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好朋友、好同志、好兄弟——古巴告別一甲子的「卡斯楚時代」

中共的好朋友、好同志、好兄弟——古巴告別一甲子的「卡斯楚時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古巴國民議會依據今年2月24日全民公投通過的新憲法,於10月10日投票選出新總統。西半球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逾半世紀的強人政治正式走入歷史,卡斯楚傳奇一生中與美國、蘇聯及中國的愛恨情仇過往為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楊建平(宏都拉斯國防大學榮譽教授、致理科技大學院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研究員)

在古巴革命成功後一甲子,古巴新憲法於今(2019)年2月24日公投通過,並於4月10日生效。新憲法設總統及總理職務,由國民議會(Asamblea Nacional del Poder Popular, ANPP)議員間接選舉之。出生於古巴革命成功之後、現年58歲的原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迪亞士(Miguel Díaz-Canel)於10月10日經國民議會投票,在580位國民議會議員中,以579票高票當選古巴總統,任期5年。卡斯楚(Castro)兄弟對古巴60年的領導正式走入歷史。

拉丁美洲及古巴的革命傳奇人物卡斯楚

1950年畢業於哈瓦那(Habana)大學法律系的卡斯楚(Fidel Castro),那個年代在拉丁美洲可算是高級知識分子。卡斯楚大學畢業後原計畫參加1952年6月的國會議員選舉,但1952年3月10日古巴發生由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領導的軍事政變,3月27日巴蒂斯塔政府即為美國承認。由於選舉遭到中止,卡斯楚自此投身反抗運動。

1953年7月26日,卡斯楚參加游擊隊進攻古巴東部之政府軍蒙卡達(Moncada)軍營,失敗後流亡墨西哥,1956年12月搭乘格拉瑪(Granma)號船回古巴繼續領導革命,1959年1月革命成功推翻巴蒂斯塔政權後擔任總理,1976年修憲後擔任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2006年7月31日因病將權力暫時交給其弟勞爾・卡斯楚(Raúl Castro),2008年2月正式宣布退休;勞爾・卡斯楚順利接棒。2018年4月,非卡斯楚家族成員的迪亞士獲選擔任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

卡斯楚曾經躲過美國中情局638次暗殺,以蓄留大鬍子、著草綠軍服、嘴叼古巴COHIBA牌雪茄為他的招牌形象。卡斯楚習慣做冗長演講,1960年在聯合國大會演說長達4小時29分鐘,被列入聯合國及金氏世界紀錄;1998年他高齡71歲時,在古巴國會的當選續任總統時的演講長達7小時零4分鐘。2016年11月25日卡斯楚逝世,享年90歲,結束了他的傳奇一生。

美國與古巴剪不斷的愛恨情仇

古巴距離美國佛羅里達州(Florida)最近距離僅90英里,古巴建立「反美」的社會主義國家政權,並於1960年5月與美國敵對的共產集團蘇聯恢復外交關係,此為冷戰時期美國本土安全的夢魘,自為美國政府所不能容忍。

古巴革命成功後實施土地改革,影響眾多美國大地主利益。1961年1月美國宣布與古巴斷交;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組織約1500人古巴流亡人士於瓜地馬拉實施訓練後,4月17日自尼加拉瓜發起對古巴西南海岸豬玀灣(Bay of Pigs)的失敗軍事行動。1962年2月美國宣布對古巴實施全面經濟、金融和貿易禁運。

1962年10月14日,美國確認古巴境內佈署蘇聯飛彈;10月22日,美國宣布軍事封鎖古巴,要求蘇聯撤走飛彈。在蘇聯與美國進行秘密談判並達成協議後,蘇聯於11月11日撤走佈署在古巴的42枚中程彈道飛彈。此即為冷戰期間美、蘇兩大國之間最可能發生核對抗的「古巴飛彈危機」。

蘇聯1991年解體後,古巴主要外援中斷。美國國會分別於1992及1996年通過了《古巴民主法》(Cuban Democracy Act)及《赫爾姆斯-伯頓法》(Helms-Burton Act),加強對古巴施壓。然而,古巴非但未屈服,且在拉丁美洲增加了尼加拉瓜奧蒂嘉(Daniel Ortega)及委內瑞拉查維茲(Hugo Chávez)兩位死忠盟友。另於2011年與委內瑞拉共同主導成立「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國家共同體」(Comunidad de Estados Latinoamericanos y Caribeños, CELAC),此為西半球第一個排除美國及加拿大參與的多邊區域組織。

2014年12月,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宣布將與古巴展開外交關係全面正常化談判,美國將鬆綁對古巴施行逾半世紀的貿易禁運與旅遊限制。2015年7月,美國和古巴重啟大使館,象徵結束自冷戰以來54年的敵對。2016年3月,歐巴馬總統夫婦訪問古巴三天,此為繼1928年美國總統柯立芝(Calvin Coolidge)赴古巴出席國際會議後,88年來首位現任美國總統訪問古巴,被稱為美古關係的「歷史性時刻」。

