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不反對通知書」的意義

一紙「不反對通知書」的意義
Photo Credit: Felipe Dana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一些相對「和理非」的示威者因為各種考慮,傾向出席獲得「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遊行,他們到底想甚麼?

有人說,示威者行為激進了,破壞車站及商店,但同時間,能夠讓示威者和平表達訴求的機會也在減少。近來,獲香港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的活動銳減,不少群眾都表示,有沒有這一張官方認可,沒有太大分別,警察仍可以提早結束集會,拘捕他們認為犯法的人。

但有市民表示,他們不是不願意勇武起來,只是每人處境不同。有這一張紙,可以讓他們感到安心。

今晚(10月14日)中環有一個呼籲全球關注香港抗爭的集會,是近日罕見獲得不反對通知書的活動,集結地點的遮打花園,在開始時間未到已經塞滿人,人群溢到馬路上,變相佔領了中環,集會人數以萬計。

RTS2R36F
Photo Credit: Umit Bektas / Newscom / 達志影像

馬路上的電車站旁,有一張細小的輪椅,輪椅上坐了11歲的男孩,他有先天的障礙,因為小腦問題平衡力差,需要加強訓練才可以走路,現於肢體傷殘學校讀書。50歲的父親阿Lu,和太太偕一位叔叔帶男孩過來參加集會。

阿Lu職業是社工,他坦言自己和太太平日會把兒子寄放在朋友家,然後兩夫婦參加遊行,這樣,有沒有不反對通知書也沒有大關係。但帶着兒子出來,有這張通知書,他們的心較安定。太太說:「香港的行人路很窄,不方便推輪椅,也擔心警察放催淚彈。」

爸爸阿Lu形容,兒子害羞,思考力和普通人無異,說話不太流利,但今天晚上,是兒子表示希望來集會,父母奉陪。對於港鐵站的電梯被破壞,對殘疾人士出入較方便的商場,也常因破壞而停業。兩人也有一點看法。

兩夫婦希望,示威者盡量不要破壞電梯,但爸爸卻也會反思自己的習慣:「我也會反省,作為香港人是不是以往過份倚賴商場?現在也會找些小店,出入是麻煩一點,我會扶着兒子走,也可以搬輪椅上落。」11歲的兒子,在人潮中顯得好奇,不斷追看記者的身影和我的鏡頭。

兩夫婦坦言,自己近來情緒也因為看新聞而變得越來越難過,太太說:「示威者激進,是執法不公平的必然後果。連我都不敢再看直播,只聽收音機的新聞節目了,我怕我越看越仇視警察。」

另一對夫婦,抱着16個月大的女兒,女兒的腿胖嘟嘟,無憂無慮地在父親懷裡搖晃着,大眼睛無知地看人潮。夫婦坦言,最初在遊行隊伍裡會看到其他嬰兒車,現在隨着和平遊行機會減少,「越來越少嬰兒車了」。

他們帶着幼兒,不敢在沒有不反對通知書的活動出現。「不想孩子嗅到催淚彈」。唯有走到商場參加唱歌等和理非活動。住沙田區的他們,特意坐車出港島參加集會,以支持。

說下去,太太越說越絕望:「覺得香港無希望,無未來,生了孩子之後,遇上近月的事,想移民到另一個地方,但只是捨不得親人,才沒有付諸行動。」丈夫沒有太太般想移民,在訪問時聽到妻子的語氣,有點意外。太太續說:「不想孩子在香港長大,若這裡失去言論自由......」。

AP_19287551861545
Photo Credit: The Yomiuri Shimbun /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那邊廂,吳氏一家人因為今晚,在集會上一聚天倫之樂。兩位六十餘歲的長者,剛剛退休,吳太把頭髮理得漂亮,帶着紅色花花北歐風布袋,丈夫吳先生穿着粉紅色Polo恤,金絲眼鏡有點紳士風,真是「和理優」的代表(示威者半說笑,稱這種為「和平理性優雅」抗爭風格)。兩人特別坐在小椅子上,在大馬路支持一下。這裡遠得連集會場地的廣播在說甚麼也完全聽不到,真是來乾坐。

