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心反抗洗腦滅聲香港出版界「CCTVB」——三中書商

齊心反抗洗腦滅聲香港出版界「CCTVB」——三中書商
攝於2018年11月香港市民遊行時(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專制獨裁政權直接介入香港文化事務,如今回首,「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紅色謊言,伏筆久矣。

政權要掌控人民的思想,必先掌控人民接受資訊的渠道。You are what you read , that’s all.為什麼時下會流行「人一藍,腦便殘」的說法?當然不是因為藍絲的IQ比起黃絲低劣。腦殘之批判,乃針對他們局限在那些已經被政權介入、主導的資訊媒體,深信不疑,重複那些破綻百出的言論。

在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浪潮中,對許多惡意散播Fake News的網路媒體,已經有許多自發鍵戰的Report活動。傳統大台媒體,如人稱CCTVB的無線電視,積惡已久,備受脫離「電視撈飯」後生一輩的唾棄,更有網民自發「五毛電視cctvb - 廣告宣傳部」[1],齊齊抵制大台洗腦。

但在一切傳播抗爭之中,我們卻忽略了比起網路、電視更加老舊的媒體——書本。那些編印了油墨的紙張,散發出陣陣迷人的書香味,彷彿是不問人間煙火的世外之物。事實卻是,這些世外之物書寫後如何得以出版流通市面,其內容如何通過政府意識形態的審查,都是一連串易於被政權操縱的思想控制。

最可怕的是,香港的「三中商」是最為寫實可怕的例子,它們代表了政權的專制獨裁,經由出版的審查、限制,以達至思想控制的存在。

一國兩制下,河水不犯井水,我們還以為有這一套,覺得一個內地的官方機構,怎可能在香港經營這麼大的生意,為了賺錢還是甚麼?例如現今出版界的選委,很多都是聯合出版的人,即是中聯辦的員工,這豈非中聯辦控制了選舉?

書店霸權,滲透洗腦

香港「三中商」,即三聯書店、中華書局與商務印書館,背後都是中聯辦全資控制。其中最為詳盡報導者,該數2018年5月香港電台《鏗鏘集》,揭露了早於中共成立不久,即有官員密謀成立由黨統籌的聯合出版社,至今已掌控香港超過一半的書店。

專制獨裁政權直接介入香港文化事務,如今回首,「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紅色謊言,伏筆久矣。

區家麟〈請認清「三中商」書店的幕後老闆 —— 中聯辦〉[2]一文,清晰地論述了中聯辦如何借「三中商」之手,以政治意識而非商業考量為原則,限制了書籍的自由流通,令讀者失去接觸這些資訊、知識的機會。

就像近四個月以來,CCTVB新聞以片面偏頗的報導框架、角度,令市眾只能看見易於得出錯誤結論的資訊。反過來說,作為「三中商」飼養的香港人,即使熱心閱讀,也只能得到被閹割的知識。

知史鑑今,《鏗鏘集》告訴我們,許多書寫2014年雨傘革命的書籍無法廣泛流通市面;不難想像,「三中商」將一如既往,2019年的時代革命,那些關 於光復香港的文字,亦難以擠身在那些亮麗書架之間。

劣幣驅逐良幣,薪火不能相傳,如果我們無視了書店霸權,等如放任政權篡改香港的歷史,拋棄了一代香港人真正的記憶。

罷買裝修原因:拒絕資敵

這組三為一體「三中商」文化界的邪惡同盟,理應惡名昭著,備受港人抵制,但從現實生活來看,關注者似乎少之又少,許多都不過是零星話語而已。

9sdk80wvorrr2raiyva6qa86hep4xw
Photo Credit: Woopaersu mC CC BY SA 4.0 / Mk2010 CC BY SA 4.0 / Mk2010 CC BY SA 4.0

直至早前,香港抗爭者遍地開花,「裝修」了「三中商」之一的商務印書館,才再次引起了香港對紅色資本「三中商」的討論。有些人認為:「千其唔好搞書店,同納粹黨有咩分別?」

這令我想起,之前也有人提及不要用Pepe the Frog,因為這是「白人優越主義」的象徵。如今,香港人卻重新賦予了這隻青蛙反抗極權的意義。納粹黨都要食飯,那香港人是否要餓死?相似的行為,並不必然導向相同結局。

