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報告:馬來西亞原住民曾視穿山甲為神獸,何以變身盜獵者

穿山甲報告:馬來西亞原住民曾視穿山甲為神獸,何以變身盜獵者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非以穿山甲為主食的馬來西亞原住民Temiar族人,在中國商機帶起的市場經濟誘惑下,將盜獵的穿山甲賣給中盤商。儘管近年已停止了盜獵,但馬國原始森林的穿山甲數量早已瀕臨絕種的邊緣。

文:「穿山甲報告:走私至滅絕」|Elroi Yee,Aliza Shah Muhammad Shah(R.AGE,Malaysia)|翻譯曾維宏

在高聳提拔的雨林樹木間,一處空地上的簡易竹屋中,我們與主人家一同享用森林松鼠肉和木薯澱粉。他們是當地原住民Temiar族人,長久以來定居地正位處於馬來半島北部疆界的中央森林區(Central Forest Spine)。在我們正因花了大半天打獵、覓食而痠痛疲憊時,他們的心情顯得十分亢奮。

當他們向我們說明眼前因吹矢槍鏢而中毒身亡的松鼠,正是我們待會的晚餐時,特別叮囑我們別嘲弄或開玩笑。他們沒有給任何理由。不過我們解讀為是對森林萬物的一份尊敬意味。

我們從當地族人的口中得到應證,穿山甲的市場需求已經滲入到馬來雨林的村落中了。「過去,如果我們想吃穿山甲,我們會直接去打獵」,一名原住民獵人說道,「但絕非常常捕獵及食用」。

住在馬來西亞雨林的原住民們通常只會在外地買家的要求下,去捕獵穿山甲。價格根據不同買家及季節有所浮動,最高可達1公斤600令吉(美金143 元)。

RTS15LYW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017年5月8日,馬國警方緝獲一批走私的穿山甲鱗片。

在Temiars族人的傳說裡,穿山甲具有抵抗大象的能力。據說有一次穿山甲被象鼻捆綁時,突然衍生出了這般能力,更殺死了大象。自此之後,Temiars族人便有此一說——大象躲著穿山甲。其他原住民族則是將穿山甲與人類胎兒產生連結,他們相信這一動物是嬰兒胎盤轉世而來。

就因為穿山甲蘊含著如此豐富的神話背景,我們接觸的某些族人更有著禁止獵殺及食用的傳統。由於部落長者的反對,即便會失去可觀收入,某些獵人們最近開始停止獵殺穿山甲。

「當外地人想從我們這購買穿山甲時,我們才會捕殺及販賣。如果沒有買家,我們便不會這麼做。」一名獵人說道。

雖然這些部落多數得以森林維生,與主流金錢經濟之間的關係十分單薄,但穿山甲交易仍是相當市場取向的一門生意。不同買家會向獵人們提出不同價錢,且隨著季節有所變化,而這些獵人們便是尋求最高標價出售。

「以前的價錢通常是1公斤300令吉,有時候350、甚至最高達到600。」最高價可多達美金143元。

「不過現在卻只剩約1公斤100令吉。有時候是150或50。如果價錢低於1公斤50令吉,我們通常就不會接受了。不過如果是1公斤300令吉,那我們就會去打獵。」

兩名來自馬來半島的Temiar 原住民獵人曾與兩天前捕捉到的穿山甲合影,而這隻穿山甲後來已被放生了。有了原住民獵人對於森林豐富知識及他們的動物探尋蹤跡的能力,研究人員得以解決穿山甲難以尋覓的困難。

「起初,中國對於穿山甲的需求可說是消滅了該國境內所有穿山甲,因此穿山甲在中國已是絕種動物。」自2009年以來從事穿山甲研究的馬來西亞登嘉樓大學(Universiti Terengganu Malaysia)張詩蓮博士說道。

「2006 或 2007年時,我們觀察到馬來西亞的穿山甲獵取數量增高,當時新聞上報導著穿山甲走私人士遭政府攔截,但絕大多數的走私案卻仍在祕密進行中。」

她發現,穿山甲的需求已逐漸影響到非洲國家。因此當她與其他研究人員成功遊說法案通過,讓全球八種穿山甲均列入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附錄一時,此舉將正式禁止穿山甲交易行爲。

「這也是爲什麼我們檢查要將四種非洲品種也列入附錄中,儘管當時牠們並非處在瀕臨絕種的情況中。」

根據張詩蓮博士與當地原住民的談話,她表示非法捕獵已造成馬來西亞穿山甲瀕臨滅絕。

「有些原住民獵人表示,他們已經有三年時間沒見到穿山甲」,她說道。「中盤商仍然願意購買,但因為穿山甲已不易尋獲,因此現在穿山甲狩獵已不如從前般光景繁盛了。」

延伸閱讀:

此篇文章採CC 4.0授權,擷取自「穿山甲報告:走私至滅絕」(Trafficked to Extinction),該報告由來自非洲、歐洲與亞洲共14個媒體、30多名記者共同參與報導,台灣的《報導者》也參與該計畫。

本文經「穿山甲報告:走私至滅絕」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