吳太太和丈夫說,有不反對通知書,這場集會讓他們兩老參加得較安心:「個心安啲,個心定啲」。事實上,兩老也曾冒險,在721元朗無差別襲擊之後,參加了不合法的遊行。他們想起遊行完畢後離開時正往鐵路站,警察在南邊圍就開催淚彈。吳太說:「嚇到我震呀,幸好有年輕人保護我地走,扶我們過欄柵離開,我很感激他們。」

吳太說:「近來看新聞,看到別人的孩子被打很心痛,好像自己的孩子被打一樣,經常失眠,看不到希望,所以一定要出來集會,向全世界求救。」吳老先生說:「我們老人,接受你政權統治多十幾廿年,你折磨我的時間有限,但年輕人有排受,我沒有年輕人那麼勇敢,內疚,所以要來。」

坐在一旁,有一對三十幾歲的年輕男女,一邊看着老人訪問,一旁偷聽又偷笑。談下去,才知道他們是吳氏夫婦的兒子和新抱。兩老兩嫰,在這場運動多數各自行動。老人早點到場早點離開;兒子和新抱則留得較後。

30歲的新抱Judy說,今晚這個集會,是一家人罕有地一起聚頭的機會。她更說出感人的話:「我知道別人的家庭,因為政見不同而爭拗得家嘈屋閉,其他人對着老人家好像每日在戰鬥,我真是很感恩,可以和老爺奶奶一齊,我老爺和奶奶真係黃過我。」她透露,兩人退休後整天熟讀新聞,周末的抗爭運動,盡量參加,比年輕的她更勤力。

Judy分享到對「私了」的看法。她說,曾經在連儂牆附近,目睹守護牆的人,和意見不合的人言語和肢體衝突,亦即近日所謂的「私了」。她發現該被圍被打的人,竟是她認識的舊同學,Judy一方面覺得有點羞恥,自己認識這個人,但另一方面,看到舊同學被圍被打,又有點難受。到最後,Judy只在觀看,沒有做甚麼,幸而該人沒有太大傷害最終離開了。

Judy解釋道︰「做和理非的心情都好矛盾,我一定核爆也不割,也不會督灰,不指責,也不想私了的示威者被人捉,但你問我,親眼目睹一個認識的人被人私了,也不好受,內心好矛盾......因為我明白,和平訴求沒有人理會,很多今日示威者做的是,是因為忍無可忍,才變成今日的狀況……」

71646758_2553767921378284_21436988927539
照片由作者提供

那邊廂,一位腹大便便的新手媽媽,懷孕6個月的,穿着大肚婆的鬆身裙子,站在集會人群裡。譚先生和譚太,內心勇武。不過太太坦言,她始終不會一個人出來,一定要和丈夫一起照應才會出席遊行。兩人會評估安全:「民陣辦的,又或者民陣申請過失敗的,會覺得人數夠多的,我們才出來,而且會急步走完。」

兩人連十八區遍地開花、塞機場也會參加,可謂是較前的和理非。「坦白說,不會讓家人知道,老人家無論政見是偏黃還是偏藍,也不會願意讓懷孕太太出來。」721元朗有孕婦被打,近日有孕婦被捕,男警一度入產房執行職務,叫社會嘩然。譚太有點氣結,丈夫也說:「要顯示我們的意志,所以大着肚也要走出來囉!」

「做了父親也會想多一點,想為肚入面的女兒多想一步。」現在幻想將來女兒變成衝衝子,兩人顯得很開明:「你阻也阻不到子女,他們有自己的看法,但我們會保護,或者一起上前線。」

現在社會氣氛差,孕婦多看新聞會不會感到情緒波動?他們坦言,有時看直播新聞太辛苦,就會轉電視台,「但肯定不會轉去大台!」(意指最大免費台的報導不公允)。

兩人透露,太太懷孕已6個月,發覺有喜的消息,剛好碰上了100萬人遊行的反修例序幕之日。譚先生語重深長說:「BB在母腹裡,這幾個月聽到的直播新聞聲音,多過聽育兒唱碟那些貝多芬。(笑)6月9日確定了懷有身孕的消息,所以我常說,將來我的女兒,真是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