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在嘲諷文青時,我們在嘲諷什麼?

當我們在嘲諷文青時,我們在嘲諷什麼?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文藝的深度與生活的品質並非不能共存,真正使文青一詞成為嘲諷的對象,使文青成為偽文青的,另有其事。

從幾何時,文青一詞由褒轉貶,從愛好文學的青年變成無病呻吟之代名詞,真正的文藝青年根本不想被人稱作文青。文青在網路上備受嘲弄也好幾年了,但一直不甚明瞭的是,當我們在嘲諷文青時,我們在嘲諷什麼?

說到文青,許多人會立即想到是東方版的「不從主流」嬉普士(hipster)。確實,兩者都崇尚文藝與反骨,近年也都備受嘲弄,甚至到了劍橋辭典已把不從主流的嬉普士定義成「強烈受近來的流行與想法影響的人」的程度。

話雖如此,嬉普士與文青仍不能混為一談。這不只是嬉普士較重復古、文青偏好簡約這種風格的不同,兩者的著重之處也有細緻但關鍵的差異:嬉普士重反骨的窄度,文青重文藝的深度。

對文青的嘲弄並不是21世紀的特產。早自19世紀開始,就有人抱怨「那些出入劇院,聽一首象徵主義的詩歌就會暈厥的做作女士們」。今日一手拎著托特包、一手捧著《挪威的森林》的文青,其實是個淵源久遠的現象。真正能解釋我們所見「文青」的,其實是兩個文化──文藝反骨的波西米亞與城市新貴的雅痞青年──交織出的火花。

波西米亞指的可不是地名,而是19世紀就有的藝文現象。「波西米亞人」一詞,本是法語中對流浪的羅姆吉普賽人的稱呼(誤以為是從波西米亞來的),也因此指住在羅姆人區的窮困藝術家。後來波西米亞風逐漸演化成一種藝文界的現象,文人雅士以頹喪簡樸表達對反骨甚至背德的生活主張。

不過,馬克.吐溫可不是靠蘋果筆電出名,讓文青與生活品質扯上關係的是雅痞。

80年代興起的雅痞,是「年輕、都會、專業」的簡稱,隨著都會化與高科技興起,許多年輕的白領新貴得以享受更高的物質生活,形成了上一輩截然不同的消費文化。雅痞不甘省吃儉用,卻仍無法負擔上流生活,因此形成在衣著與日用品等小處上表達品味,群聚於文化活動的新興中產階級。

2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文青的形象已與物質上的穿搭撇不開關係(圖片來源:Google Search截圖)

波西米亞與雅痞青年,文青兩個原型的共鳴與矛盾之處,就這樣形成了文青獨特的生活主張。

波西米亞風不屑庸俗的主流,雅痞文化也看不起老土的上一代,這樣共鳴就是文青的厭俗。藝文一但成為主流,確實很少有創作者能頂住流量的壓力,持續保持創作的靈魂。為了尋找有深度的音樂,獨立已是低消,後搖滾(Post-rock)才是標配。對於文青來說,真正的內涵總是在少為人知之處。

例如草東沒有派對以黑馬之姿奪得金曲獎後的風波。不論是與五月天粉絲論戰中,流露出對商業主流的鄙視,或是對金曲後的新粉絲「無腦跟風」的不滿,都可窺見粉絲厭俗的氣息。

波西米亞風蘊含對反流行的簡樸,雅痞文化卻抱持對品質的嚮往,這矛盾體現在文青風的單品。珠光寶氣的奢侈品太過膚淺(也負擔不起),但又忍不下真正粗製濫造。因此,文青不追求花俏的外表,而是厚實的品質,甚至不太在意價格。也就是簡約但精良的「無印」良品。

例如文青必備的Mac,設計簡約、工藝精良,更無微不至的考量藝術創作者的需求。因此即使價格高昂,許多文青還是願意掏出荷包,將賈伯斯的設計哲學捧在手上。

了解了雅痞文化與波西米亞,我們就能試著解釋文青的風潮──出於千禧年世代,尋求個體性與後物質主義的特性,社會階層屬於雅痞的青年,追求波西米亞之文藝生活的現象。

不過,這樣的文青哪有什麼問題呢?文藝的深度與生活的品質並非不能共存,真正使文青一詞成為嘲諷的對象,使文青成為偽文青的,另有其事。

許多追求著文青形象者,落入了個不甚討人喜歡的風尚,那就是「偽雅」。

偽雅(snobbish)一般翻為勢利,但比起錢權,偽雅重的是文化。《偽雅史》中寫到,早在凱撒大帝的時代,就有原是奴隸的暴發戶「大肆擺闊,滑稽模仿上流社會的風俗,希望能夠使人們忘記他卑劣的出身,讓人們以為他完全屬於上流社會,並且居高臨下地碾壓他認為低等的人。」

