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失去生活獨立性,德國病患很少請人做全天性照護

不想失去生活獨立性,德國病患很少請人做全天性照護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德國很少請人做全天性照護,一方面密集的專人照護,費用太高,也容易養成依賴別人照護而失去自我照護的獨立性。另外即使有個案無法自行自理生活,需要全天專人的照護者,也有每兩星期輪一位照護者的可能。

智慧型的照護

德國的護理人力不足,正如世界各地。很多護理人員並非失去照護的熱情或收入不足而退出職場,他們退出職場的主要原因,經常是身體健康亮紅燈,因為搬動病患所需的體力,讓他們很快地折損身體,三五年之後,大家只能紛紛走避。

運用機器協助在德國有許多很好的設備可以移動病患,並協助護理人員省力,移動不能自己起身活動的患者。此機器下方有輪子,並利用一長寬適當的塑布四端,掛吊住受照護者軀體在空中,讓他們成坐臥的方式,就可以輕鬆地推他們到數公尺外寬敞的浴缸泡澡。機器確實讓人省了很多力。

但護理機構為講求快速,希望護理人員找他人一起用兩人腰力抬起病患,速度比較快,經久護理人員脊背耗損,是自然的道理。如果能夠善用機器,對護理人員而言是大好幫手。

失智者共住公寓

失智病患共住的公寓樓上住有行動不便的一般長者,每個房間都有緊急鈴。如有需要,照護者就近可關照。兩棟公寓共用一個大門。大門的側邊牆設按鈕,目的是做進出的管控。

一樓公寓是以正四方的三個週邊(冂型)作為個人房間,共八個房間,每人一間房。中間的空間是廚房與浴室、 前方為廚房、後方為浴室。沒有房間的那面牆與廚房的中間空間是客廳及餐廳。整個樓層的走廊就可繞著中間的廚浴而環走互通。

照護者在廚浴的中間公共空間煮食,或在浴室照護住民,照護者的工作點與住民等距。失智者在房外的公共空間,皆可看到照護者。在客廳的這面牆以落地窗增加明亮度,落地窗外就是綠地花園。

這樣的設計非常人性化,公寓沒有長長的走廊,減少住民對長廊有深不可探的不安全感。繞行的短短走廊,隨時可以碰到室友、照護者或來訪的客人。繞行圍走設計,讓失智不會找不到自己房間,可以一直繞行散步,不會碰壁,並遇到熟悉的臉孔。.

AP_18313444555792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門診式護理及全天照護

居住於自家而有需要特別護理者,在德國有個別選項式的居家服務。早上睡醒無法自己起身換衣著服者,可以等護理人員進門做晨間護理,使之起身。晚間也有睡前的更衣梳洗,使之就寢。另外護理人員也會居家協助進食,給藥、抽血或施做各項護理措施。讓長者保有尊嚴地維持居家作息生活型態,也會有機構提供送餐服務。

在德國很少請人做全天性照護,一方面密集的專人照護,費用太高,也容易養成依賴別人照護而失去自我照護的獨立性。另外即使有個案無法自行自理生活,需要全天專人的照護者,也有每兩星期輪一位照護者的可能。

居家探訪——精神病患照護

台灣的精神科病患,穩定病情之後,多在慢性病房生活,或在機構生活,機構式的生活型態讓病患容易失去對參與日常生活的興趣,有礙融入社會。

過去我服務過的精神科病患的公寓,就在養老院內。養老院一樓是住需要全天有護理人員照護的長者。二樓多是生活可自理,不需要護理人員協助者,但房中有緊急鈴接護理站。而精神病患三人住的公寓則是在二樓。

我專責這三位精神病患的居家照護。一星期工作19個小時,可彈性安排自己的上班時間,工作內容則是安排他們一星期的給藥,並定期打長效針,安排去醫院看醫生,醫院門診的醫生也會兩星期來住處公寓看病患一次。如有必要,我也需協助處理他們與公部門的書信。他們如有專業的法律照護人,文件則由他們處理。

每幾個星期我也要安排室友會議,了解三人的互動並協助他們回復一般生活的復健。例如找時間和他們去散步,買東西、吃冰。有時我帶自己的狗上班時,她們也會撫摸狗與狗說話,或主動要帶狗出去散步。他們在公寓也允許養動物,就像一般的家庭生活一樣。有些患者過去有養過狗,帶狗過去探訪,讓她重現美好的記憶。

另外我也會烤或煮簡單的食物,讓他們體驗感受這些他們在過去生活中的日常活動,並提升他們對自主生活的樂趣。有一位年長的患者,在四年照顧之後,知道我懷孕,竟重拾她的針織手工,為我將來要出生的嬰兒織圍巾,這讓我非常感動。因為我知道她生病50年,都不曾再織過任何東西,這份禮物,就是我最大的成就。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