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命之徒:絕命毒師電影》:以西部片版《黑色追緝令》,向傑西好好道別

《續命之徒:絕命毒師電影》:以西部片版《黑色追緝令》,向傑西好好道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3年《絕命毒師》第5季震撼全美,已然被認定為電視史上巔峰影集之作,如今睽違了整整6年,《續命之徒:絕命毒師電影》更讓粉絲瘋狂,可謂Netflix近年來最大的盛事。

文:楊希哲(「黑桃・花/神經質影痴」)

如果說「Felina」(第五季第十六集:「血Fe。毒Li。淚Na」)是屬於華特懷特的「完結篇」,那這部《續命之徒:絕命毒師電影》,「El Camino」就是屬於傑西平克曼的「Felina」。

2013年震撼全美洲的第五季,已然被認定為是電視史上最巔峰的一季影集(之一),如今睽違了整整六年的時間,《絕命律師》都還沒正式收山,網飛卻在短短三個月內,一瞬間公佈了《絕命毒師電影》的上線日前、三部預告和一段回顧,消息很快的散播整個影壇,北美近千萬粉絲陷入六年前的狀態,可謂Netflix近年來最大的一件盛事。

文斯吉利根(Vince Gilligan)一如往常施展他神奇的影像語言,但即使《續命之徒》在調性上(快速剪接手法、長鏡頭、縮時攝影、節奏性配樂)與影集相似,電影的整體結構卻與《絕命毒師》有很大的一段差距,抱持著影集「爆點」傳統的觀眾難免會失望,但要知道的是,這不太算是一種劇情上的「延續」,而是一部「告別式」的概念,是文斯獻給所有粉絲們的一個禮物,文斯以一種溫柔婉約的方式與我們一同向《絕命毒師》的傳奇正式道別。

MV5BZmZiYWUzYzMtZjNiZS00MDljLWIyOGEtNjFi
Photo Credit: IMDb

《續命之徒》中的彩蛋實在是出乎我個人意料之外的多,多到整部電影有近九成都是影集彩蛋(Drew Sharp的狼蛛、傑西的甲蟲、布洛克的信件、廣播中莉蒂雅的死訊),很聰明的是,它並沒有干涉影集的內容,文斯似乎內心知道這部影集該有的獨立性,因此與其寫出顛覆性的內容,他將敘事焦點放在世界觀的「擴展」上面,一如往常般的細心經營他一手打造的「現代西部」(Neo-Western)世界,甚至依然有少許《疤面煞星》以及艾爾帕西諾(Al Pacino)的影子存在。

MV5BNDE1YTA2NWEtMDJhNy00NWEzLWI3NzYtZDRm
Photo Credit: IMDb

《絕命毒師》其實是一部很長的「西部片」,從「火車搶劫」、「沙漠對峙」和最終集類似「公路酒吧」的復仇戲碼都是明顯的類型線索,甚至連葛斯(Gus Fring)都像是西部電影當中會出現的那種「奴隸商人」,只是商品從奴隸換成了「冰毒」,麥克則是扮演「賞金獵人」以及「專業殺手」的角色,而漢克則類似傳統的「小鎮警長」,文斯將這個概念融入寫實性的現代社會,以他成熟的編寫功力,使得觀眾佩服得五體投地,雖然這不太算是一種先例(《險路勿近》、《怒火邊界》),但他獨有的「鏡頭語言」和「黑色幽默」卻將自成一套全新格局,我甚至比較喜歡將之形容成是「西部片的《黑色追緝令》」。

MV5BNzQwN2E4OTEtNjM0Yy00ZmU1LWFmYTAtOWFl
Photo Credit: IMDb

文斯吉利根始終藏不住他個人對於「八零年代」以及「西部片」的熱愛,特別是電影最後的拔槍橋段,更與《絕命毒師》有異曲同工之妙,「拔槍」這種西部片對峙的傳統形式、焊接工廠的「假職業」概念、躲在牆角拿著古柯鹼的「流氓」份子以及文斯特有的「吉利根幽默」(剩餘的玻璃破裂、餘黨的膽怯反應),一整場戲完全就是文斯本人的作者風格(「黑色幽默」、「現代西部片」),所有《絕命毒師》與《絕命律師》的元素都集合在這場戲裡頭了。

電影中拉回了不少影集卡司陣容,多以回憶方式呈現,電影當中的所有「客串」皆沒有太多「裝飾」,文斯吉利根在這方面相當拿手,他不會硬要穿差進來一場回顧片段,而是很自然地將自己(以及觀眾)深愛的角色給帶回來,並給予故事更多情感發展的空間,他遵守影像的自然法則,不會刻意渲染、煽動觀眾的情緒,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會施展他獨有的影像魔法。

MV5BNGQ0MDVmNjYtMzhiYi00NTk4LWJmYzYtMDAx
Photo Credit: IMDb

文斯吉利根身為目前好萊塢最具才華的編導之一,他注重細節的程度已經不需要再多贅述,而《續命之徒》則是他展現熱情的最佳機會,他對角色、對故事的呵護,在電影中便展露無遺,但《續命之徒》最大的問題,就是它身處在6年時光差距的尷尬局面,使得觀眾特別難以連戲,從陶德到懷特的「假頭」都有類似的狀況出現,但有鑒於電影與影集時間間隔上的磋磨,以及複雜的拍攝行程,如此的無心之過也就順理成章而有了諒解的空間。

MV5BYmQ4ZmFjMTYtZWFhOS00ZTU4LWIzNzAtZWIx
Photo Credit: IMDb

很多人會對此片的「平鋪直敘」感到失望,但在風格的融合上,我個人卻覺得這部電影非常耐人尋味,留給觀眾前所未見的「告別」餘韻。

「你很幸運你知道嗎? 你不用等到老了才去做特別的事情。」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