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歸鄉路迢迢:不被視為「難民」的羅興亞人,在大馬是怎樣的存在

難民歸鄉路迢迢:不被視為「難民」的羅興亞人,在大馬是怎樣的存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孟加拉外,穆斯林佔多數的馬來西亞也是羅興亞人逃亡終點站或中轉站,儘管他們在馬國人數不少,但由於馬國未簽署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也不給予合法工作準證,因此在馬國的羅興亞人處境亦艱困。

(中央社)Cepat Lari!急促快逃警告聲響起,羅興亞難民朱乃與其他人從士拉央市場逃竄而出,人聲鼎沸的果菜市場頓時鴉雀無聲,朱乃沒有合法身分,僅能當搬運工,隱身為都市邊緣人。

士拉央市場(Selayang)離吉隆坡市區約20公里遠,是馬來西亞最大的果菜與魚肉批發集散地,全天候24小時不打佯供貨模式,批貨菜販與肉商川流不息。這裡由於五方雜處,成為逃避家鄉苦難的難民最佳落腳地。

市場後方陳舊組屋是許多難民棲身之所,稚齡的小朋友在街道旁狹窄巷弄與騎樓,三五成群的穿梭嬉戲,天真無邪綻放出的燦爛笑容,似乎仍未感受父母拮据的生活壓力。

洛興雅難民當搬運工賺取微薄收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不少羅興亞難民在士拉央市場擔任搬運工,賺取微薄收入。

甫從宗教學校Madrasah Hashimiah畢業的朱乃(Junaik)和大多數羅興亞難民一樣,天剛矇矇亮就睡眼惺忪趕到士拉央市場,擔任搬運工,在吵嘈狹小的市場通道裡,利用手推車快速的裝卸果菜魚肉謀生。

中午火辣辣的太陽讓士拉央市場裡悶熱不堪,除了典型的蔬果魚肉與周遭爛菜葉等腐臭魚腥味,空氣中也夾雜著這群羅興亞(Rohingya)難民辛苦工作的汗水味。

同樣正值青春年華的朱維亞(Juvair)面對前來採訪的記者顯得意興闌珊,他的衣服早被汗水溼透,正靠坐在市場角落的堆高空菜籃處,用手抹著從額頭流下的汗水。

正當這群非法工作難民抽空打盹,享受難得午後休閒之際,突然傳出陣陣騷動聲響,有難民用馬來話傳出警告聲,要大家「快跑」(Cepat Lari),原來有市政局查緝官員稽查,他們沒有工作准證,好從市場各大出口逃竄而出,大玩「捉迷藏」遊戲。

陪同記者直擊這座維繫難民日常生活所需大本營的歐薩曼(Osaman),面對這種捉放場景,早已見怪不怪,畢竟「耳聽四路,眼觀八方」也是難民們的生存技法之一。

歐薩曼今年才23歲,前幾年也在市場幫忙賣菜,忙裡忙出的搬運貨物,這樣的生活歷練讓歐薩曼個性沉著穩重,眉宇之間散發堅毅神情,如今肩負起宗教學校Madrasah Hashimiah的會計事務。

歐薩曼除邊向記者介紹在市場裡工作的難民同袍外,並提及原以為抵達馬來西亞是希望之所繫,能夠重啟新人生,不料,事與願違,吉隆坡雖讓難民們暫時享有安全環境,但礙於身分限制,無法光明正大打工,淪為都市邊緣人。

5歲時跟隨阿姨從鄉下抵達緬甸仰光,他印象中依稀記得曾乘坐火車、步行、躲進箱型卡車,最後再搭上大型漁船,歷盡千辛萬苦才抵達馬來西亞的阿姨朋友家安頓下來。

歐薩曼指出,當時緊握阿姨雙手,生怕被逃難人群衝散,小時逃難印象迄今記憶猶新,有時成為睡夢中揮之不去的夢境。

撿拾破爛是歐薩曼在吉隆坡安頓下來之後的第一份工作,每天辛苦掙得的馬幣60元(約新台幣430元)還要交付姨丈,一天工作往往超過10個小時,深夜返家時連眼皮都累到睜不開。

歐薩曼就在7歲那年逃離姨丈家,開始流浪打工,曾在諸如印度餐館從事製作煎餅等工作,最後到宗教學校,透過閱讀識字教學,期盼找到人生的新希望與轉捩點。

值得注意的是,馬來西亞並未簽署1951年的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這讓非法偷渡流落到馬來西亞的羅興亞難民處境雪上加霜。即使領有聯合國難民署(UNHCR)核發的難民證,仍無法合法工作。

不少羅興亞人固然聚集士拉央市場周邊地區,家鄉情誼的凝聚力讓大家鄉裡的鄉親地相互幫襯,其他來自中東地區難民則委身餐館洗餐盤,打零工度日。

難民歐薩曼指耳聽四路眼觀八方必備存技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羅興亞難民歐薩曼(Osaman)幾年前也在士拉央市場幫忙賣菜,如今已是宗教學校的會計人員。

