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國家除了「自己救」,美國、日本會不會來救?

自己的國家除了「自己救」,美國、日本會不會來救?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交關係必然是兩個當局之間的關係,而這個關係只存在於現任執政黨之間,友台法案確實可以當作外交部業績,不過具體上如何提升台灣的安全保障,執政黨應向國人說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武成

前總統馬英九舉辦「哪來的芒果乾(亡國感)」研討會,開幕致詞指出,執政黨操弄人民的恐懼感,「芒果乾」讓社會瀰漫不安氣氛,蔡英文總統受訪時則立刻反擊,表示「種芒果的很可能就是他」,近期,台北市長柯文哲針對外交部長吳釗燮說「台美關係40年來最佳」時,也提出反駁指稱「兩岸關係30年來最爛」,唇槍舌戰。

值得注意的是,馬前總統研討會上,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所發表的專題演講中,引用了美智庫「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的報告指出,「台灣人對美國的信心大於美國援台意願」,接近半數台灣人「相信」美國會保衛台灣,而只有3成美國人「願意」保衛台灣,台灣人或許該問外交部長吳釗燮,他宣稱的台美當局的雙邊關係,如果無法轉化為國安系數具體提升,就算叫美國「老大哥」或認日本「大哥哥」,台灣變得更安全了嗎?

自己的國家除了「自己救」,美國會不會來救?

短短三天,兩位前後任總統馬蔡,以及可能的總統參選人柯文哲,都針對外交議題激烈交鋒,可見涉及主權、國家定位、直屬總統職權的外交和兩岸事項,已是2020總統大選的主戰場,相對於內政議題,外交關係和兩岸關係離與選民一樣切身相關,直接影響台灣人在國際的權利義務。

近四年中華民國丟失七個邦交國,加上兩岸關係形成全面政治對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月在告台灣同胞書上拋出一國兩制,七月香港市民掀起反對《逃犯條例》抗爭,這些影響自然逼得2020年想當總統的人,必須先談兩岸和外交政策,台灣人也該問他(她),兩岸外交會走向何處?

2018年的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就問了美國人怎麼看外交。

70%美國人認為應該積極涉入國際事務(world affair),只有29%的美國人回答美國應該離遠一點(stay out),但被問到該為誰,並在什麼情況下動武,64%美國民眾認為北韓侵略日本或南韓、54%民眾認為俄羅斯侵越北約成員國,或是拉脫維亞、立陶宛、愛沙尼亞,41%民眾認為如果中國攻擊日本或周邊島嶼,美國人將協防台灣。

換句話說,「美國保台」這個執政黨刻意建構的主流價值,在美國人的心中卻落後在上述其他國家之後,報告中只有35%的美國人表示,如果中國對台動武,美國應該協助。

Thailand_Military_Exercise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連任跟挺蔡英文,川普會先選哪一個?

美國對於亞洲盟友和潛在對手的態度如何?同調查指出,大多數美國人認為應該維持在韓國和日本的駐軍,分別高達74%以及65%,兩者的支持度都達到歷史新高,有趣的是,僅有39%的美國人認為中國是美國的威脅,反中情緒似乎不像川普當局所宣稱的一樣激烈。可見美國民眾所認同的亞太布局,是採取力挺盟國的態度,非建交國的台灣並非最優先選項。

而同樣面臨內憂外患的日韓兩國外交當局,也無宣稱「美日或美韓關係40年來最好」。

一連串的台美關係「利多」,是台美關係的「定海神針」嗎?從《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到文字經過修改,措辭放軟的《台北法案》,美國國會通過的「法律」,能當作中華民國整體的安全保證嗎?

事實上,就是因為例行的年度的國防授權法及預算授權等依據,不足以維持深化台美所需關係,這時美國總統才會需要法律授權,或要求行政部門規劃特定政策,因此,蔡政府奉為台美關係最上位參照的友台法案,能夠具體約束共和黨政府的亞太政策,壓制或取代白宮的外交方針嗎?恐怕回到美國三權分立的憲政原則,就不難找得到答案。

外交關係必然是兩個當局之間的關係,而這個關係只存在於現任執政黨之間,友台法案確實可以當作外交部業績,不過具體上如何提升台灣的安全保障,執政黨應向國人說明。

RTS2GFP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自己的國家除了「自己救」,日本會不會來救?

蔡總統6月接見「布魯金斯研究院」(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美日政治學者訪問團」時表示,台灣和美國、日本之間的合作,是「印太戰略」中的一環,不過2019年《日本防衛白皮書》第三章安全保障部分,台灣的國際義務和角色卻仍然從頭到尾缺席,從最高層的國防部長級對話,國防當局的定期協議,到中層的共同演習、國防裝備技術交流、國防能力教學,甚至是最基層的國防學生交流,都未提及台灣。

政策上,日本跟隨美方的印太戰略,接觸了太平洋島國、澳洲、ASEAN各成員國、印度、斯里蘭卡、以及中東、非洲、歐洲地區,建構合作項目,但台灣所在區域能分擔的具體安全功能,不僅並未具體納入美日安保的範圍中,也沒出現在印太戰略的架構裡,縱使台日交流頻繁,一再營造友好氣氛,日本仍堅守「只經不政」,更不觸碰軍事國安合作的底線。

就外媒報導量來看,香港局勢確實引起全球關注,香港成為亞洲新聞熱點,駐台日媒紛紛前往香港報導,稿量遠超越台灣總統大選,外交部也對各外館用敘獎鼓勵,要求針對香港反送中抗爭加強媒體投書,不過「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終究只是催票手段,6月入府訪問蔡英文,9月同樣訪問各陣營的總統參選人,臉書不幸被韓粉攻擊的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就直言,「國際社會終究沒辦法救香港」。

AP_191820645404342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自己的國家,你知道該怎麼救嗎?

把國際社會複雜的系統,用擬人化的方式包裝,用川普當全美國、安倍當全日本、習近平當作全中國,兩國關係就是元首私交「好來好去」,這樣做確實可以降低認知成本,同時也註定會忽略各國背後選舉政治盤算,以及中國內部艱澀的價值體系。

台灣近年的國際策略,被過於簡化的認知拖累,喜歡對方就免費貼上「挺台灣」的一派,厭惡對方就指控對方「威脅恐嚇」,用人際關係理解國際關係,於是產出「辣台妹」、「芒果乾」等消費性用詞,繼續這樣下去,也很難為中華民國(台灣)在國際上爭到一點權力、一個地位、一絲尊嚴。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