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眼睛,才會看見的世界》:你腦中的富士山,是圓錐體還是三角形? 

《不用眼睛,才會看見的世界》:你腦中的富士山,是圓錐體還是三角形? 
Photo Credit: Pixab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不見的人,尤其是先天失明者,他們不只無法用視覺認知眼前的事物,也難以透過構成人類藝術文化的視覺形象去理解,所以「看得見的人在觀看物體時會自然形成的文化性濾鏡」,不會對他們造成影響。

文:伊藤亞紗(Asa Ito)

視覺能力也會影響思考方式

「看不見」這個身體特徵會造成資訊處理方式的不同,也會影響思考事物的方式,亦即「大腦的使用方式」。雖然一般都是以視覺障礙來概述,但視障也有各種類型,而且會導致「大腦的使用方式」有所差異,這裡就以其中的「立體視覺」來舉例說明吧。

美國的神經生物學家蘇珊.貝瑞(Susan R. Barry)在其著作《重獲視覺》(Fixing My Gaze)中提及,她直到四十八歲,才經由特殊訓練第一次擁有「立體視覺」。

一般來說,人類的大腦會透過左右兩隻眼睛所傳達的資訊「落差」,來掌握自己與對象之間的距離和立體感。但是貝瑞博士因為有斜視,所以一直都無法做到這一點。貝瑞博士的大腦只「相信」正常眼睛所傳達的資訊,對於另一隻眼睛的資訊則完全「無視」。她於是改而精細地運作大腦,硬是為視覺製造了「落差」,勉強掌握住距離感。所以她不但可以開車,也成為研究者閱讀了數量龐大的文獻,並且發表論文。

這樣的貝瑞博士,終於在四十八歲時第一次擁有了立體視覺。她不僅能明確地認知物體的立體感、物體與物體之間的位置關係,對於初次造訪的房間也不再感到困惑,因為她能立刻掌握室內陳設的整體狀況。也就是說,她終於知道「什麼是空間」了。貝瑞博士說,「那是一種極有魅力又令人陶醉的感覺」。空間裡有桌子和椅子,在那個相同的空間裡還有自己。她終於有了「自己真正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感覺」。

那麼,在經歷如此重大的變化後,她處理資訊的方式又有了什麼改變呢?從她的敘述可以得知,就像她一進入初次造訪的房間就能掌握空間的整體狀況,她在閱讀論文時,也能一口氣就掌握整體的內容。在此之前,她處理資訊的方式是「逐漸累積每個部分,最後再彙總成整體」;但是當她有了立體視覺,思考方式就變成了「首先掌握整體,再根據與整體的關係來檢討細部」。想不到視覺能力也能影響思考方式,這真是個耐人尋味的例子。

你腦中的富士山,是圓錐體還是三角形?

看得見的人與看不見的人對空間掌握的差異,從他們理解單字意義的方式也能窺見。掌握空間的方式會影響單字意義的理解,或許會讓人感到意外,但是看得見的人與看不見的人在聽到同一個單字時,腦中浮現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就拿「富士山」來說吧,這是難波先生提出的例子。對於看不見的人來說,富士山的形狀是「上面缺了一角的圓錐體」。嗯,雖然富士山確實是上面缺了一角的圓錐體,但是應該沒有任何看得見的人,會用這種方式去形容它。

對看得見的人來說,富士山是「像八一樣往下展開的扇形」(譯註:「八」的形狀在日本有「越到末端越寬廣」的涵義,所以八和富士山都有「吉祥」之意。)————不是「上面缺了一角的圓錐體」,而是「上面缺了一角的三角形」,所以是平面的形象。

像月亮這樣的天體也是如此。對看不見的人來說,月亮是球狀的圓球體;那麼對看得見的人來說呢?月亮大概是「正圓形」、「形狀像盤子」,也就是沒有厚度的平面圖形。

視覺的最大特徵之一,就是會將三次元轉化為二次元,將「有深度的物體」變成「平面的圖像」。尤其是富士山或月亮這種距離遙遠、或者十分巨大的物體,觀看的時候一定都會失去立體感。

當然,我們知道富士山或月亮實際上並不是單薄的平面,但視覺所轉換的二次元形象還是占了上風。雖然視覺原本就有將對象平面化的傾向,但重要的是,由繪畫和圖像構成的藝術性文化更加強了這種傾向。

P072圖
Photo Credit: 仲間出版

我們看待現實事物的方式,是如何受到藝術性文化的深刻影響,只要試著在腦中描繪木星的形象就能明白。一提到木星,大多數人的腦中都會浮現一顆有著大理石橫紋、帶著大紅斑的暗紅色星球。或許是橫紋造成的效果,木星在一般人印象中大多是三次元的球體。

相對於此,月亮的形象就十分平面。或許月亮的盈虧變化也加強了這樣的平面性,但為什麼單單只有月亮,在人們心目中形成這麼強烈的二次元印象呢?

