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文的「轉型正義」:翁山蘇姬宣布統一電子字型,讓緬甸與世界接軌

緬文的「轉型正義」:翁山蘇姬宣布統一電子字型,讓緬甸與世界接軌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2010年緬甸軍政府實行對外開放政策,但未能統一的緬文電子字型是對外鏈接的一大阻礙,因此近日緬甸國家顧問翁山蘇姬親宣布十月一號起,所有電子裝置上統一使用聯邦字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眾所皆知十月一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生日,全球各大媒體的目光都聚焦在天安門前的閱兵大典。鮮少國際媒體注意到此時此刻,緬甸開啟了電子「字型」 統一化的重大改革。由國家顧問翁山蘇姬親自出面宣導,呼籲國人支持配合政府的政策,從2019年十月一號起,所有電子裝置上請唯一使用聯邦字型(Pyidaungsu Font),也就是與全球接軌的萬國碼(Unicode)字型。

對世界上大多數的人而言,使用電子產品時,只需要在電子裝置中簡單點選自己國家所屬的語言即可讀、寫。然而對緬甸人民及居住在世界各角落的緬甸語使用者而言,非得再安裝緬甸語相關軟體後才能閱讀緬甸文,若要輸入緬甸文字,更得安裝緬甸人自行開發的鍵盤軟體方可輸入緬甸文。這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 為何一個擁有6000萬人口國家的語言不被列入各項電子產品的必備語言選項目中呢?這得回溯到20多年前。

九零年代時期緬甸從獨裁統治者手中掙脫出來後,又被軍人統治。西方國家為了抗議緬甸軍人政府,對緬甸發起一波又一波的制裁。這時正逢資訊科技及網際網路的興起,國際間各國開始利用網際網路縮短彼此的差距邁向地球村時代,緬甸卻被孤立在外。很自然的資訊軟體龍頭微軟、麥金塔等的作業系統不支援緬甸文以外,大部分的通訊產品皆不支援緬甸文。緬甸的電腦使用者必須另外安裝緬甸文字型軟體(Myanmar Font,後來被命名為Myanmar 1也是目前採用的Pyidaungsu Font的前身)方能使用緬甸文,但因為鍵盤的不支援,部分母音的符號仍舊無法正確輸入。

當時在緬甸使用電腦及電子產品者極少,這樣的缺陷對大多數緬甸人民而言好像事不關已,但對居住在海外的緬甸人而言使用上很不方便,因此他們在網路上自創了一套緬甸式英語(Myanglish),也就是用英文字母拼出緬甸語發音的文字。這套用法不但沒有任何的專業邏輯規範,靠的還是傳統上流傳下來的默契,只有熟悉緬甸語的人們才能看得懂。

一直打到2010年軍政府走向開放,緬甸國內的手機門號SIM卡價格由動輒一兩百萬緬幣崩跌至幾千元之後,智慧型手機使用率暴增,外加電子媒體和社群媒體的蓬勃發展,電子產品的使用開始普及化,這時緬甸人們才發現唯有他們在使用電子產品時還得另外下載安裝字型軟體。另一方面,緬甸字型軟體又分兩種——Zawgyi和Myanmar font,兩者互不支援,選擇安裝了任一字型後,還得安裝MM Font Converter字型轉換軟體,才有辦法閱讀另一字型的文字。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出生於緬甸的宏達電前執行長周永明,曾於2013年在緬甸推出內建緬甸語專用鍵盤和緬甸語字體的安卓系統手機。

Zawgi為緬甸人自行開發的字型,本身沒有系統化的秩序,結構上局部採用了國際編碼方式,開發團隊近期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坦承,他們沒有想到日後這個字型會被廣泛使用,當時只是為了謄抄古人留在佛塔內的石碑文,及傳統佛教經文的電子化,完全以服務宗教為目的而開發的,他們不但沒註冊版權,至今仍提供給需要者免費下載安裝。至於Myanmar font,雖然近幾年來微軟、安卓以及蘋果作業系統皆支援Myanmar Font,但鍵盤問題仍然沒有改善。因此儘管Myanmar Font是與世界接軌的萬國碼編碼字型,但不被廣泛接受,大多數的使用者依舊選擇了具有完善鍵盤功能的Zawgyi字型。

鑑於上述情況,這使得以文字檔發行的所有電子媒體、官方網頁為了滿足不同字型的閱讀者,只好在每篇報導、每頁內文皆刊載兩個字型的版本。官方兩大報社 《緬甸之光》(Myanma Alinn Daily)及《鏡報》(The Mirror)卻直接把紙本報紙的圖檔刊載在網頁上。這樣的混亂不只造成國內的資訊誤差,國際間廣泛使用的翻譯軟體也無法翻譯緬甸文,更不用談翻譯內容的準確性。這讓緬甸國內的訊息無法快速的向世界傳遞,尤其在若開邦羅興亞難民事件中,國際上一面倒傾向羅興亞難民,這兩年多下來緬甸政府及緬甸人民的立場仍然無法傳達到國際間,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至今被扭曲誤解中。這不只破壞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珊蘇姬的國際形像,也對緬甸經濟帶來負面效應。在國內方面因為字型上的分歧,使得政府部門電子化的改革裹足不前。

為了向緬甸人民宣導統一使用國際編碼字型,翁山蘇姬親自出席在首都奈比多舉行的宣導晚會,由國家電視台播送她的宣導致詞影片,她呼籲全國人民無論是電腦或手機,請唯一使用聯邦字型(Pyidaungssu Font)及谷歌鍵盤Gboard。的確聯邦字型不但可以與世界接軌,更方便與國內其他少數民族做溝通。緬甸是由一百多種不同族群組成的聯邦共和國,其中人口最多的為緬族,其餘為撣、蒙、克欽和若開等。其中緬、蒙、若開和撣族的文字九成相同但文法發音不一。所以翁山蘇姬特別強調這次的改革關係到國家發展改革是否能順利前進,字型的統一讓政府與人民的溝通更加順暢,同時可以提升政府的服務效率,希望全體人民支持政府,共同邁向改革的道路。

當然改革所帶來的黑暗期是可預見的,對緬甸有影響力的西方媒體——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和美國之音(VOA)的網頁依然刊載兩種字型,但調整了兩個版本的前後順序。10月1號以來,網路上無法正確閱讀Zawgyi字型的舊資料,這對網路文字工作者而言是一個大災難,要把舊資料全部轉成Unicode字型是個浩大的工程。雖然臉書和華為在緬甸政府開始提出改革的時間表時,已經回應他們將全力配合協助這項改革,但實際上熟悉緬甸文環境的科技人才畢竟少之又少,想在短期內解決這個亂象,恐怕沒有那麼容易。

改革所帶來的過渡期也許有些痛苦,無論現況多麼的亂,這遲來的改革是值得期待的,期待在不久的將來,世界各地對緬甸有興趣的朋友們,只需要用谷歌翻譯掃一下,就可以大概的了解自己眼前的一片圓圈圈是什麼意思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