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服貿協議,給馬總統的一封信

關於服貿協議,給馬總統的一封信
Photo Credit:Goodman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GoodmanCC BY ND 2.0

Photo Credit:GoodmanCC BY ND 2.0

馬英九總統您好:

這陣子,在新聞媒體面前,您不斷地聲明:「服貿協議趕快通過,對台灣來講絕對是利大於弊。」

可是,社會各界對這份協議的疑慮、不安,您聽到了嗎?您在意過嗎?

您說,服貿協議利多於弊,表示您也知道服貿協議的弊端。但是,請問您有公開告訴民眾,這些弊端是什麼,您又打算怎麼處理嗎?除了告訴大家會編列982億的預算來因應衝擊,還有做什麼?還有更多具體的作法嗎?

您提到弊端,在此我們列出目前看到最嚴重的弊端。

2001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Joseph Stiglitz認為,自由貿易協議有三個要注意的問題:

  • 任何貿易協議應該要公平,雙方對等
  • 貿易協議不應把商業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
  • 談判過程應該透明化,讓民眾可以監督。

讓我們在前述條件下來看服貿協議吧!首先,協議本身內容就不對等。台灣對中國的開放承諾限制甚少,而中國對台灣的限制不少。再者,經濟規模不對等,而且對方是專制政權,許多企業的利潤來自凌駕市場規則之上的特權與政府補貼。這些不對等,必然造成雙方無法在同一立足點上競爭。然而,政府在簽署服貿時,似乎對此完全視而不見。

第二,政府有將國家安全置於貿易協定之先嗎?官員只是一再說「有評估」,但實情是,服貿卻開放第2類電信與資訊服務給中國企業經營,等於大開竊取企業機密、國家敏感資訊與個資的後門;此門一開,任何通過中國企業所提供的的服務傳輸的機密訊息,中國政府馬上就能知道,難道還不構成對國家安全與人民通訊自由的威脅嗎?

最後,是透明化。這也是至今各界對服貿協議最不滿的地方。簽署前,陸委會聲稱基於保密原則不可透露內容,連立法院都無從得知,這不是黑箱,什麼才是黑箱?影響這麼重大的協議,卻僅有18位政府僱員在負責評估,也僅向一個小小的商業司負責,甚至還將產業溝通業務外包給根本外行的業者,最後做成一份從偏差樣本得來,根本不足採信的評估報告。而這份協議的條文,卻建立在如此微弱的基礎上。

當許多人民抗議服貿協議的黑箱作業時,政府機關卻說這種保密原則是國際慣例。讓我們看看貿議協定談判的國際慣例為何。

美國國會在參眾兩院設有相關委員會、也有兩院聯合委員會對任何協議進行監督,國會可預先對協議內容進行協商,決定開放程度或底線,若涉及特定產業,需與負責的委員會進行特別協商,或是召開閉門聽證會,以核實產業需求。與他國簽署協議後,商務部門、國務院仍需與國會密切就內容進行諮商;任何協議在總統簽署前180天,須向國會報告,讓國會有提出修正案的空間;簽署前90天,也必須提交協議內容給國會進行國防、外交及國際情勢評估。

為避免貿易協定脫離現實、為社會帶來過大衝擊,美國國會在1974年建立了民間諮詢程序(Private Sector Advisory System),包括28個委員會以及超過70名諮詢顧問,涵蓋來自企業、勞工、NGO及消費者等民間部門之代表,允許他們於談判期間審閱相關文件,提出各自立場的評估報告,由總統提轉交國會與談判代表參考。

請問,依據國際慣例,民間部門的代表應該可以審閱相關文件,我們的代表可以嗎?根據國際慣例,我們的國會應當在談判之前就談判內容進行磋商,並且授權行政部門進行談判。請問台灣有做到嗎?保密原則真的是國際慣例嗎?

前國策顧問郝明義明白指出,單就出版業上下游,服貿就不對等地開放了三個環節給對岸,有危及言論自由的可能;而中國開放的主要是「建築和相關的工程服務」,看不到開放基礎工程的空隙,台灣卻將「土木工程的一般建築工作」表列進去,等於將公路開闢與營建、電力及電信管線、天然氣、水庫、自來水等數十項基礎工程服務,全都開放給陸資參與。政府一昧迷信只要持股比例不超過50%,就可以限制對方,卻無視民間再三提醒「人頭股東」將使這些門檻形同虛設,對建言充耳不聞。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7月5日的2013年亞洲洞析會議(Asian Insight Conference 2013)上指出區域整合、排除貿易障礙的大前提固然正確,但當事涉政治敏感,就有可能因開放錯誤的項目,陷國家經濟於危機中,這是任何政府在談判中都該負起的責任。

而這些政治問題,政府是否評估過衝擊?顯然沒有。或是,出於某個我們並不願去臆測,卻又無法迴避的原因:馬政府根本不在乎這些衝擊,因為這正是您任內想看到的結果。

再來,我們想請問您:您是否有想過:服貿簽署了,貨貿簽署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中國的企業會怎麼行動?中國的政府會怎麼行動?台灣方面要怎麼因應?

您一再強調,「台灣需要競爭,台灣需要開放。」我們並不否認這一點。但是,競爭和開放要可以透過創造性破壞幫助經濟成長,要能幫助台灣改善企業體質,是有前題的。這個前題是「公平競爭」。這個公平競爭的環境,必須立法、並且以政府政策多方配合,不是編列預算、補助企業就可以做到的。

從旅遊業來台這件事情,就可以看到中國政府國營企業往往會藉由各種惡性殺價的作為來影響各國市場,造成惡性競爭的局面。未來中國會不會以「補助來台企業」的名義,大規模補助來台投資的企業,造成不公平競爭?甚至,中國政府會不會補助第2類電信業者來台,並私下收集個資、監聽通訊,並回報中國政府?像這樣的劇本和因應對策,您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