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獸之子》與兩個神話之間:為什麼日本人這麼熱愛水族館?

《海獸之子》與兩個神話之間:為什麼日本人這麼熱愛水族館?
玻璃缸裡魚群形成的意識流動圖像|Photo Credit: 李長潔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水族館的出現,也使得觀賞水族生物的視野也從古代金魚缸的「上方觀看」,轉為如畫框的「側邊觀看」,在建築材料技術的進步下,從大型魚缸的「底下觀看」成為可能。不同的觀看方式,帶給參觀民眾新穎的「超凡體驗」,此超凡體驗正是促成大家熱愛去水族館(談戀愛)的因素之一。

比起新海誠的《天氣之子》,我更留意五十嵐大介的《海獸之子》(海獣の子供,2019),五十嵐大介對於人類與海洋之間關係的神話學式的描繪,充滿神祕主義論調的詩意表達,著實令人深深沉入辯證的思量。在米津玄師洒落地吟詠的《海の幽霊》中,巨大藍色玻璃帷幕前的「琉花」,魔幻地置身於分不清是液態還是氣態的藍色空間,如凍結般的玻璃流轉著夢境般光芒,魚群絢爛地漂浮/飛翔於湛藍之間。這個位於「之間」的空間,叫做「水族館」(aquarium)。

我們在本篇文章裡完全不劇透,只是單純地想藉由動畫中的重要場景——水族館,來產生一種文化理解與詮釋。動畫《海獸之子》的一開始就是水族館,裡頭的人物也圍繞著水族館而生活,琉花的父親、母親都在水族館工作,男主角「海」與琉花更在水族館裡初次見面。日本人真的很喜愛讓作品裡的角色在水族館裡談戀愛。

我將在文中針對「日本的水族館」進行問題化:為什麼五十嵐大介要選擇水族館作為一個中介的空間?水族館究竟對於日本人而言,有甚麼重要的文化意涵?此特定的「社會-歷史」脈絡,或許這正可以提供某種解讀《海獸之子》的視角。

盤點日本最受歡迎的水族館

先來看看我們去日本旅遊時,最常拜訪、最受歡迎的水族館有哪些?日本旅遊網站Jalan.net(調查時間為2019年9月)盤點全日水族館前10名為:

  1. 沖繩美麗海水族館(沖繩)
  2. 鳥羽水族館(三重)
  3. 鴨川海洋世界(千葉)
  4. 名古屋水族館(愛知)
  5. 海遊館(大阪)
  6. 神戸市立須磨海浜水族園(兵庫)
  7. 海中道水族館(福岡)
  8. 南知多Beach Land(愛知)
  9. 伊勢海洋樂園(三重)
  10. 大分海之卵水族館(大分)

無論是沖繩美麗海水族館中優游在藍色水箱裡的巨大鯨鯊,或是千葉鴨川海洋世界中跳躍的殺人鯨,都帶給遊客驚奇的動物展示。筆者也去過位於登別的尼克斯海洋公園(登別マリンパークニクス),算是一個比較失敗的例子,其出名在它的「企鵝遊行」,館員還會在企鵝遊行前特別廣告,你只要花500元日幣就跟企鵝合照哦!

一堆部落客稱讚這個海洋公園的企鵝有多可愛。但說實在的,從動物園評鑑的角度來看,尼克斯海洋公園的園區規劃、動物展示不算優質,算是一個消解札幌與函館交通煩悶、增添登別娛樂資源的觀光項目。海洋公園屬於加森觀光株式會社,這個大型的觀光產業集團,通常透過休閒、住宿、交通的鏈結來創造一種觀光休閒的體驗,而加森觀光株式會社就用熊牧場、水族館、滑雪場、飯店構連成北海道親近大自然的觀光凝視。不過,無論水族館經營的優劣,水族館所形成的展示與觀看,存在著日本特有的社會脈絡。

75173
Photo Credit: 李長潔攝影
尼克斯海洋公園的企鵝遊行
掌握水中的族群

在一本重要的動物展示文化研究《水族館的文化史:人、動物與物品所構成的魔術世界》(水族館の文化史:ひと・動物・モノがおりなす魔術的世界,溝井裕一,2018)裡,溝井裕一運用傅柯(Michel Foucault)式的展示/觀看圖式與系譜學分析,編寫有著大量史料引注的水族館文化史。溝井裕一的卓越研究,可以給我們非常深度又銳利的提示。

魚類飼養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中國與羅馬古代,如在龐貝城的遺跡中,可見到貴族用一種Aquorio的容器飼養著魚。西元720年時,《日本書紀》裡也記錄了養魚的描述。早期的魚類飼養,因為沒有動物學類型系統的概念,因此尚未有蒐集的構想,大都是私人閒情的表現,像是「欣賞金魚」的習慣。一直到19世紀中期的歐洲,動物學與水族館相輔相成地發展成系統性的展示,更在20世紀傳佈到美國與日本,成為兩個現代水族館發展的重要地區(溝井裕一,2018)。此現代水族館的出現,誠如傅柯所言,透過具有展示功能的機構(institution),形成了一種規訓的複合體與權力關係,試圖掌握人類一直無法真正了解的海洋世界。

75164
Photo Credit: 李長潔攝影
現代水族館的出現,反映人類想把握海洋世界的企圖
水族館與現代性

第一個日本的現代水族館,於明治15年(1882),出現在上野公園中,叫做「觀魚室」,主要由兩個水槽與兩排玻璃觀魚窗組成,透過昏暗的室內採光,讓參觀民眾得以體驗淡水魚類的水底風光。而後的淺草水旗館(1885)、第三回國內勸業博覽會水族館(1890)、淺草公園水族館(1899)、日本水族館(1990)等觀賞水底生物的館廳快速開設(鈴木克美,2001)。直到2018年,日本全國的大小水族館數量高達150座,佔全世界水族館數量的四分之一。

