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Elderspeak」:像照顧小孩那樣與老人溝通,反而不利於他們的健康

淺談「Elderspeak」:像照顧小孩那樣與老人溝通,反而不利於他們的健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心理層面,根據研究,長輩將「Elderspeak」認定為相當不尊重人與強權的表現,此外「Elderspeak」也會導致負面的自我評估、社交孤立與認知功能的退化,甚至會增加照護的困難行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們常常聽到有些人會說照顧老人就跟照顧小孩一樣,這是一句讓很多人聽了頻頻點頭稱是的話,但是仔細想想又真的是如此嗎?是不是有哪些地方怪怪的呢?今天我們就從「講話」的方式來討論是不是在照顧長輩的時候我們用照顧小孩的方式是適合的。而在一開始我們將來解釋一個專有名詞——Elderspeak。什麼是Elderspeak?如果要追本溯源,一開始由科學家Ferguson博士 (1964)所提出的「babytalk」,其特徵包括:講話很慢、誇張的音調、提高音頻還有音量、簡單的詞彙、簡化文法的困難度、改變關係、利用集合代名詞、貶低或是重複性的話語等等。

試著想想看我們面對幼兒的時候是否往往會利用以下的方式來講話呢?隨著時間的推進,研究慢慢往用這類說話方式與長輩進行溝通,因此發展出了一個專有名詞——Elderspeak;同樣的講話方式,但是應用在長輩身上。現在再請大家回想,是否在自己、醫療人員、家庭照顧者、照顧服務員口中聽過類似的講話模式對待長輩呢?如果有的話,那我們就要特別注意了,目前的研究指出Elderspeak對於長輩是一件非常有害的行為。

根據耶魯大學教授Levy博士等人 (2002)的研究指出,自我知覺(self-perception)對於人的福祉 (well-being)有著相當顯著的影響。當我們年輕的時候便開始由各種不同的管道接收到老化的刻板映像(age stereotypes),人們認為的老化刻板映像往往專注在生理上的退化;這些老化的刻板映像最後會內化成我們的一部分,最後導致人們對面老化前已經產生了不良的自我知覺。不同於性別或是種族的因素,我們可以透過特定的機制去減緩其;老化的刻板映像在人們年輕的時候就開始逐漸形成,也讓我們更難去對抗這類的刻板映像。

Levy的研究在最後提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訊息,便是具有正向自我知覺的參與者壽命多出7.5年,這個成果比生理上面的健康指標,例如血壓、血脂、BMI或是其他的因素,例如運動、戒菸等等因素還要來的有顯著的差異。有別於許多專家專注於生理健康的議題;在這邊Levy教授給了我們一個照護上新的方面,便是每個人內心對於老化的概念是否正向會大大的影響我們的健康,甚至影響我們壽命的長短。

我們花了這麼大的篇幅介紹自我知覺對於一個人的健康還有壽命有著很大的影響,但是跟本篇的題目有什麼關聯呢?Corwin博士(2017)的文章中指出從90年代開始一直到2000年初,許多研究都指出使用「Elderspeak」的溝通模式會導致長輩產生溝通困難與降低溝通能力、增加依賴性。而在心理層面,根據研究,長輩將「Elderspeak」認定為相當不尊重人與強權的表現,此外「Elderspeak」也會導致負面的自我評估、社交孤立與認知功能的退化,甚至會增加照護的困難行為。

由這麼多的研究可以知道「Elderspeak」對於長輩會產生負面的心理影響,這些影響也會產生負面的自我知覺;在我們提供高品質的照護下,如果不注意說法的方式與口氣,照顧的成效會大打折扣,甚至會大大的降低我們照顧長輩的生活品質與壽命。有鑑於此,許多專家也在研究如何降低照護者在照護長輩時使用「Elderspeak」方式,Corwin (2017)的研究表示三種類型的詞彙可以增進與長輩溝通的技巧,降低「Elderspeak」的溝通方式。

這三個類型分別是:祝福、笑話、陳述。首先,是祝福的部分,由於Crowin教授的研究在基督教信仰背景下成立的安養機構,因此入住的居民與照服員多半都是接受基督信仰,所以在第一個部分,照服員可以與居民一起祈禱;此外,居服員也可以要求居民幫他們祈禱。文中指出,禱告的詞句文詞豐富且文法完整,可以避免照服員使用過度簡單的詞彙;另外,居民也可以透過「阿門」這種簡單的回覆來與禱告者互動,居民不會因為需要高難度的回答而退卻顯得沒有互動。

另外,雖然居民往往因為疾病的因素導致認知功能有障礙或是失語等問題,但仍然可以在能力範圍提供祈禱,這會讓居民有參與感而且增進他們的語言能力。第二部分則是笑話,照服員提供簡單的笑話不僅增進關係上的愉快,居民也可以用簡單的回應,包括微笑或是大笑來增加參與感。當然講一個笑話不可能在文句上太過簡易,因此也可以減少「Elderspeak」。最後則是陳述,照服員利用敘述一件簡單的事件或是軼聞給居民聽,可想而知要講一個故事一定會利用到豐富的詞句;而居民不一定需要有太複雜的回應就可以達到互動的效果。最後我們可以由Crowin的研究可以知道「Elderspeak」是可以透過訓練機制來教育照服員避免的。

在高齡社會的影響下,許多人都有機會需要與長輩做交流或是溝通,而我們很容易不小心使用不洽當的講話模式來去應對長輩,這會大大影響長輩們的心理健康,更會讓溝通的效果大打折扣。本篇文章的最大目的是喚起大家對於講話模式的意識,不適切的講話模式並非無傷大雅的舉動,而且可能會影響長輩健康或是壽命的關鍵因素。

參考資料
  • Corwin, A. I. (2017). "Overcoming elderspeak: a qualitative study of three alternatives." The Gerontologist 58(4): 724-729.
  • Ferguson, C. A. (1964). "Baby talk in six languages." American anthropologist 66(6_PART2): 103-114.
  • Levy, B. R., et al. (2002). "Longevity increased by positive self-perceptions of aging."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3(2): 261.

本文經阿登的老人學筆記本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