隨著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總統,美、古關係出現重大轉折。川普總統2017年6月16日宣布,立即撤銷歐巴馬政府與古巴方面達成的「完全不公平」協議,禁止美國企業與古巴軍方控制的企業進行貿易,並緊縮對美國公民赴古巴旅遊限制。

RTX5TDLS
古巴新總統狄亞士(左)與勞爾・卡斯楚(右)|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中共與古巴「好朋友、好同志、好兄弟」關係演進

2019年元月1日,習近平就古巴革命勝利60週年致電古共中央第一書記勞爾・卡斯楚及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迪亞士,表示中、古兩黨和兩國關係經歷國際風雲變換考驗,我們成為「好朋友、好同志、好兄弟。」但是回顧一甲子的中古關係,過程並不完全順遂。

1959年1月,古巴共產黨革命成功,中共認為古巴革命成功為「武裝鬥爭」、「統一戰線」、「鄉村包圍城市」、「游擊戰」等「中國革命模式」在拉丁美洲之驗證;證明美國帝國主義只是「紙老虎」,「美帝國主義是能夠被打敗的」。雖然中共在文宣上極力推崇古共革命,但當時拉丁美洲共產黨均係奉俄共為圭臬,古巴遲至1960年9月始與中國建交。亦即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建政10年後,古巴成為中國在西半球及拉丁美洲第一個邦交國;在1970年智利成為中共在拉丁美洲第二個邦交國前。中共建政後逾20年期間僅與古巴有政府間官方來往。

1960年代初,中蘇共意識形態分岐公開化,中共外交政策進入「反美反蘇」時期。由於當時中國國力遠不及蘇聯,巴西、阿根廷、智利、古巴、烏拉圭等共產黨最後均選擇追隨蘇共,中共與拉美共黨關係惡化;加以受文化大革命影響,中共的對外交往受到嚴重衝擊。

中共當時以高出國際市場價格購買古巴糖,又把低於國際市場價格大米和日用百貨運往古巴;然而古巴所需石油靠蘇聯供給,古巴軍隊武器裝備亦靠蘇聯供應。古巴鑒於蘇聯實際經濟及軍事援助遠大於中共,選擇「親蘇」立場。1965年上半年,卡斯楚三度訪問蘇聯,並於1966年2月6日在古巴共產黨機關報《格拉瑪》(Grama)嚴詞批評中共,中古關係因而陷入低潮。雙方曾於1967年召回大使。卡斯楚遲至1995年和2003年方兩次赴北京進行國事訪問,新當選古巴總統的迪亞士則曾於2013、2015及2018年三次訪問中國。

自20世紀1990年代起中共最高領導人開始頻繁出訪拉丁美洲國家,江澤民、胡錦濤均兩度訪問古巴,習近平於2011年6月國家副主席任內曾訪問古巴,出任國家主席後於2014年7月再次往訪(參見附表)。習近平並於20129年9月29日頒發勞爾・卡斯楚第一書記中國「友誼勳章」。

中國國家主席出訪古巴一覽表

在美國有200萬的古巴裔美人,在聚居的佛羅里達州有選票的影響力,古巴裔美人團體多反對古巴專制共產政權。在2016年6月24日蔡英文總統「英翔專案」首次出訪過境美國邁阿密時,至蔡總統下榻飯店會晤的盧比歐(Marco Antonio Rubio)參議員即為古巴裔,盧比歐參議員多次嚴詞批評中國,關切香港、西藏及新疆維吾兒族人權問題,支持美國對台軍售,並於2019年5月參議院外委會亞太小組主席賈德納(Cory Gardner)等共同提出「 2019 年台灣友邦國際保護及加強倡議法案」(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 of 2019, TAIPEI Act)。

自由世界長期以來對古巴的政經治體制有相當程度的批判,然而,古巴在醫療保健、教育、體育領域的成就亦是不爭的事實,數以千計的古巴教師、醫生在拉丁美洲窮鄉僻壤服務,古巴提供成千上萬的醫學獎學金給非洲及拉丁美洲第三世界國家貧困子弟,到世界上最大的「拉丁美洲醫學院」(Escuela Latino Americana de Medicina, ELAM)就讀。古巴為世界上識字率最高的國家之一,美國職棒大聯盟許多明星球員都來自古巴。

古巴實施政教分離,1996年 11月,卡斯楚訪問梵蒂岡與羅馬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祿二世(John Paul II)會晤;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本篤十六世(Benedict XVI)及方濟各(Francis)分別於1998、2012及2015年至古巴做牧靈訪問。2015年9月教宗方濟各訪問古巴時,曾探望因病休養中的卡斯楚。

隨著強人卡斯楚傳奇一生的落幕,卡斯楚兄弟的影響力亦逐漸淡出古巴政壇,藉由新憲法總統僅能連任一次的明確規範,古巴逾半世紀的強人政治走入歷史。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