原因很簡單,從小時候讀的童話繪本和插圖,到浮世繪及各類畫作,我們都不斷看到各式各樣的「圓月」。深藍色的夜空中,靜靜佇立著大大的、柔和的淡黃色圓月——這或許是一般人心中最完美的月亮形象吧!

這種描繪月亮的模式,也就是透過文化醞釀而成的月亮形象,影響了我們看待真實月亮的方法。我們並不是以全新的眼光去看待眼前的對象,而是運用「過去看到的東西」來看它。

富士山也是一樣,從澡堂的壁畫到各種月曆、繪本,我們不知道看過多少變形後的「八字扇形」,更何況富士山及滿月都帶有吉祥之意,這種福氣的印象更是強化了「圓滿的圓形」和「八字扇形」的形象。

看不見的人,尤其是先天失明者,他們不只無法用視覺認知眼前的事物,也難以透過構成人類藝術文化的視覺形象去理解,所以「看得見的人在觀看物體時會自然形成的文化性濾鏡」,不會對他們造成影響。

看不見的人有色彩感嗎?

由此可知,看不見的人比看得見的人更能理解物體的實際樣貌,這或許跟他們都是使用模型來理解物體很有關連。這樣的理解也可以說是概念性的。至於無法直接觸摸的事物,他們則會像記住字典上的文字描述那樣,去理解想要理解的對象。

「只能透過既定的意義去理解事物」,這一點之所以很有意思,是因為看不見的人就是用這種方式理解所謂的色彩。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關注世界各地發生的緊急特況:有經歷多重災禍、面臨人道危機的阿富汗,也關注因新冠疫情而陷入困難的臺灣弱勢家庭,帶大家共同了解兒童脆弱性與救援行動的必要性。

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的直播節目《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第五集,以實體活動形式於7月26日下午在台北文創大樓舉行。本集內容帶領觀眾一窺國內外「緊急特況」的現在進行式,搶救面臨天災、內戰、乾旱、飢荒、意外等的家庭與兒童。無論是在阿富汗、還是孕育你我生長的臺灣,世界展望會都以實際行動協助兒童的生命再次豐盛,也邀請各界攜手同行,伸手救援所有需要協助的人們。

「許多兒童都在苦苦掙扎求生存,他們也在失去機會。」

──阿富汗世界展望會會長 阿孫莎.查理絲

戰爭、氣候、地震引爆人道危機,阿富汗救援行動刻不容緩

今年6月22日,阿富汗經歷當地20年來最嚴重的強震,高達規模6.1的震度造成無數民宅倒塌、上千人死亡,許多民眾因此流離失所。過去《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也曾提到,阿富汗本已存在武裝衝突與乾旱成災所造成的人道危機,如今這般大規模的震災更是讓國內民生情況雪上加霜。根據日經亞洲估計,阿富汗約有全國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二人正在挨餓,飢餓人口數字高達2280萬。

S__97173567
Photo Credit:美聯社
2022年6月22日,阿富汗東部邊境地區在一夜之間遭規模6.1強震侵襲。

除了飢餓,阿富汗2021年8月政權轉移後,隨後的經濟崩潰造成50萬個工作機會消失,也衍生更多危機,不只將近一半的阿富汗人缺乏糧食、健康設施、安全飲用水等基礎生活物資,也失去受教育的權利與工作機會,而政府當局對女性的諸多限制,更使無數女孩落入失學或童婚的危機。這不但重創阿富汗的經濟,更影響到數萬家庭生計,許多兒童也失去擁抱希望與夢想的機會。

在阿富汗的事工現場,疫情、通膨、政權更迭、武裝衝突……種種原因都讓脆弱家庭的情況更加危急,日漸艱難的生活讓越來越多過度消瘦、營養不良的孩童被送到救護機構。聯合國統計報告也指出,今年有超過100萬名阿富汗兒童面臨嚴重營養不良,幾乎是2018年的兩倍,甚至因為營養不良或健康設施的缺乏,在2022年一月造成13700名嬰兒夭折、27名孕婦死亡。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讓阿富汗的人道危機逐漸失控,迫切需要你我的援助。

