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QA看懂販賣機「返校」風波:個資是否外洩?有賣含糖飲料嗎?誰同意進駐了?

5個QA看懂販賣機「返校」風波:個資是否外洩?有賣含糖飲料嗎?誰同意進駐了?
Photo credit: 台北市教育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針對幾個爭議,市府都已提出回應方式,不過對於智慧販賣機和智慧城市、人工智慧學習究竟有什麼關聯,似乎至今沒有給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

販賣機已退出校園近20年,不過最近台北市教育局開放「智慧自動販賣機」全面進入國小、國中和高中校園,還規定每校「至少設立1個」以落實政策。此舉造成家長、議員、媒體和各界意見領袖討論,引起熱議。市長柯文哲則認為這是邁向「智慧城市」必經之路,不准智慧自動販賣機進駐校園,反倒是「因噎廢食」。

《關鍵評論網》為讀者整理事件始末和爭議如下:

1. 台北市教育局為何推動「校園智慧販賣機」?

2017年《公視》報導,現在校園食品、飲料受到嚴格規範,合作社能賣的東西種類變少。加上少子化衝擊,學生越來越少,許多中小學的合作社,紛紛結束,能夠留下的也是慘澹經營。而2018年《中時》報導,教育局主任祕書陳素慧說明,目前全市有在營業的合作社,國小8間、國中30間、高中職11間,的確比較少。

根據1997年頒布的《台灣省各級學校加強學生食品飲料衛生應行注意事項》第六條規定,學校不得裝設自動販賣機販賣非罐(瓶)裝或鋁箔裝飲料。2018年的公私立中等學校校長會議中,大安國中校長洪錫璿建議,考量許多學校不再設置合作社,應開放販賣機入校園;市長柯文哲則允諾,販賣機和無人商店的確是趨勢,將重新規範。

台北市教育局3月的新聞稿指出,考量如今學校員生社面臨人力不足,或教師不願接任員生社工作等困境,再加上107學年度中等學校校長會議有校長提案,希望「開放學校設置自動販賣機」。於是台北市教育局自3月1日起試辦,選定學生人數較多之高中職、國中及國小共計9校設置「智慧販賣機」,師生可利用數位學生證或悠遊卡,於販賣機選購合格的校園食品及學用品,提供師生無現金交易新體驗。

而10月6日的新聞稿提到,第1階段已於9月30日已完成89校建置,學生可使用數位學生證或悠遊卡就消費。根據自由報導,安裝分三階段,第一批9月是89校、第二批是11月92校,兩批完成是佔所有校數的81.16%,寒假則全面安裝完成。

2. 「強制」智慧販賣進入校園,圖利到誰?

台北市議員黃郁芬吳沛憶透過教育局和廠商合約發現,此案把台北市學校分成三區來招標,北區涵蓋中山區、大同區、士林區及北投區、萬華區合計99校,由「新巨企業社」得標。中區涵蓋大安區、中正區及松山區合計45校,以及南區的內湖區、南港區、信義區及文山區合計79校,都是由「來來超商股份有限公司」得標。

而兩家廠商進入校園的每台販賣機,只要付1000元租金,合約簽3年。有議員質疑,看起來學校或市府不會因此得到多餘得利潤,這樣「損學生又不利己」的事情,市府為何如此堅持「每校至少一台」?

對此,教育局新聞稿中說明,為了減輕及簡化學校行政作業,由教育局負責採購招標作業,依「台北市市有公用房地提供使用辦法」採公開招標(準用最有利標)及評選方式與廠商簽立契約,後續由學校依需求評估設置地點,同意廠商申請設置,以不影響學校教學活動為原則進行,也絕無圖利廠商之虞。

不過,議員許淑華質疑,每月每台為新台幣1000元,目前全市國小、國中、高中職共有223校,扣掉寒、暑假等假期,一年支付使用費初估為207萬元,但數據顯示,廠商光是一年淨利就比使用費高出許多,市府根本沒檢討回饋機制。

3. 智慧販賣機「賣什麼」?

