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屋簷下的交會》作者任依島:我常常覺得,飆車族比精神失序者更危險

專訪《屋簷下的交會》作者任依島:我常常覺得,飆車族比精神失序者更危險
Photo Credit: 任依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並非說教,但也非虛構戲劇。定期記錄自己的工作見聞及心得感想,對任依島而言或許是種抒發,但當這些文章集結成《屋簷下的交會》,其實對讀者而言,也就有了「教育」的意義。

文:犁客

「真要說『危險』的話,」任依島說,「我常常覺得,飆車族比精神失序者更危險。」

任依島是資深的社區關懷訪視員,「我們服務的對象是沒有住院的、居住在社區裡的精神失序者。」這些精神失序者,是發病之後送醫、確認,經過一段住院時間之後出院的精神疾病患者;他們出院時,醫院會依規定通報衛生所,衛生所會派公衛護理師去探訪他們。「如果個案的情況不是公衛護理師能夠負擔的,在探訪過第一次之後,就會把個案轉給我們負責。」

其實任依島大學唸的是商學院,那時他在輔導室當志工,對心理相關領產生興趣。「因為在輔導室幫忙,覺得學心理諮商的話,就可以助人;」任依島解釋,「所以抱著這個想像轉到心理系。」

畢業之後,任依島在身心教養院服替代役,遇上教保員職缺,於是做了兩年第一線的身心障礙服務工作。「因為還是想做與心理諮商相關的工作,」任依島說,「所以聽同事說東部缺自殺關懷員、我又有相關背景,就去應徵了。」

「自殺關懷員」的工作與「社區關懷訪視員」有點類似:自殺獲救的個案,出院之後會留有自殺通報的紀錄,衛生局便會派關懷員定期去注意狀況。「其實自殺關懷員和現在的社區關懷工作,與我先前想像的心理諮商工作不大一樣,不過不是頭銜或工作內容的差別,而是場域。」任依島說,「一般的心理諮商可能是待在固定地點等人來,而我則是到處去敲門,請對方讓我進去。」

不免聽到髒話,但極少遇到攻擊

一個社區關懷訪視員負責的服務對象從三十到四十名不等,每個服務對象每個月至少都要訪問一次,有時是登門訪問,有時可以電話聯絡,探視時間較長、已建立較穩固關係的服務對象比較容易控制訪問時間,剛接到手的個案需要的訪問時間就得久一點。「還有一些需要優先處理的緊急狀況,」任依島說明,「例如症狀突然發作了,就算來不及趕過去,也要在電話上教在場的家屬怎麼處理,以及協助強制送醫。」

這是社區關懷訪視員理論上要負責的工作,也就是服務公部門有列管的精神失序者,但一些沒有列管的、被鄰里之間視為「怪人」的「社區滋擾」,視各縣市政府的不同規定,有時也是他們的服務對象。而無論哪種狀況,這些個案都非主動求援、而是被動接受,是故不見得願意接納這些不請自來的訪視員。

「對方一開始會排拒是常態,我面對的方式也就是保持耐心和付出誠意,希望對方感受得到。」任依島說,「很多人擔心我們進行家訪時面對精神失序者會有危險,但就經驗來說,雖然不免會聽到他們用髒話罵人,但我極少遇到真正的攻擊行為。說起來如果去山區訪視,路上遇到的野狗更可怕一點。」

以耐性持續接觸,以同理心進行理解。「例如有些個案是居無定所的無家者,要到他常出沒的地點去多碰幾次運氣,或者常常與其他無家者保持聯繫,總之不好找;」任依島說,「但是訪談幾次,知道他的事之後,其實我也可以明白他為什麼不想被人找到。」

而且,社區關懷訪視員需要長期溝通的對象,還不只精神失序者。精神疾病患者的暴力傾向並不比一般人高,但他們某些看來異常的舉止,容易被貼上標籤。「精神失序者需要周遭的支持,所以有時我們必須和整個社區溝通;在過程裡,『里長』的態度常常很重要。」任依島表示,「有的里長很熱心,會幫我們留意個案的狀況,也可以提供我們必要資訊;但也有里長將精神病患汙名化,一聽到這個就直接拒絕幫忙。」

找出支持的點,組成由下而上的安全網

需要社區關懷訪視員服務的對象,通常並非只有精神疾患。「精神疾病本身就包含上百種診斷了,很複雜;」任依島解釋,「而個案可能家裡的環境也有問題,或者所處的經濟階級比較差,這類混合型的狀況很常見。」

任依島認為,要協助精神失序者,公部門和民間必須一起努力,在社區中找出各個支持社區精神失序者的點,組成由下而上的安全網。「我還想過可以改造卡車,做一些多功能的設備,機動性地開到定點,服務精神失序者或弱勢,例如準備淋浴設備讓無家者可以洗個澡。」任依島說,「不過現在這些合作都還在各自努力,民間有些團體願意做,但要面對的除了資源之外,還有法規限制,例如個資法的限制;而公部門要做的,又容易卡死在考績評比的方式上頭。」

任依島指出,無論是精神失序、經濟弱勢、無家或年長者等等照護,公部門和民間應該一起從法令規定及照護設施等軟硬體方面提供多元選擇,「例如照護者能否由政府支薪?在宅醫療的人能否得到協助?或者長期照顧的人怎麼獲得喘息服務?」而社區中要有支持精神失序者的點,「教育」是個重要方式,「不見得只有學校教育,像《我們與惡的距離》透過戲劇讓民眾看到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狀況,也是很好的方式。」

要做的事很多、獲得的奧援不夠、工作的環境不一定友善,要協助的對象不見得個個合作;不過任依島倒不認為工作壓力大,「會覺得有使不上力的地方,倒是真的。」任依島笑笑,「做這工作還是會需要透過和同事抱怨一下來排解情緒,或者一起討論對應方法,和大家差不多啦。對了,書寫也有療癒意義。」

任依島列出一份自己的閱讀書單,其中有不少關於寫作技法的書籍。事實上,定期記錄自己的工作見聞及心得感想,對任依島而言或許是種抒發,但當這些文章集結成《屋簷下的交會》,其實對讀者而言,也就有了「教育」的意義。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