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外送員被認定自負盈虧的「微型創業主」,但法院曾做出是「雇員」的判決

法國外送員被認定自負盈虧的「微型創業主」,但法院曾做出是「雇員」的判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餐飲平台外送員爭議不斷,社會動能仍在醞釀。法國外送員聯盟與各大工會及勞權組織力量自兩年前已開始慢慢集結,凝聚聲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台灣近日頻傳美食平台外送員發生意外,外送員身分在法國也是充滿爭議,缺乏工作權益保障。不過,包括外送員聯盟與各大工會及勞權組織已開始慢慢集結,凝聚聲量爭取權益。

外送員身分在法國充滿爭議。目前法國外送員法律地位並非一般勞工,而是「微型創業主」(micro-entrepreneur),因此適用《商業法》(code de commerce),而非《勞動法》(code du travail)。

「微型創業主」須自負盈虧,自然沒有所謂雇主,也無勞工應有的社會安全網基本保障,如失業救濟、有薪假、勞退、完整的意外或醫療保險。法國4大外送平台中也只有2家會幫外送員加保第三責任險,外送員須自行處理個人意外險。

事實上,法國外送員的身分認定早在2016年便引發關注,原因是一名外送員控告法國當地美食平台Take Eat Easy(目前已停業)引用Uber經濟模型,將勞工認定為創業主而非雇員。此後兩年間,不斷有外送員以工作條件惡劣、缺乏基本勞動保障等原因控告前公司,欲重新認定勞動契約關係。

去年11月,法國最高法院做出歷史性判決:

有鑒於外送員不僅無法享有選擇外送地點、物品、時間的自由,且雇主有權做出懲處扣款或單方面終止合約的決定,最高法院因此認定Take Eat Easy與外送員間存在「從屬關係」,後者應為雇員,而非創業主。此判決成為有利於外送員勞工權益的重要判例。

今年5月,一名外送員在工作後返家途中發生致命事故,且在此前巴賽隆納、倫敦等地接二連三發生外送員交通事故,使外送員缺乏社會保險的工作條件與惡化風險的計酬方式再度引起全歐熱議。

西班牙社會保險財政部門根據勞檢報告對總部設於英國的外送平台Deliveroo提告,要求其補上旗下500名外送員的勞保提撥。今年6月,西班牙法院宣判社會保險部門勝訴,「僱傭關係」確實存在,Deliveroo須補交旗下員工保險費用共計120萬歐元(約新台幣4044萬元)。

7月,法國首次由律師發起司法行動對抗餐點外送平台。律師勒戈瓦克(Christophe Léguevaques)計畫聯合至少500名外送員以換取與Uber Eats坐上談判桌的機會,目的希望平台重新認定雇員身分,將獨立創業主契約改為勞工合約。

勒戈瓦克指出,Uber Eats以為他們只是聯繫客戶與外送員的平台,這是完全錯誤的。

他表示:「外送員必須服從Uber Eats的演算法規則,若不遵守指令,外送員會遭處罰扣薪,他們無權拒絕接單,即使無法事先知道運送金額也一樣。從屬關係無庸置疑。」

不到一個月後,Deliveroo也因取消外送員每趟最低保障運費而引發旗下外送員在法國全國串連罷工。

「巴黎外送員聯盟」Clap75的共同創辦人皮繆(Jérôme Pimot)表示,問題癥結點在於缺乏溝通協調機制與勞資權力不平等。皮繆說:「平台無法可管。我們理應是提供平台服務的商家,但卻是平台決定價格、削減工資。他們可以隨意改變工作條件與模式,想辭退誰就辭退誰。」

法國國民議會日前二讀通過《移動趨勢法案》(Loi d''orientation des mobilités)草案,其中也進一步規範外送平台與外送員的僱傭關係,相關規定主要有2點:

  1. 法案規定外送平台不僅必須給予外送員選擇上班時間與拒絕接任務的自由,更需確保路程薪酬金額透明
  2. 法案希望平台業者與旗下員工協商,提出更能保障員工工作條件的契約條款

不過,員工與勞團批評此草案完全忽略勞動者的基本保障。「個人創業主聯盟」(Union des autoentrepreneurs)理事長俞侯(François Hurel)指出,這樣的規範對於減少勞動者風險而言,效用遠遠不足。他主張要有「獨立工作者的真正保障」,包含意外賠償、疾病與生育補助,甚至失業津貼。

法國餐飲平台外送員爭議不斷,社會動能仍在醞釀。法國外送員聯盟與各大工會及勞權組織力量自兩年前已開始慢慢集結,凝聚聲量。

相關草案甫通過二讀,這是否能為新一輪法國社會對話提供契機,並在不犧牲外送員基本勞動權益的前提下,保留「優步化」(ubérisation)經濟模式的優勢與就業彈性,將考驗政府、企業、勞動者,甚至消費者的智慧與遠見。

勞動部認定美食平台業者與外送員屬僱傭關係
Photo Credit: 中央社
Uber Eats快速擴張市場,墨西哥死傷理賠問題多

科技新聞網站《The Verge》也於今年7月報導,在先前半年多,墨西哥共有5名Uber Eats外送員死於車禍,另有數十名外送員受傷。Uber的保險本應有所幫助,但卻未有助益。

去年11月27日,一名22歲Uber Eats外送員於墨西哥市騎乘單車進入一條主要大道時,一輛卡車撞上他後加速逃逸,他當場死亡,成為Uber Eats進入墨西哥市場2年後首位喪生的外送員,引發要求公司負責幫助家屬的抗議。

之後,去年12月12日、今年2月10日、2月18日及5月4日,墨西哥又有4名Uber Eats外送員因車禍喪生,包括一名年輕女性,其中多起是肇事逃逸案件。

除了墨西哥,美國費城及布魯克林、澳洲雪梨、哥斯大黎加、阿根廷及西班牙等地,也有Uber Eats、Glovo、Caviar及Rappi等手機應用程式(App)網路點餐外送員於工作時喪生。

在阿根廷及智利,Uber Eats及Rappi外送員已有組織,正推動立法保護他們的勞工權益。墨西哥外送員則有共同的不滿,包括薪資不穩定、缺少健康保險及面臨死傷風險。

墨西哥Uber Eats外送員也經常發生非死亡車禍,導致手臂、鎖骨、鼻子等部分骨折,甚至幾乎截肢。此外,他們的機車及單車常在事故中撞毀,或在送貨時遇搶。他們風險重重卻收入微薄,在墨西哥市多數外送每趟僅賺30至60披索(台幣約47至95元)。

2017年2月,Uber Eats開始提供墨西哥外送員保險,涵蓋死傷等醫療支出,但The Verge採訪8名因公受傷的外送員,其中5人透過Uber Eats的保險尋求賠償,卻無人索償成功。

喪生外送員的家屬只能轉向他們同事尋求財務幫助。在為Uber Eats工作時受傷的部分外送員欠下大筆債務,因為得耗費數月時間養傷。

基於墨西哥勞工法規,Uber Eats外送員被視為「服務提供者」,意味他們無法就失去的收入獲得補償,獲得傷殘補助金,或接受僱主資助提供的醫療。

更糟的是,Uber在墨西哥的營運,是透過總部設於荷蘭的子公司Uber BV註冊,藉此減輕在墨西哥的稅務義務,以及阻撓墨西哥的服務提供者提起訴訟。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