如果我們看清「裝修」背後的原因,不用高叫暴徒正在令This city is dying,因為This city is not dying , just fixing.中國政府處心積慮部署「三中商」,思想控制為害如此,直與政府喉舌無異。如今港人覺醒「三中商」的滲透、滅聲以至洗腦,民智大開。

失敗主義者說,這些抵抗根本無用,因為紅色資本集團背後有大量資金,拆得再多都無阻它們重建。我則說,反抗的意義不在於它們會否倒閉,而是告訴它們背後的主子,告訴全世界尚在關注香港的朋友,我們並不接受當權者的思想控制,追求自由和民主。

「罷買」、「裝修」行動化成象徵,表明了香港人力拒資敵。今時今日,在「三中商」每買一本書,其實都「等於畀錢人哋打自己」。

消費戰場,多元選擇

時人提倡的「黃色經濟圈」,說要盡力懲罰食窮那些良心店鋪,因為消費本身就是選擇,選擇你所認可、欣賞的價值觀。那麼,在買書方面,我們到底有什麼其他值得支持、可供替代的更佳選擇呢?

其實不論政治、道德,單就文化審美、書店理想價值而言,許多有識之士早就不屑踏進「三中商」之門,因為「三中商」的經營每況月下,漸漸成為了主打工具書、命理書、投資書和教科書的集散地,不少好書都不見架上,或許也不容許有吧。

香港人真要買書,不妨走走那些獨立經營的書店吧!地方雖小,用心選書,反見每間不同的特色所在,本身便是一處獨特的文化地景,值得待上幾個小時。

《立場新聞》設有「香港獨立書店地圖」,共73間,該為目前最為詳盡的書店列表,可供參考。如果要看深度介紹,那Facebook專頁「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3],推薦大家Follow,跟著參訪,絕對是難能可貴的香港文藝散步。又或者可以看〈三中商之外?十間值得香港人用心支持嘅本土獨立書店!〉[4]一文,運用網路大數據,數出香港十大的獨立書店,聞名不如見面。

1_Y0MUlSFGNoxo99f1u3ZPPw
圖片由作者提供
暫未見有相關圖表,略作整理,若有遺漏,煩請見諒。

獨立書店或許隨著這幾年本土思潮掘起,在幕前尚算有些名氣,可是幕後的獨立出版社,似乎就知之者甚少。2018年《端傳媒》有〈香港獨立出版步履維艱:誰在決定一本書的命運?〉[5]專文訪問獨立出版社的經營者,指出:

香港聯合出版集團有從出版、印刷到發行、銷售的「一條龍」機制,以綑綁式營運壟斷書業市場。⋯⋯因此獨立出版的書籍若要顯現於大眾的視野,不能單靠被動地與現存制度周旋,反之,需嘗試以打游擊的方式,站於迥異的位置上。

獨立與游擊,未嘗不是香港抗爭者的現況,而對他們而言,這場文化戰爭已經持續很久了。以我所見,獨立出版正因資源缺乏,每出一本書都投放百分百的心力,品質極佳,大家看到拿在手上翻翻,自知此言非虛。而其他如電子書、台港友好的誠品等,都是可以替代「三中商」,以及其他聯合出版集團書店[6]的良心選擇。

1_tkwamh6qGt2R8gcDQjl2TQ
圖片由作者提供(網上圖片)

香港人面對政府在日常生活的掌控,已經知道了消費戰場到處皆是,要光復香港的文化,革除「三中商」的滲透、洗腦,實是時代革命的重要一環。

註釋:
  1. 「五毛電視cctvb - 廣告宣傳部」Facebook專頁
  2. 區家麟:請認清「三中商」書店的幕後老闆 ——中聯辦(關鍵評論網)
  3. 「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Facebook專頁
  4. 三中商之外?十間值得香港人用心支持嘅本土獨立書店!(網絡溫度計)
  5. 香港獨立出版步履維艱:誰在決定一本書的命運?(端傳媒)
  6. 維基條目:聯合出版集團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內文與題目稍作修改,原文請看《德尼思化》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