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走私報告:印尼現金交易促成的複雜犯罪網

穿山甲走私報告:印尼現金交易促成的複雜犯罪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尼調查人員猜測,印尼已是全球最大的穿山甲肉和鱗片非法出口國,而這些穿山甲大多被運輸到中國。同時得益於依靠馬六甲海峽與馬來半島的地理優勢,棉蘭市已成印尼主要的穿山甲走私中心。

文:「穿山甲報告:走私至滅絕

取得穿山甲的鱗片和肉、現金交易、運送至中國、秘密通報,這些是指向印尼穿山甲走私網絡的提示。執法機構面臨的挑戰則是否認、沈默,缺乏能夠把這些不自然的巧合變成犯罪證明的直接證據。這些也是我們調查印尼穿山甲交易時遇到的困難。

仔細查看法庭紀錄,警方和盜獵者間數十次的對話提供清楚的跡象,顯示出穿山甲交易在這個群島國家已經專業化。它已經變得太過複雜,讓人聯想到毒品交易。

在蘇門答臘、爪哇和婆羅洲,穿山甲在平衡生態系統上扮演重要角色,他們會捕食那些影響棕櫚樹等植物的害蟲。然而,這個區域的組織「在雨季到旱季的過渡期間進行大規模狩獵」,環境與森林部負責打擊非法穿山甲貿易的官員,蘇斯蒂·伊里永諾(Sustyo Iriyono)在接受採訪時說。

在這裡,調查人員通常以盜獵者為目標,嘗試向上找出供應商和仲介商乃至於整個組織。但調查行動幾乎都沒辦法走得太遠。

中間商在交易金額上有很大的操作空間。在印尼,盜獵者每公斤穿山甲肉能賺到大約20美金,但同樣份量的肉售價可能達到1200美金。而穿山甲鱗片的價格可能會順著供應鍊增加30倍。

蘇斯蒂猜測,印尼是全球最大的穿山甲肉和鱗片非法出口國,儘管印尼穿山甲的體積遠不及非洲的亞種。這些穿山甲大多被運輸到中國,有時候會經過越南和香港。

走私熱點-01_勿拉灣_1-v1-f
走私熱點-02_棉蘭-巴都巴拉縣-v1-f

一隻馬來西亞產的穿山甲寶寶在印尼棉蘭被警方救出,同一場搜捕行動中還有數十隻穿山甲被救出並放生野外。其他的則交給印尼科學院進行研究。

詢問關於走私路線的問題,他說貿易路線已經非常「井井有條」。

「過去,走私者使用貨機,」他說,「但被發現後,他們開始改變裝箱手法。穿山甲被藏在像是魷魚乾或魚類這些出口品中,有些人透過漁船使用的小港口來躲避偵查。」

我們追蹤最近幾次在蘇門答臘最大城市棉蘭的緝捕行動,發現存在著廣大貿易網絡的跡象。

這座港口城市已經被認為是主要的走私中心。國家警察發言人德迪·普拉塞喬(Dedi Prasetyo)告訴我們,位於蘇門答臘北部的棉蘭、爪哇東部的泗水以及婆羅洲西部的坤甸是穿山甲最重要的轉運點。它們通常被藏在冷凍魚、魷魚和牡蠣中,德迪說。幾次的查緝還有法庭案件都指向一個聯絡網,並且和一個叫羅伯特·昂加(Robert Ongah)的人有關。他以綽號「Atiam」聞名,儘管經過多次嘗試,仍無法與他取得聯繫。

「我代表柏·羅伯特(Pak Robert)」一間雅加達酒精飲料製造商的員工說,用恭敬的口吻。「他無可奉告,訪問要求裡的所有問題都是錯的。」

昂加是冷凍魚出口公司Tetap Jaya的老闆,在棉蘭設有辦公室,此外還有其他合資企業。他同時掌控著其他企業,包含釀酒商,也就是我們聯絡到一名員工的公司。警察告訴我們,他們追蹤到至少500億印尼盾(約350萬美金)從可疑的中間人轉帳到他的帳戶。

在昂加戶頭追蹤到的資金有一半以上被轉至一個名為Edy Soerja Susanto的帳戶,警方說。這些資金後來流向遭到逮捕的野生動物經銷商。

目前還無法確定Edy是否參與其中。透過電話聯繫,他否認參與穿山甲交易。「我不認識羅伯特·昂加」,他在掛掉電話前說。

調查人員告訴我們,這個交易網絡似乎比想像中更廣,且與其他更邪惡的犯罪活動連結在一起。金融交易與報告分析中心的副主任迪安·埃迪安娜·雷(Dian Ediana Rae)說,部分網絡與惡名昭彰且已被定罪的毒梟Togiman有所聯繫。

Togiman曾在2016及2017年兩度被判死刑,原因是諸多毒品案件,包括在獄中也持續進行他的毒品事業。他的銀行帳戶餘額有6.4兆印尼盾,約4.58億美元。

走私熱點-03_丹戎巴萊-v1-f
走私熱點-04_杜邁-望加麗島-v1-f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