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秒必爭的香港人,現在都不介意用多一點時間

分秒必爭的香港人,現在都不介意用多一點時間
Photo Credit: Felipe Dana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間對香港人來說最寶貴,但現在我們都不介意用多一點時間去罷搭港鐵、找小店消費、做文宣、參與集會,餘下的時間還要因為警察濫權而擔心、生氣、害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住在一個工時差不多是全世界最長的城市、生活指數差不多是全世界最高的城市,為了養活一家人,我們已經忙到連氣都喘不過來了。於是,相對來說,時間對我們來說是最寶貴的。

但現在,我們都不介意用多一點時間︰

有些人為了不坐港鐵,已習慣不計時間去坐其他交通工具。

有些人為了不亂消費,已習慣多走幾步去選擇正義小店。

有些人為了要做文宣,已習慣不計時間去一直做創作。

有些人為了參與集會,已習慣放棄了週末或放工的自由時間。

然後,就連那僅僅剩餘的少許時間,都一般會被內心深處的情緒蠶食︰

因無辜市民被捕,就夠我們擔心一整晚。

因同路人被打,就夠我們生氣一整晚。

因年青人受害,就夠我們傷心一整晚。

然後,一天一天地過,而又不知道一天一天是怎樣的就過了四個月。這四個月以來,特首給了市民真正的「有驚」卻「無喜」的待遇,

第一次上千個催淚彈、第一次的橡膠子彈、第一次的實彈、第一次的水炮車、第一次的臥底扮市民、第一次無差別屍殺列車⋯⋯還有更多更多數不清的第一次,在鏡頭前把香港黑暗一面完全呈現的第一次。

買兇襲擊岑子杰先生,是想把買兇那幫人心中所謂的異端人士推到去絕路嗎?真的沒有聽過韓信如何率領一萬士兵「背水一戰」而戰勝趙王的20萬士兵嗎?

能離開遠走的人,必然會把一切帶離這個城市。走不了被迫留下來的,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所作出的反擊或反噬,亦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激烈;這是我絕不希望見到的事,因為我再也不想看見有年青人被傷害了。

收手吧,政權正面面對訴求,社會才有一絲希望能從回正軌。要不然,已陷入了萬劫不復境地的香港,就真真正正的再永無翻身之日了。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