近日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公視「有話好說」主持人陳信聰、成大教授李忠憲都針對販賣機到底會買什麼產品給學生,是否是推銷垃圾飲料?又製造更多一次性塑膠包裝罐?以及含糖飲料和零食再度進入校園等等提出各種問題討論。

教育局10月8日的新聞稿回應指出,為了維護學生飲食安全部分,販賣機所販售商品得符合教育局委託「董氏基金會」召開的「校園食品安全諮詢委員會」審核通過之合格校園食品(273項)。而廠商應提供合格食品的清冊給學校,再經過學校邀集家長、教師召開會議討論、同意廠商上架販售等「雙層把關」。(►校園飲品及點心販售範圍

教育局也指出,目前智慧支付商店(自動販賣機)在國中、高中、高職的部分已穩健推動,國小的部分考量家長對於販售品項有疑慮,例如100%純果汁、優酪乳等,初期將要求學校調整販售品項,以飲品以鮮(牛)奶為主。此外,不得販售瓶裝水也應遵守「台北市政府禁用一次性及美耐皿餐具執行要點」。

新聞稿也強調,截至9月30日止,第一期完成設置89校,僅有2校純販售學用品品項,其餘學校以學用品及飲食品並行上架販售。為了確保在不影響學生午餐食欲及養成正確用餐習慣的前提下,特別將小學設置的自動販賣機停止供應時段預設為每日上午11時至下午1時止,且明定納入招標採購行政契約中。

4. 有沒有「個資外洩」的問題?

而最多人批評的,包括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都質疑,柯文哲9月才公開指出,「未來台北市236個學校全面推動電子交易,因為學生證都有綁悠遊卡,學生買東西是記名卡,因此家長可以了解孩子消費哪些東西。」但教育局7日的新聞稿卻回應,消費紀錄不涉記名消費,沒有個資外洩疑慮。到底應該聽誰的?

教育局8日新聞稿又指出,因機臺系統只能讀取卡號,廠商無法存取個資,所以無個資外洩疑慮;有關消費數據運用,除學校向廠商索取之外,廠商不得私自運用;另家長如欲瞭解學生消費行為資料,須由家長向學校提出申請後提供。

身為悠遊卡董事、也是市府顧問的翟本喬進一步解釋,悠遊卡公司手上有的是「卡號對應到學號/學校編號(連身份證號都沒有)」、「卡號及每筆消費總金額」;至於廠商會有的是「卡號」及「消費明細(和任何一家超商一樣)」,而學校會有的則是「學號對應到真正個資」。所以,兩方串通都沒有用,要三方串通才能把消費內容連到個資。

販賣機廠商之一的OK便利商店(來來超商股份有限公司)去年6月推出的智能販賣機「OK mini」,也證實販賣機能拿到的消費資訊其實與門市無異,僅有悠遊卡卡片編號、購物金額與明細;消費者的個資超商並無法取得。

不過,8日柯文哲鬆口說,既然有人提及個資保護的問題,他會交代資訊局訂定一個適用於政府、民間企業的個資保護專章,「只要把這列清楚,不要擔心自動販賣機那些資料會被不當使用」,未來台北市政府與廠商簽約時,專章會列為契約附錄,解決所有人疑慮。

羅文嘉對此舉給予肯定,但仍希望等專章訂好再執行政策,同時開放給學校「說不」的權利。

5. 學校裝設販賣機「誰」同意了?

不少意見領袖和民代都指出,「針對合約是否要求每校至少裝一台,能否調整讓學校自己決定?」並認為這次看起來是個「先通過再跟家長討論的模式」,而且是台北市府先跟廠商簽約,訂下執行數量後,再要求學校配合。

教育局的新聞稿說明,販賣機是由學校及廠商進行場域評估,經雙方合意後設置,以不影響學校教學活動為原則進行。翟本喬也指出,「每校至少一台,是計算履約保證金的基準,並不是強迫學校要裝。我自己是小學家長,我們學校是家長會通過才裝的。」

翟本喬認為,這次自自動販賣機爭議的最大問題來自「溝通不足」:許多家長認為是教育局強迫安裝的,因為他們事先不知情,畢竟家長會只有代表去開,會議紀錄也不是所有家長都會去看。所以即便說是「依法行政」或是「有開過家長會同意」就會被接受,最後依然是「觀感不佳」,他提議用公投讓每個學校自行決定要不要裝。

此外,教育局表示,目前第1階段已於9月30日前完成89校建置,若學校或家長對於販賣飲品有疑慮,得暫時將其下架,待釐清需求及與家長充分溝通達成共識後,再行回復供應。第2階段推動工作亦將確保充分溝通後,進行設置作業。並切預計在10月18日及21日召開第2、3場家長說明會。

相關報導: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