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當個好球評》:不管你信不信這些「轉播禁忌」,反正我是信了

《如何當個好球評》:不管你信不信這些「轉播禁忌」,反正我是信了
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一位球評可以有個人的情緒嗎?這個問題沒有一定的答案,沒有太多情緒的球評好似可以冷靜的看待場上一切,不至於太主觀,這聽起來是有道理,但其實很難做到,碰到一朗的引退,遇到中華隊重要一擊時,你還能冷漠以對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曾文誠、潘忠韋

轉播時的「禁忌」
曾文誠

各行各業都有禁忌,據說值夜的護士千萬不能說今晚太閒這種話,否則接下來就忙不完了。這讓我想到以前有個跑交通部線的記者朋友,有天打電話來,我問他最近在忙什麼?他回答沒什麼,閒得很,結果當天晚上大園就發生空難了。

不管你信或不信,禁忌就是禁忌,有時就是邪門得很。二○一三年四月三日達比修有對太空人隊比賽,一路投到第九局兩出局都還是無人上壘的準完全比賽,結果太空人隊打者岡薩雷斯(Marwin Gonzalez)擊出穿越中線的安打,達比修有的完全比賽就破功了,這實在是很令人遺憾。相信嗎?在這半局之前,和我搭配的主播陳亞理才剛說「要完全比賽了」,很邪門,好像再一次印證了,有創紀錄的比賽進行中不能說破的轉播禁忌。

也許我也是深信這個禁忌的人(至少紀錄沒有達成也別怪在我頭上),陳偉殷、王建民對上水手隊分別要創下無安打紀錄時,那過程中我是連提都不敢提,最好笑的是常富寧,比賽後才跟我說他連廁所都不敢去,深怕會拐了氣,真是「迷信」到最高點。儘管我們煞有其事的想信這檔事,但也有人不是太認同,主播許乃仁就不太信這一套,他說主播的工作就是要告訴觀眾當下發生了什麼事,所以為什麼不能說,許乃仁這樣講好像也有道理,哎呀,總之信不信就看個人了。

還有一種不能說破的是比賽速度,這好像是護士不能說太閒,高速公路開車不能說很順,有一次和兒子去英國旅遊,其中一天參加一個團,去程大塞車,回程時沒什麼車流,某位老兄高興地說真棒,導遊立馬用手指頭往上方指了指,而且細聲說:「噓,上面那個人會聽到。」看來這種不要講破是中外皆然。

這種比賽打太快不能說的禁忌,不僅是轉播者,舉凡所有和職棒相關的記者也好,球團人員也罷,都知道這忌,不僅是轉播者,舉凡所有和職棒相關的記者也好,球團人員也罷,都知道這條鐵律,唯獨常會犯錯的是主播鄧國雄,不管我們大家如何勸說如何提醒,只要前幾局打快一點,他就會先有個開場音「嘿嘿嘿」然後我心裡就大叫「靠、不妙了」,果然半秒後,就聽到他說「今天很快喔」。有沒有然後呢,有啊,然後下半局就保送、失誤一堆。

這些都是不成文的禁忌而已,說到球評真正在比賽不適宜提到的內容,應該就是政治、宗教、種族還有性別等話題。二十幾年前我第一天到新加坡ESPN轉球時,那時有個華人主管沒有跟我說太多轉播的注意事項,反倒是提醒我不可觸碰到以上幾個話題,因為之前在台灣從沒有想過這些事,所以記得很清楚,事實上這麼多年來我除了隨時叮嚀自己外,常看國外轉播也都發現這幾乎是他們工作上的鐵律,誰多說了一句事情就大條了。

但一直到現在,台灣對這方面好像也沒有太重視,我曾在一場中職轉播聽到球評說「這個黑人……」實在有點嚇到,其實不只是中職,我們台灣傳媒好似完全不在意,我曾開車聽到廣播的財經節目主持人,當他談到美國聯準會主席候選人時,用了句「居然是個女的」,聽到這句我方向盤差點打歪,這麼性別歧視的話,他應該要慶幸是在台灣說出的,因為也沒人在意,如果在國外可能就嚴重了,英國單車協會技術總監沙恩・薩頓(Shane Sutton)只因對女車手潔西卡・瓦尼斯(Jessica Varnish)說了句「回家生孩子吧!」就下台了。

還有什麼是主播台該避免的,那應該是聊和比賽不相關的事吧,當然一場棒球賽動輒三小時,有時還將近四個鐘頭,不太可能一直專注在場上,拉出去講點別的有時在所難免,但可不能就此一去不回,變成聊天節目,尤其是只有主播球評自己聽得懂的笑話,或者太私人的事情,這都需要在播報台上盡量避免。

不過有一種雖然和比賽無關,但是可以稍為帶一下,例如委內瑞拉政情混亂民不聊生,這個時候如果正好是該國選手有好表現,就可以帶一下現在他們國內發生什麼事,再補上一句「他的表現正可以安慰祖國同胞的心。」

或者是近來很熱的時事,記得樂透彩剛上市時,是全民一陣瘋,比賽進行中畫面還會秀上開獎的號碼,打者上打擊區時,導播還會有意無意帶一下打者背號,記得主播問過我「你覺得這個號碼有機會嗎?」我哈哈大笑,這種也算是無傷大雅的應景對話吧!

最後要說的是,身為一位球評可以有個人的情緒嗎?這個問題沒有一定的答案,沒有太多情緒的球評好似可以冷靜的看待場上一切,不至於太主觀,這聽起來是有道理,但其實很難做到,碰到一朗的引退,遇到中華隊重要一擊時,你還能冷漠以對嗎?但感情起伏太大的球評,動不動就哇哇叫,又失掉他的專業性,所以說球評在轉播時該不該有個人情緒?我的答案還是得視當時情況而定了。

潘忠韋

球場上的禁忌百百種,轉播時當然也有。

一般熟知不能在比賽當中提到「快」這個字,不然接下來的比賽就有狀況百出的風險,還有不管在中職日職美職、任何一國的職棒都不能隨便拿宗教、種族、性別開玩笑。

除了這些大家公認的禁忌話題之外,就我個人來說,不能說的,就是不想被說的。當我還是球員的時候,會在意主播球評如何評論自己,要是他們斬釘截鐵的判斷,結果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時,身為當事者的確會悶在心裡口難開。

所以當我成為球評之後,就會特別注意這部份,不先入為主、也不只用一個角度看結果,這就是我在轉播台上的禁忌。

相關書摘 ▶《如何當個好球評》:曾文誠眼中的投捕配球,簡直是最精彩的鬥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如何當個好球評:曾文誠×潘忠韋的完全球評手冊》,好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曾文誠、潘忠韋

一場非科班與科班的棒球對話,
聽曾公、喇叭分享播報台前台後的故事!

擔任球評三十年的曾公對談球員出身的球評喇叭,
聽曾公大談多年球評播報秘訣,
聽喇叭吐露球員轉球評的成功經驗!

「能擔任球評的條件很多,其一是不間斷的學習」——曾文誠
「我可以做的就是,把選手的努力與汗水轉化成語言,讓觀眾感受」——潘忠韋

如何當個好球評_立體書
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