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有「記協記者證」才能夠在示威現場拍攝?

持有「記協記者證」才能夠在示威現場拍攝?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前線警員誤會「只有持記協發出的記者證,才是真記者,否則無權在示威現場拍攝」,甚至認為其他都是「假記者」,這個誤會影響新聞自由及公民權利,警方必須正視。

在剛過去的周日(10月13日),紀錄片導演馬智恆在大埔被警察截查,他其後向記者覆述事件,提到警察宣稱他需要有一張記協發出的記者證才有資格於現場採訪,更指他當時「參與非法集結」,警告再見到就會拘捕他。[1]

(先申報及宣傳一下︰馬智恆是我的朋友,他的紀錄片《岸上漁歌》很好。)

在10月2日晚上,我在黃大仙拍攝期間,也遇到警員以我沒有記協發出的記者證為理由驅趕,當時我身穿寫上「PRESS」的反光衣、出示公司發出的記者證,亦嘗試解釋並非只有記協的記者證才有效,但有關警員拒絕溝通,不斷用強光電筒照射,甚至連我只不過表示想向警察公共關係科了解事件時,也只大聲呼喝驅趕及反問「了咩解啫」。[2]

當時有警員指我沒有記協的記者證就是「普通人」,在旁的警員插口說我「扮記者」,可理解為指控我是「假記者」。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在9月12日的警方記者會上,曾為提到「假記者」一詞澄清,表示是指以下四種情況︰

  1. 有人手持一張記者證,但證件上的機構不承認有這位記者;
  2. 身穿反光衣、可能有證件在身,但傳媒聯絡隊嘗試上前理解時會走開;
  3. 他們完全不認識的媒體、不知名的傳媒機構;
  4. 身穿反光衣,未必標示為記者,手持相機或手機,令警務人員不能辨別是否記者。[3]

以上四點均未有提到「沒有持有記協發出的記者證」。

記協主席楊健興亦曾經解釋,每間傳媒機構都會發出證件予員工作採訪,不需要及不會由記協和單一團體統一發證。[4]

研究和教授傳媒法的香港大學法律學系客席副教授甄美玲則於《眾新聞》撰文指出,法律上沒有「真、假記者」之分,也不存在「合法採訪」與「非法採訪」的區分,如果記者於採訪時違法,需要負上法律責任。與此同時,她指是次抗爭期間「絕大部份衝突都發生在公眾地方,而香港記者向來都享有在公眾地方自由採訪的權利,警方不宜以阻礙執法而驅趕記者,否則等同將這些地方劃成禁區,亦無異於實施局部戒嚴或宵禁,會使到市民大眾沒法知悉示威者和警方當時的行為」。[5]

甄美玲在另一篇文章也指出,「在街上自由拍攝,並非記者獨享的特權」,而是《基本法》第27條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保障的權利。

謝振中在上述的記者會上同意有關說法︰「我明白,可能會有人認為就算無嗰間傳媒,但其實喺個公眾地方佢哋都可以作出拍攝,呢個我哋完全同意。」

回到馬智恆的例子,他身為導演在示威現場拍攝,只是行使法律所賦予的權利,無需任何「特權」。一如其他記者,如果他有任何違法行為,警方可以拘捕他,然而不能隨便指控他「非法集結」,因為根據《公安條例》第18條,非法集結的定義如下︰

凡有3人或多於3人集結在一起,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會藉以上的行為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他們即屬非法集結。[6]

而無論是否持有記協發出的記者證,拍攝示威現場本身不屬於「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如果有警員以為僅出現在非法集結現場便可以「非法集結」拘捕,警方有責任提醒所有警員執法時先了解法律,以免濫捕——這除了可以維護市民的人身自由及安全外,也是避免警隊民望進一步下跌的好方法。

希望前線警員以克制對待記者或在示威現場拍攝的市民,在場較高級的警察亦應好好控制下屬態度,不需特別客氣有禮,只要不呼喝、講道理、講法律、不用強光照射鏡頭或眼睛就好。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1. 【抗暴之戰●大埔】獨立導演遭警無理截查:佢話我無特權喺度拍嘢(蘋果日報)
  2. 警察無理驅趕本網記者(關鍵評論網Facebook影片)
  3. 警方記者會(2019-09-12),影片1:10:20開始。
  4. 記協攝協要求警方對記者濫暴道歉 謝振中:我從來無指真正記者違法(眾新聞)
  5. 甄美玲︰疑問一:真/假記者;合法/非法採訪?(眾新聞)
  6. 甄美玲︰疑問三:被陌生人拍攝容貌?(眾新聞)
  7. [1],影片1:11:54開始。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