元首漠視氣候危機、對全球減碳行動只說不做,成為一時佳話。通貝里曾經獨自前往瑞典國會外抗議,並發起「Fridays for Future」罷課行動,喚起全球關注對氣候變化,數以百萬計人在過百個國家的一千多個城市參與。

在通貝里演說的同日,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簽署政令,批准俄國正式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作為全球第四大碳排放國、第二大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國,俄國在應對氣候危機的重要性不容忽視。根據俄國氣象局發表的報告,俄國暖化的速度較全球平均氣溫上升快兩倍半。究竟俄國的減排成果如何?俄國上下如何看待氣候議題?氣候變化為俄國帶來哪些機遇與挑戰?都值得關心全球氣候危機的朋友細察。

加入《巴黎協定》:象徵性減排?

《巴黎氣候協定》的簽署國承諾減低碳排放量的目標是自主釐定的,俄國要達標可謂輕而易舉。在巴黎氣候峰會(COP21)中,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宣佈俄國以1990年為基準,將於2030年前把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至70%。蘇聯於1991年解體,當時經濟發展倚賴重工業,碳排放量極高,普京對基準年的設定實在有取巧之嫌——目前俄國的碳排放量只有1990年水平的6成,所以它只需要維持現狀便可輕鬆達標。外界批評俄國的減排目標極為保守,過分偏重商界利益和國內經濟發展;弔詭地,俄國甚至可以在遵守《巴黎協定》的情況下,輕微增加碳排放量。由此可見,俄國正式加入《巴黎協定》是象徵意義居多,難言對全球減排有實際作用。俄國氣候專家Anna Korppoo相信,克里姆林宮從未認為氣候變化危機迫在眉睫,預計在2030年後才會全面發展再生能源和推動全國性減排措施。

基於經濟利益多於環保考慮,克宮的氣候政策聚焦於提升能源效益。根據能源研究公司Enerdata的數據顯示,俄羅斯經濟的能源密集程度(每單位產出需要消耗的能源)是全球第二高,意味工業發展滯後、使用能源欠缺效率。俄國蘊含豐富天然資源,本土能源價格便宜,加上工業設備落伍過時,間接「助長」企業和大眾使用能源的壞習慣,導致大量浪費能源。根據世界銀行的研究透露,俄國具備節省45%能源的空間,以換來每年1200億至1500億美元的經濟回報。不過,俄國要提高能源效益的投資經費不菲,估計涉及3200億美元。西方的制裁令俄國陷入財困,缺乏海外融資渠道,不少節能項目只好無疾而終。

RTX2ASLG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普京質疑氣候變化

總統普京素來鮮有關注氣候議題,也質疑人為因素是導致氣候變化的主因。在2017年的北極論壇上,普京辯稱全球暖化早於1930年代已經開始,不是現代人類活動所造成;他更認為阻止全球暖化違背自然規律,人們其實只好設法適應。有學者批評今天的普京在氣候議題上開倒車,因為俄國政府在2009年發布的《俄羅斯氣候指南》,曾經列明全球暖化是人為造成,也強調減低碳排放的必要性。此前,普京曾經戲言全球暖化是好事,使俄國人節省購買皮草大衣的開支。

歸根究底,普京認為氣候變化遙不可及,傾向以政治角度對待氣候議題,當成是大國角力的其中一環。克里姆林宮將全球氣候治理當作政治秀,藉此對外展示俄國的重要性,與西方國家平起平坐,強調全球氣候合作必須要有美、中、印、日等主要碳排放國參與,否則任何協議都只是徒勞無功。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對氣候變化抱懷疑態度,曾經指控全球暖化是中國製造的騙局,旨在打擊美國經濟。隨著美國宣佈退出《巴黎協定》,俄國的參與可能只是擺弄姿態以突顯其「負責任大國」的形象。

俄國人的環保意識普遍較歐洲民眾薄弱,難以影響克宮的氣候政策。上月底(2019年9月)全球多個城市發起關注氣候變化的示威活動,超過600萬民眾響應。不過,或許跟政府打壓集會自由有關,參與相關示威的莫斯科市民只得30至40人。根據俄國民調機構WCIOM的數據顯示,86%俄國人知道氣候變化的存在,當中7成受訪者比較關心極端天氣狀況,但關注全球暖化的只有11%。有評論認為,蘇聯的共產主義惡夢使俄國人追求極端個人主義,甚至認為環保行為是限制個人自由。

氣候變化的危與機

即或如此,氣候變化增加極端天氣事件發生的頻率,俄國人民其實深受其害。根據俄國氣象局的統計資料,當地去年錄得580宗極端天氣狀況,如熱浪、颱風、暴雨等,遠多於2000年的141宗。今年7月西伯利亞北部發生嚴重山火,多個地區進入緊急狀態,迫使普京下令軍隊協助救火。2012年南部小城克雷姆斯克(Krymsk)發生洪災,造成171人死亡,數千人流離失所。2010年莫斯科受到熱浪襲擊,觸發山林大火,奪去15000條人命,造成150億美元經濟損失。由此可見,氣候變化對俄國的安全和經濟構成明顯威脅,政府實在不容忽視。民眾時有批評政府救災不力,假如克里姆林宮依然掉以輕心,難保不會釀成政治危機。

不過,全球暖化有助促進北極地區發展,長遠會為俄國帶來新契機。有研究顯示,全球暖化擴大南北國家之間的貧富差距,俄國、挪威、加拿大等極地國家愈發繁榮,而赤道國家(例如印度)的發展則進一步滯後。俄國視北極地區為能源基地,擁有當地66%未開發天然氣和29%未開發石油。由於全球氣候變化加速冰層融化,俄國開發北極資源的成本將會大幅降低。另一方面,全球暖化有助開通俄國沿岸的北海航道(Northern Sea Route),這航道途經北冰洋,連接大西洋與太平洋,航程較蘇伊士運河為短,能減低運輸成本,之前受極地氣候等因素影響,每年航期只有3至4個月。北海航道亦涉及重大戰略利益,俄國或可將駛經的商船變成「人質」,以作為換取政治利益的籌碼。

減排與能源政策落後於形勢?

然而,俄國未有追隨全球減排步伐,減輕對石化燃料的經濟倚賴,長遠而言或要負上沉重代價。去年,能源產品佔俄國總出口約64%,當環球需求下降之時,俄國就要面對貿易風險。作為俄國能源的主要市場,歐盟的環保標準和消費者的綠色購物習慣,也勢必影響俄國經濟。俄國經濟學家Igor Makarov預計,若然《巴黎協定》訂立的目標能夠達成,俄國本地生產總值將會每年下跌0.2%至0.3%。面對風險,俄國政府始終相信再生能源在中短期內難以完全取代石油等石化燃料,勸導國民對能源出口貿易毋須過分悲觀。不過,近年俄國煤炭出口銳意進軍亞洲市場,但效果不如預期理想,皆因中國、越南和其他國家鼓勵發展再生能源。俄國的能源政策是否錯判全球形勢、對全球能源需求過度樂觀,克里姆林宮應否認真反思?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羅元祺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