偽文青的偽雅,就是期望人們忘記他庸俗的本質,以為他完全屬於文藝社群。然而偽雅者「輾壓低等」卻去不掉庸俗,「大肆擺闊」卻裝不出風雅。不但貽笑大方,還連帶弄臭了真文青,就是因為偽文青模仿了形貌,卻失去了本質。

偽文青也厭俗,卻不是排斥過度商業的庸俗,而是想獨佔陽春白雪般的優越感。偽文青誤做冷門為品味的標竿,以為少為人知就等於別有內涵。著了魔般的吹捧冷門的作品,而只要沾了點人氣,即使是神作也視如敝屣。盲目的不跟風,成了另一種的跟風。

在偽文青眼中,艱澀就是深刻。漫威太免洗、好萊塢太商業、甚至文藝片都太做作,只有院線沒有上映,歐陸小國的獨立電影才稱得上藝術。最好有點抽象哲思的意境,有點印象派的朦朧氛圍,有點在後現代語境中闡釋生命經驗文本探討資本主義對人類個體性的異化。

社群媒體又使這樣的做作更顯滑稽。社群媒體鼓勵人們用輕薄短小的文字,分享光鮮亮麗的生活,偽雅的偽文青禁不住擺弄一番的誘惑。姑且不論思想是不是真材實料,在上百字就要「長文注意」的臉書,怎麼傳達深刻呢?於是抽象變成空泛,情感成了無病呻吟。沒有支撐的華美文字,便是囈語般的文青體

隨著行銷手法演進、精神生活退隱,現代人愈發依賴商品來定義自己。當無孔不入的消費主義促成了自我定位的商品化,偽文青對文青形象的模仿,也把精神的文青,轉化成了物質上的「大肆擺闊」。

我們透過選擇市場上的圖像、時尚和生活方式中來定位真實自我,這些又反過來成為我們看待彼此的工具。

──《土撥鼠評論


猜你喜歡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獲得解答。

時至今日,網路攻擊時時刻刻在發生。尤其企業在網路環境上提供服務的每一秒鐘,也許都有駭客想要探測企業主機,試圖找到弱點進行攻擊,以取得營業機密或個資,又或是讓企業成為其他目標的攻擊跳板。換言之,若萬一企業不幸被駭客鎖定,就等著終日提心吊膽。

然而,難道企業就一定要面臨這樣的危機,甚至坐以待斃?答案:當然不是。想要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取得收穫。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先上雲還是先顧資安?AWS讓企業一件不漏!

事實上,企業並不是數位轉型上雲後,才開始做資安;而是先有資安,才進一步將地端架構搬上雲端。須先釐清如此重要的順序基礎,確保雲端遷移過程一定要安全,才能談更多雲端轉型的成長策略;否則,若只關注資料上雲,但忽略了資安基礎,那麼無論換了多少雲端服務平台,都仍是讓企業暴露在不必要的風險之中。

為保障企業資訊安全,為企業客戶堅守資安防線,全球雲端服務供應商龍頭AWS建議,在資料遷移的過程即導入資安觀念與應用;例如AWS鼓勵企業客戶檢視系統架構或權限配置,確保上雲之後符合最小權限原則,讓無權限者不能任意讀取資料。

資安如同建築的地基結構,是保證企業安穩經營的重中之重。如果企業/個人對雲端轉型的資安課題有興趣,或是希望全盤巡視企業資安、自我健檢,卻又不知如何著手,那麼即將於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絕對是不可錯過的活動。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AWS Security Web Day,為企業雲端轉型、資安升級

企業雲端轉型該怎麼面對資安問題?關於轉型路上會遇到的資安挑戰與迷思,AWS Security Web Day研討會中,專業講師與企業經驗談都將一一為您指點迷津。

在研討會中,也會以AWS產品作為示範解析,探索資安解決方案。AWS服務產品和關聯供應鏈都經過審查,且是業界公認足夠安全、可用於高度機密的工作環境。

只要掌握AWS全面的資安服務與功能,提升滿足核心安全性與合規性要求的能力,不但能提供企業所需的控制權,更能塑造一個最安全的雲端運算環境來開展業務。另外,AWS也可讓企業的安全任務全面自動化,將主要重心回歸至業務擴展與創新,使用多少就負擔多少費用,讓每一筆成本都高效運用。

AWS Security Web Day 好禮不斷!參加即有機會獲得 $300 AWS Credits

精彩議程將包含:從 AWS 角度看 zero-trust 架構設計、如何在 SaaS 多租戶環境中實現資源獨立性及安全性、在 Kubernetes 環境中實現容器安全性、使用雲原生技術做威脅偵測與自動響應、AWS Security 相關服務免費方案簡介....等等,本次活動也邀請成功企業分享企業資安痛點以及解決方案。

活動當天將進行 100 元外送美食券有獎徵答,同時 AWS 也提供 $300美金 AWS Credits 申請機會給參加者,來協助大家實現第一個上雲計畫!

探索資安,即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