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於詩深處的宇宙(Ep.6):宇宙詩人谷川俊太郎

藏於詩深處的宇宙(Ep.6):宇宙詩人谷川俊太郎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宇宙詩人」谷川俊太郎學歷並不高,只有高中程度,卻能在翻譯、創作皆擁有驚人的成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臨狼(在藝術中尋找天文蹤跡)

第六篇的詩來自谷川俊太郎,是當代日本的著名詩人。 谷川擁有各年齡層和各文化層的讀者,故又被稱為「國民詩人」、「宇宙詩人」、「教科書詩人」。既然被稱作「宇宙詩人」,他的作品就不讀不可了。

谷川是一位擁有着大智慧的老先生, 他的學歷並不高,只有高中程度,卻能在翻譯、創作(詩、歌詞、劇本)皆擁有驚人的成就。

都說詩人是藝術家,但我更願意稱自己是手藝人,以手藝為生。我以寫詩為生,就跟木匠、陶匠生活差不多。我是語言的匠人。

不裝清高、不自傲,是他獨特的匠人性格。

我的詩歌避免抽象語言,這和我父親有關,他雖然是哲學家,但從來不使用艱澀的術語,而是用自己的語言將一個哲學概念闡釋清楚。

谷川的詩用字往往很簡單,令即使不是常接觸文學的人亦能容易閱讀, 卻亦能保留當中寓意。在他20歲前創作的這篇 《二十億光年的孤獨》,就展露出他廣博的知識及獨特的風格。

二十亿光年の孤独
二十億光年的孤獨

人类は小さな球の上で
人類在小小的球體上

眠り起きそして働き
睡覺起床然後工作

ときどき火星に仲间を欲しがつたりする
有時很想擁有火星上的朋友

火星人は小さな球の上で
火星人在小小的球體上

何をしてるか 仆は知らない
做什麼呢?我都不知道

(或はネリリし キルルし ハララしているか)
(或許是 *哩啦啦咕嚕嚕呼哈哈* 之類的)
* ( 模仿火星語,意思為睡覺 起床 工作)

しかしときどき地球に仲间を欲しがったりする
但是有時候也好希望地球上也有同伴啊

それはまったくたしかなことだ
那是無可置疑的事情

万有引力とは
萬有引力

ひき合う孤独の力である
是相互吸引孤獨的力

宇宙はひずんでいる
宇宙正在傾斜

それ故みんなはもとめ合う
所以大家渴望相識

宇宙はどんどん膨んでゆく
宇宙漸漸的膨脹

それ故みんなは不安である
所以大家都感到不安

二十亿光年の孤独に
向着二十億光年的孤獨

仆は思わずくしゃみをした
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

谷川俊太郎

1024px-Starburst_in_a_Dwarf_Irregular_Ga
Photo Credit: NASA, Public Domain
NGC 1569

這篇詩的標題非常搶眼。將帶有神秘感的「光年」與情感上的「孤獨」連繫上,確實生動。而採用「二十億」的原因,網絡流傳是谷川創作時,科學所觀測到的宇宙大小為二十億光年。這數字就不去查探了,然現今最新的可觀測宇宙直徑數值約為930億光年。

這首詩先由小尺度開始,描述了地球人與火星人的寂寞。然後以萬有引力為橋樑,跳躍到二十億光年、大尺度的宇宙上,顯現了廣闊星空的孤獨。把生物與死物、把物理與精神層面聯繫,以新穎的方式抒發了自己的情感。

如果有閱讀我以往的文章,應該大致上都了解地球、火星、萬有引力、光年、宇宙膨脹等等詞彙所代表的意思,唯獨應該有一個部分是有所疑惑的。

宇宙はひずんでいる
宇宙正在傾斜

宇宙這三維空間真的能傾斜呢?這個文學的描述有沒有論據支持呢?

解答這個問題,首先我們需要了解宇宙微波背景(cosmic microwave background)

1024px-The_History_of_the_Universe
Photo Credit: TheAstronomyBum, Wikimedia Commons, CC0 1.0

簡單而言, 宇宙微波背景是宇宙大爆炸(big bang)後的殘留物。大爆炸所放出的輻射,經過138億年後,能量大量流失。剩餘的能量,只與溫度約為2.725 K的物體所放出的黑體輻射相約。

故此,我們可以說宇宙的溫度是3K(2.725進位),約是零下270度。

WMAP_2010
Photo Credit: NASA, Public Domain

雖然宇宙微波背景為約2.725 K,但實際上會因為各種原因而導致有微小的溫度差異。如上圖中,愈深藍的區域愈冷,愈紅的區域愈暖。

看過我之前文章的讀者可能會問,宇宙微波背景為什麼不是扇形而是橢圓形?其實原理與世界地圖一樣,利用了Mollweide projection,把球體投影為平面。

1024px-Mollweide_projection_SW
Photo Credit: Strebe,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Mollweide projection下的地球。

所以宇宙微波背景與宇宙傾斜有什麼關係呢?

1024px-Motion_of_Sun,_Earth_and_Moon_aro
Photo Credit: Jim slater307,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因為太陽(地球)正以約每秒370 km圍繞銀河系公轉,以致我們所觀測到的宇宙微波背景會受到光波紅(接近光源)/藍移(遠離光源)所影響。

這個現象稱為偶極子各向異性(dipole anisotropy) ,宇宙微波背景光譜的一端被紅移而變冷,而另一端因為藍移而變暖。

dipole_map
Photo Credit: Planck Sky Model

然而,在1960年代時,科學家才剛剛開始研究宇宙微波背景。故此,他們並不清楚這一種機制的存在,這種宇宙的一邊溫度較暖,而另一邊的溫度較冷的情況,看起來就好像是物質由宇宙的一端流向另外一端一樣。而宇宙傾斜就是當時科學家的其中一種解釋。

1_WCU_SREu6KIKVLXjISia2g
圖片由作者提供

所以實際上我們觀測到的宇宙微波背景應該看起來似上圖最底的那樣,但這個圖像對於科學研究的用途不大,故此科學家最常用的會是右上角經過過濾的版本。

50至70年代,對於天文學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時代,有更精準的儀器、有更堅固的理論、發現了宇宙微波背景、計算出更準確的哈伯常數,同樣這亦是谷川嶄露頭角的時間。 1952年的首部詩集《二十億光年的孤獨》 就使他一舉成名,亦開啟了他的藝術之路。

谷川是一位實在的詩人,我還是頗喜歡的。在這裡用他關於宇宙觀的訪談作結:

人有兩種存在:社會存在和宇宙存在。

詩人的情況稍有不同,對我而言,宇宙存在更為重要。

為什麼我更看重宇宙存在呢?

因為當一個詩人建立一種宇宙觀時,他才能夠超越這個時代的局限性詩人的眼光也許會放得更遠,能夠看到更遙遠的未來,或者眺望到更遙遠的過去。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標題與內文稍作修改,原文請看《德尼思化》Medium

伸延閱讀: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德尼思化』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