為什麼日本人這麼熱愛水族館?鈴木克美(2013)認為,19世紀工業化資本主義發展以來,水族館的出現成為人們「追求自然」的一種展現,而日本在全國歐化的驅動下,引進西歐的博物館機制、動物學與養殖技術,「水族館」成為一種成功趕超「現代西方」的代名詞。

水族館的出現,也使得觀賞水族生物的視野也從古代金魚缸的「上方觀看」,轉為如畫框的「側邊觀看」,在建築材料技術的進步下,從大型魚缸的「底下觀看」成為可能(溝井裕一,2016)。不同的觀看方式,帶給參觀民眾新穎的「超凡體驗」,此超凡體驗正是促成大家熱愛去水族館(談戀愛)的因素之一。

75160
Photo Credit: 李長潔攝影
從大型魚缸的「底下觀看」成為可能
兩個神話之間

水族館空間打造出一個如夢似幻的想像空間,一方面它連結到現代科學技術,另方面則關係到日本的地方傳說—龍宮的故事。從現代科學技術的面向來說,可以見到現代水族館呈現三個機構存在的目的:休閒娛樂、教育、物種保存(Karydis, 2011),諸目的透過海洋生物飼育、收容技術、槽池技術、展示規劃等現代科學知識所建構(坪山幸王、佐藤信治,1998)。在《海獸之子》中,便可以看見「新江之倉水族館」充滿機器管線、育養員、研究者的內部,維持著外部展覽世界的運作。

從傳統故事的面向來看,水族館的確實現了庶民對龍宮的綺麗幻想,那是日本最重要的神話之一。民俗學家柳田國男認為宮城縣登米市〈沼神的信〉(沼神の手紙,收錄於《遠野物語》)是這類「水系」傳說的源頭之一,故事中最重要的元素是,池內的神明是一位女性(模樣為蛇龍的異類女性),並且有著推動厄運與幸運的力量(高橋康雄,2000)。

日本精神分析大師河合隼雄(1986)也談到關於水的傳說,即為人熟知的「浦島太郎」與「龍宮童子」的故事,他認為「海底的世界」便是一種「他界」,龍宮的世界的風景美麗,展現了日本人對自然之美的重視;在海底世界中「異類女性」乙姬,傳遞著大海裡隱密的消息,有時抱著不可思議的童子,是大海作為生命源起的母性象徵。片中琉花的子宮與大海的共鳴,就是最好的佐證。

從現代科學技術與傳統水神故事的兩個層面來看,技術的神話與儀式的神話便是日本水族館令人著迷之處,也是《海獸之子》中,此中介空間的特殊性質。動畫中的主要角色海、空、琉花,穿梭在水族館的表/裡空間,他們同時貫穿傳統與現代、技術與儀式、邏輯與感覺之間,重新歸返到無意識中,從超巨觀又極微觀的尺度,領悟人與物存有的現象學本質。我們從哪裡來?我們又要去哪裡?(僕たちはどこから来て、どこへ行くのか?)

75161
Photo Credit: 李長潔攝影
現代水族館機構存在的目的之一:娛樂
那些發生在水族館裡的事

在日劇《有喜歡的人了》(好きな人がいること,2016)中,男女主角的第一次約會,就是去鐮倉的「新江之島水族館」,站在巨大水族箱前,浪漫破錶。水族館幾乎是日本純愛文本(電影、漫畫、小說等)中,最常見的約會場景。除了空間光線夢幻、環境清淨、海洋生物很適合拿來當話題外,日本人致力打造出前文論述的中介空間,它滿足了人類對未知的好奇與恐懼,也提供人們脫離現實、進入心靈的動力,暗符親密關係中的過渡(passage)與交換(exchange)。

回到《海獸之子》,水族館空間將過渡與交換的運作鑲嵌在動畫之中,人、物與環境在無意識的深層結構裡,都僅僅是宇宙記憶的累積與連結。於是五十嵐大介與監製渡邊步突然在動畫後半,大量的使用音樂、影像與詩,似乎企圖詮釋那種完全不需要語言、或是語言無法把握的溝通。而這個由「水」構成的中介空間,連接著陸地與海洋,連接著此岸與彼岸,透過西方現代科技與傳統神話的映照,將精神世界中個體化的祕密隱藏成浪漫的故事,那些發生在水族館裡的奇妙的事。

參考文獻
  1. 河合隼雄(1986)。昔話と現代--イタリアの民話から (民話の誕生--物語の根源を求めて< 特集>)。ユリイカ,18(7),56-59。
  2. 溝井裕一(2016)。「魚を横から, 下から見ること」の文化史:ローマ式養魚池から博物誌、ヴンダーカンマー、金魚鉢、水族館まで。關西大學文學論集,65(3),77-113。
  3. 溝井裕一(2018)。水族館の文化史:ひと・動物・モノがおりなす魔術的世界。勉誠出版。
  4. 高橋康雄(2000)。龍宮伝説:日中の水辺伝承の比較。危機と文化:札幌大学文化学部文化学会紀要,2,53-61。
  5. 坪山幸王、佐藤信治(1998)。水族館の観覧空間における展示水槽・展示物に対する入館者の観覧行動に関する研究。日本建築学会計画系論文集,63(511),107-114。
  6. 鈴木克美2001。わが国の黎明期水族館史再検討。東海大学博物館研究報告,(3),1-17。
  7. 鈴木克美(2013)。日本の水族館とともに。機関誌『水の文化』44号。
  8. Karydis, M. (2011). Organizing a public aquarium: objectives, design, operation and missions. A review. Global nest journal, 13(4), 369-384.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