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貧窮3位學者共享殊榮:2019諾貝爾經濟學獎,出現第一對「經濟學夫婦」

對抗貧窮3位學者共享殊榮:2019諾貝爾經濟學獎,出現第一對「經濟學夫婦」
Photo Credit: The Nobel PrizeTwitte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的獲獎者引入新方法:將問題劃分為較小、更容易管理的問題,更精準的設計出實驗,並在最受影響的人群中施行,以獲得最好紓解貧困的方法。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今(14)日揭曉,由美國學者巴納吉(AbhijitBanerjee)、法國經濟學家杜芙洛(Esther Duflo)和美國學者克里莫(Michael Kremer)3人共同獲得殊榮。

諾貝爾醫學獎、物理學獎、化學獎、文學獎與和平獎得主已經分別在7到11日陸續出爐,今日公布經濟學獎得主,為2019年諾貝爾頒獎季劃下句點。

為全球貧困找解方,3學者共同獲獎

瑞典皇家科學院(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Sciences)表示:「有關對抗全球貧困問題的最佳方式何在,今年的得獎人引進新方法以找出可靠的答案。」

1972年出生於法國的杜芙洛(Esther Duflo)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任教,是史上第2位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女性,也是這個獎項最年輕的得主。

杜芙洛(Esther Duflo)於致詞時表示,「我希望表明一個女人有可能成功,而且她的成就也能得到認可,我希望這將激勵許多女性繼續努力,激勵許多男性給予她們應有的尊重。」

另2名得主分別為麻省理工學院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國際經濟學教授巴納吉(Abhijit Banerjee)與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克里莫(Michael Kremer)。

諾貝爾
Photo Credit: 諾貝爾經濟學獎 Youtube

諾貝爾獎得主可獲頒一張證書、一面金牌和獎金900萬克朗(約新台幣2807萬元),若得主超過一位,則獎金平分或依比例分配。

諾貝爾經濟學獎正式名稱為「瑞典中央銀行紀念諾貝爾經濟學獎」(The 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諾貝爾獎起初的5個獎項不包括經濟學獎,1968年瑞典中央銀行捐款給諾貝爾基金會,才增設經濟學獎,並於1969年首次頒發。

頒獎儀式將於12月10日、即諾貝爾逝世紀念日當天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舉行。

第一對共享經濟學獎的夫婦

《風傳媒》報導,此次諾貝爾頒獎,也出現第一對共享經濟學獎的夫婦檔。杜芙洛和巴納吉都是麻省理工學院(MIT)經濟學教授,巴納吉則是出生於印度加爾各答的知名學者,1999年擔任杜芙若的的博士指導教授而相戀,二人在開發中國家的經濟議題上合作研究至今,他們曾合著《窮人的經濟學:如何終結貧窮?》(Poor Economics: A Radical Rethinking of the Way to Fight Global Poverty),二人也走訪世界各國,研究窮人「不合理」的消費行為,以及立意良善的社會政策為何無法幫助人們脫貧。他們提供詳實的統計數據與實驗結果,主張以「窮人經濟學」取代「菁英經濟學」做為政策制定依據。

《自由時報》報導,2003年,巴納吉和杜芙洛共同成立「貧窮行動實驗室」(J-PAL),這是一個由教授組成的研究網路,在全球5個地方設有辦公室,一起使用隨機控制實驗來回答如何消解貧窮這個重要的問題。目的在於確保政策是以科學證據為基礎,藉以減少貧窮。

被問及如何使用高額獎金時,杜芙若說,她在8、9歲時就知道,史上首位獲得諾貝爾獎的女性瑪麗居禮(Maria Skłodowska-Curie)把獎金用在購買更多研究設備,她也希望學習前人,善用獎金促進貧窮議題的研究發展。

杜芙若是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獎以來,第2位獲獎的女性。在她以前是2009年美國女學者歐斯壯(Elinor Ostrom),諾貝爾經濟學獎委員會認為,歐斯壯最大的成就在於,用許多實證研究與理論,推翻共有財(common goods)只能私有化交給市場,或交給政府集中管理兩途。

從小處著手、因地制宜,三學者為貧窮找出解方

瑞典皇家科學院(Kungliga Vetenskapsakademien)表示,今年的獲獎者引入了一種新方法,他們將問題劃分為較小、更容易管理的問題,如從改善教育和兒童健康等面向著手,透過這些更小、也更精準的問題,他們仔細的設計出實驗,並在最受影響的人群中施行,以獲得最好的回答。

科學院指出,克里莫在1990年代於肯亞西部的研究,證實了這種研究途徑的影響力,證明一系列措施確實能提升學童的學業成績。巴納吉與杜芙若也跟著克里莫的腳步,一起在多個發展中國家進行類似研究,三人的研究方法論已成為發展經濟學的主流要角。

他們的研究直接成果,讓印度超過500萬兒童已受益於有效的學校補習計劃,另一例子是讓許多國家對預防性醫療提供了巨額補貼。瑞典皇家科學院指出,這些只是這項新研究如何幫助緩解全球貧困的2個例子。它還具有巨大的潛力,可以進一步改善世界上最貧困人口的生活。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