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就好》:寂寞不只是一種「悲傷」狀態,還具有危險性

《做自己就好》:寂寞不只是一種「悲傷」狀態,還具有危險性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讓人感覺不到連結的地方會帶來寂寞感。基於這個原因,我認為不只是人,地方本身也可能帶有連結斷絕的感覺。有時候,一個地方會讓人感到寂寞,是因為散發著某種缺乏親密人際關係的感覺。

文:布芮尼・布朗(Brene Brown Ph.D.)

寂寞的邊緣人

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的神經科學家約翰・卡喬波(John Cacioppo)研究寂寞(loneliness)已有二十多年。他將寂寞定義為「感知到的社交孤立」(perceived social isolation)。當我們覺得自己與別人失去連結,就會感到寂寞,也許是遭到重視的團體排擠,或是缺乏真正的歸屬感。寂寞的核心是缺乏有意義的社交互動——親密關係、友誼、家庭聚會,甚至是社區成員或同事間的聯繫。

值得注意的是,寂寞與獨處是截然不同的。獨處或孤單地生活可以帶來力量或療癒人心。作為一個內向的人,我非常重視獨處的時間,而且經常在與人共處時最感到寂寞。在我們家,這種失去連結的感受稱為「寂寞的感覺」。

有好幾次我在路上打給史蒂夫說「我覺得寂寞」。消除這種感覺的方法,通常是與他和孩子聊幾句話。雖然有違常理,但史蒂夫通常會建議我,「你可能需要在旅館房間裡獨處一下。」這對我來說是很棒的解藥。我不認為有任何事比與人共處而感到孤單更令人寂寞。

我與家人用「寂寞感」來形容各種事情。艾倫或查理常說,「我不喜歡那間餐廳。它讓我覺得寂寞。」或是「今天我朋友可以在我們家過夜嗎?她的家給我一種寂寞的感覺。」

我們四個人試圖探究「寂寞感」對家的意義時,一致認為,讓人感覺不到連結的地方會帶來寂寞感。基於這個原因,我認為不只是人,地方本身也可能帶有連結斷絕的感覺。有時候,一個地方會讓人感到寂寞,是因為散發著某種缺乏親密人際關係的感覺。有時候,我認為無法在特定的地方想像自己與關心的人有所連結,才會覺得那個空間很寂寞。

儘管在研究中的發現與卡喬波的研究結果非常一致,但我讀了他的文章後,才徹底了解寂寞感在生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他解釋,人類身為群居動物,不是從堅強的個人主義獲得力量,而是仰賴計畫、溝通與合作的集體能力。我們的神經、荷爾蒙與基因組成支持互相依賴勝過獨立自主。他指出,「包含人類在內的群居動物,長大的目的不是為了自主與孤獨,而是成為他人可以依賴的人。不論我們知不知道這一點,大腦與生物構造先天都傾向促成這個結果。」人類無疑是群居動物。因此,連結對我們很重要。這正是為什麼羞恥感如此令人痛苦與脆弱,以及為什麼我們天生渴望歸屬感。

卡喬波說明人類大腦的生物機制如何在生存能力受到威脅時發出警告。飢餓感提醒我們血糖過低需要進食;口渴的感覺警告我們需要補充水分以免脫水;疼痛感讓我們警覺組織可能會受損;寂寞感則告訴我們需要社會連結——這對我們的幸福跟食物與水一樣至關重要。他表示,「拒絕承認自己感到寂寞,就跟拒絕承認自己餓了一樣,沒有意義。」

然而,我們的確拒絕承認感到寂寞。身為研究羞恥感的學者,我發現自己又回到熟悉的領域。我們對寂寞感到羞恥,彷彿感到寂寞就表示有問題。即使會有寂寞感是因為悲傷、失落或心碎,仍然覺得羞愧。卡喬波認為,大部分與寂寞有關的羞恥,來自於多年來人們定義與談論羞恥的方式。我們習慣將寂寞定義為「折磨人、無法治癒的慢性疾病」。寂寞等於害羞、沮喪、是個邊緣人或反社會者,或是社交技巧拙劣。他舉了一個很好的例子,提到人們通常會用「邊緣人」來形容罪犯或壞人。

卡喬波解釋,寂寞不只是一種「悲傷」的狀態,還具有危險性。在演化機制下,群居動物如果遭到社交圈排擠(也就是變成局外人),大腦會進入防衛模式。當我們感覺被孤立、失去連結與寂寞,會試著保護自己。在這個模式下,我們希望與別人建立連結,大腦卻試圖以自我保護代替連結。這會使人減少同理心、更加提防他人、感覺麻木,睡眠時間也會減少。我在《勇氣的力量》一書中寫道,大腦的自我保護模式通常會使我們言過其實、捏造故事或誇大心中最深層的恐懼與不安。失控的寂寞使我們害怕與外界接觸,越來越孤獨。

想戰勝寂寞,得先學會認清寂寞,並且勇於將這種經驗視為警訊。對此我們應該尋求連結。所謂連結,不一定加入一堆團體或在社群媒體上與好幾群朋友一起打卡。有無數研究證實,真正重要的不是朋友的數量,而是少數人際關係的品質。

如果你和我一樣,不相信寂寞感跟飢餓一樣會危及生命,那我來分享一下幫我拼湊出事情全貌的研究。在寂寞研究的綜合分析中,研究員茱莉安娜・浩特朗斯泰德(Julianne Holt-Lunstad)、提摩西・史密斯(Timothy B. Smith)與布拉德利・萊頓(J. Bradley Layton)得到以下發現:空氣汙染使人提早死亡的可能性提高百分之五;肥胖增加百分之二十;酗酒是百分之三十。而寂寞呢?它使人早死的風險比一般高出百分之四十五。

恐懼造就現在的我們

那麼,我們怎麼會變得如此涇渭分明與孤單寂寞?我們不能假定互相貼標籤是越來越寂寞的原因。研究不是這樣運作的,不能這樣草草了事。然而,我們可以認清自己正困在可能互有關聯的一些狀態中,如果希望改變現狀,就必須全盤了解。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