今年24歲來自阿富汗南部烏魯茲岡省(Oruzgan)的胡塞尼(Mohd Sayed Hussaini),原本在家鄉攻讀令人稱羨牙科學位,但戰火中被迫中斷學業。

胡塞尼說:「昔日在家鄉過著擔心受怕日子,早上出門都不知下午能否平安返家,每天生活在恐懼之中。」

胡塞尼原以為逃到馬來西亞是美好歸宿,也能夠獲生活補貼,但每天長達10餘個小時工作讓他身心俱疲,每月房租高達馬幣1000元(約新台幣7300元),雖由兩個家庭共同分擔,仍面臨極大壓力,對未來似乎看不到希望,遑論實踐當時當醫生夢想。

另一名原本在阿富汗巴米揚省(Bamiyan)擔任中學歷史老師的艾薩拉(Gholam Reza Hezara),如今也僅能在吉隆坡周邊地區的建築工地打零工。

欽族(Chin)婦女清乃倫(Cing Ngai Lun)則在在家鄉遭迫害逃亡,她於2012年與先生從緬甸與上百名偷渡難民搭乘僅比舢板稍大木殼船偷渡到泰國,再展開走陸路卡車換小巴的第二段逃亡過程,期間遭接送蛇頭勒索,夫妻兩人抵達吉隆坡時已身無分文。

清乃倫指出,他們抵達吉隆坡後才敢懷孕生子,目前有3個小孩,先生為了生活只能在餐館從事洗碗等清潔工作。

長年擔任東南亞人道援助的非政府組織MyCARE研究和協調員張安翔告訴中央社記者,馬來西亞政府眼中並不存有「難民」,從政府體制、立法或法律規定都沒有「難民」兩個字。這裡的難民全都是「非法外勞」,尤其,馬來西亞並未簽署難民地公約,並不需要對難民負責。


猜你喜歡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傳統機械式瓦斯表,微電腦瓦斯表可以主動偵測異常情況,在漏氣、超時使用、五級以上地震發生時,自動遮斷瓦斯,以防瓦斯外漏所造成的氣爆、火災等危害,強化居家安全的守護。

你收過瓦斯公司寄來說明可換裝微電腦瓦斯表的通知單嗎?自從2011年天然氣事業法通過之後,政府便開始推廣微電腦瓦斯表,屆齡換裝微電腦瓦斯表完全免費,每個月也只要多40元的基本費,就可以享受微電腦瓦斯表所帶來的安全保障。和傳統瓦斯表相比,微電腦瓦斯表增加了精密微電腦晶片、感震器、壓力開關、緊急遮斷閥等零組件,在偵測到漏氣、超時使用、大地震時,便會進行自動遮斷功能。這些功能對你我的居家安全有什麼保障?一起來搞懂吧!

微電腦瓦斯表_第一篇_完稿

三大安全遮斷-漏氣遮斷

瓦斯管線會因為風吹雨淋日曬、被老鼠嚙咬等原因,而慢慢老化破裂;再加上台灣地震頻繁,也是導致瓦斯管線鬆脫漏氣的原因之一。一般來說,我們可以透過發現家中瓦斯的使用量異常增加,或者是聞到瓦斯特有的臭味,來注意到瓦斯有漏氣的情況。可是,現代家庭的瓦斯管線往往鋪設在室外,又或者大量漏氣的時候沒人在家、或正在其他房間休息,可能不會發現這個危險警訊。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到瓦斯漏氣的問題,並且自動進行「漏氣遮斷」,在第一時間阻止易燃的瓦斯洩漏,以免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浪費瓦斯,甚至造成嚴重災禍,全家人每天都能安心生活。

三大安全遮斷-超時遮斷

想必很多人都有急著出門,然後突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有沒有把爐火關掉的經驗吧?這種不踏實的心情,在忙得抽不開身的時候,特別讓人覺得難受。大家可能也聽說過,家中長輩開了瓦斯爐燒水泡茶,結果朋友打電話來聊天,講著講著就忘記瓦斯爐的火還開著,如果爐火一直燒下去,可能真的會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憾事。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瓦斯的使用量與時間的關係,開大火的話,用氣的時間會縮短;開小火的時候,時間就會相對拉長。這個功能可以在家人使用瓦斯,但忘了關火時,自動判斷是不是應該要啟動「超時遮斷」的功能。

三大安全遮斷-地震遮斷

發生五級以上的地震時,如果正好在使用瓦斯,微電腦瓦斯表就會馬上停止供氣,這就是「地震遮斷」功能。說到地震,其實和微電腦瓦斯表的發明及推廣有著非常密切的連結。日本早在1987年就開始推廣使用微電腦瓦斯表,因為有這項設備,所以不管是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或者2011年的311大地震,都因為「地震遮斷」發揮作用,才不至於因為瓦斯而引起更多事故。

同樣位於地震帶上的台灣,我們向來十分在乎房屋的結構和材料是否防震,如果能更進一步裝設微電腦瓦斯表,在地震發生時發揮作用,自動遮斷瓦斯,就能防止因為設備損壞所造成的瓦斯外洩以及氣爆、火災等事故。

微電腦瓦斯表在日本目前已有將近100%之普及率。在台灣,目前的年度裝置率則從2014年的8.43%,提升至2022年第2季的48%。所謂多一份用心,就是多一份保障。在我們小心用氣、用火的同時,再加上微電腦瓦斯表的主動防護,家人的生命安全和財產保障,就更加完整了!

經濟部能源局廣告


猜你喜歡