緊急特況不只影響當下,更可能成為一生的遺憾

圖片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無論天災還是人禍,只要孩子受到疫情、天災、武裝衝突或氣候變遷等的影響而急需救援,就是世界展望會致力搶救的「緊急特況」。緊急特況之所以緊急,不只是災難本身帶來的苦難令人不忍,更因為兒童尚未發展健全的身心往往難以承受。我們可以量化因飢餓、天災、戰爭而受災的兒童人數,但貧困受迫造成孩子心靈世界崩塌的傷害,是永遠無法被度量與彌補的。

根據兒童發展研究協會(Society for Research in Child Development)的調查,單是因為洪水、颶風、乾旱、熱浪等自然災害而受苦的兒童,每年就高達1.75億,聯合國難民署近期統計也指出,全球因戰亂、天災流離失所人口,已達歷史新高的1億人。我們應該都同意,無論外在環境變化多麼劇烈,每個孩子都有免於恐懼、安穩成長的權利,或許生活安穩的我們很難體會統計數字之下代表的苦難,但它提醒我們更應該主動了解、伸出援手。

孩子現況_水資源不足_我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水資源不足,孩子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孩子現況_營養不良_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營養不良,需要緊急治療。

面對阿富汗多種因素構成的緊急特況,世界展望會除了發揮深耕阿富汗20多年的事工影響力,與聯合國糧食署合作從事緊急物資救援,也設立長期陪伴機構「街童中心」,為孩子們保留一片純真天地,可以盡情遊戲、學習,獲得心理及情緒上的支持。儘管離開後仍要面對殘酷的現實,但街童中心讓他們至少還能擁抱希望與夢想。

街童關護中心_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街童關護中心裡,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960x540px-LINEPay_TOP-banner-阿富汗兒童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撐起孩子的未來:搶救疫情之下陷入生活危機的弱勢家庭

除了阿富汗,新冠疫情及俄烏戰爭造成國際原物料及糧食供應的緊縮,經濟、社會的劇烈衝擊是全球性的。回首觀察臺灣幾年間通貨膨脹的變化,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臺灣近三個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通膨率)已經超過3%,也讓弱勢家庭收入銳減、甚至發生斷炊的危機,這不只是多年來最糟糕的狀況,國內尋求家庭急難救助的需求也相較過去增加五倍之多,有約3200戶台灣世界展望會服務的特況家庭面臨物資、經濟等面向的迫切需求。

像是在台灣東部部落小鎮的小謙一家人,從父親阿宏五年前經歷職災,失去工作搬回部落後,就成為了世界展望會關心的特況家庭。當時為了「把孩子們帶大」的這個目標,爸爸阿宏依靠僅存的一隻手,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搭建雞舍,依靠賣雞蛋、為觀光農場等店家代養雛雞的生意支撐著一家七口的生計來源。不過新冠疫情期間,因應部落自主防疫減少人流,代養雛雞的訂單銳減,再加上到外地送貨的染疫風險,讓小謙家一度陷入經濟困境。

面對這些因職災、疫情而生活困頓的弱勢家庭,世界展望會在第一時間張開雙臂提供扶助,撐起這些特況需求,不但安排社工員週期性的訪視給予關懷,評估特況家庭需求以提供相對應的物資扶助,例如白米、助學金等;也協助安排課後照顧、營養補充等社會資源連結,並協助阿宏修建雞舍、增進養殖技術。小謙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這讓阿宏找到迎向未來的希望,在某一次拜訪時,阿宏笑著對社工說:「全家人一起平安生活,又有展望會和許多人關心我們,就是福氣。」

讓孩子再次盼望明天,擁抱夢想

如今,全球已經漸漸走出新冠疫情的陰霾,變動之中蘊藏的是重新開始的機會,無論是後疫情的新生活模式、還是世界經濟格局變化,人們都在找尋更加美好的明天。相較於衝突不斷的阿富汗或其他國家,社會相對穩定的我們更是幸運,許多國內的特況家庭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全家人攜手相伴一步步落實對美好未來的想像。無論是千里之外還是臺灣這塊土地上的孩子,都應當擁有成長、盼望未來,以及發展自己夢想的機會,這是世界展望會致力事工服務的初衷,也是希望透過特況救援獻給世界的祈禱與祝福。

立即伸出援手,搶救面臨人道危機的兒童!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圖片_1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